早晨的阳光从落地窗外面下沉进去,撒落了一地的光芒。“嘶……疼.”箫楚楚睁开眼睛自己的眼睛,她立誓,她肯定是疼醒的。箫楚楚挪着了一下自己像是被大卡车碾过的身子,突然间发“嘶……疼.”箫楚楚睁开自己的眼睛,她发誓,她绝对是疼醒的。。...

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外面倾斜进来,散落了一地的光芒。

“嘶……疼.”箫楚楚睁开自己的眼睛,她发誓,她绝对是疼醒的。

箫楚楚挪动了一下自己像是被大卡车碾过的身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腰间要想多了一只手,压着她难以呼吸。

扭头一看,箫楚楚差点没有忍住,一口咬在躺在自己身边睡得心安理得的男人身上。

箫楚楚扬起自己的脚,一脚踢在男人的身上,吃力的站起来,捡起自己的裙子给穿上。

随着箫楚楚的那一脚踢出去,还伴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闷沉声。

男人猛然张开自己的眼睛,犹如一只猎豹,目光狠厉嗜血,强健有力的一只手撑在地上,抬起自己的眼眸,看着若无其事穿衣服的女人。

“女人。”男人从地上站起来,身上散发着骇人的气势。

箫楚楚已经穿戴好了,伸手拿起自己的包包,抬起自己的美眸,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长得不错,技术一般。也就那样。”

“什么?”男人困惑的目光锁在箫楚楚娇俏的脸蛋上。

箫楚楚拿起自己的钱夹,从里面取出两张粉红色的票票朝男人的身上甩去:“男人,这是你昨晚的小费。”

“小费?”男人咬牙切齿的看着箫楚楚,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像是能溢出墨汁来。拳头紧握。这个女人把他当成是卖的吗?

“哦,对了,就你那技术真的很烂,给你两百块钱好像有些多。”箫楚楚不悦皱着自己的秀眉。就像是出了什么大亏似的:“算了,就当是本小姐施舍给你的好了。”

箫楚楚说完,转身,潇洒的离开。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施舍?”男人咬紧自己的牙齿,冷眸凝视在床上,红色的钞票,红色的血迹,每一样都刺激着男人的瞳孔。

“女人,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男人从容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沉声吩咐道:“将刚刚从别墅里跑出去的女人给我带回来。”

“是,主人。”电话那头的人恭敬的回答。

男人挂了电话,嘴角勾勒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脸上露出些许食髓知味的神情。

箫楚楚出了别墅,火急火燎的赶回萧家主宅找箫雨霏算账,箫楚楚上下几层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箫雨霏的身影。

“大小姐,你回来啦?”女佣经过看见箫楚楚出声喊道。

箫楚楚点头,出声问道:“二小姐人呢?”大清早的,跑那里去了?难道是知道自己找她算账,躲起来了?

“二小姐和朋友出去‘绝颜’做美容了。”女佣恭敬的回答。

箫楚楚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握紧自己的拳头,对女佣说道:“知道了。”

回到卧室,箫楚楚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找箫雨霏算账。

箫楚楚开车到半路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身后突然多了一辆车,一直跟着她。

什么人?箫楚楚眉心紧蹙,开了几条街还是没有甩掉身后的人,一巴掌趴在方向盘上:“可恶。”

只见几辆黑色的车子很快的将箫楚楚围了起来,箫楚楚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下,犀利的目光落到那些车子上。

一个西装男子从车上下来,走到箫楚楚的车子旁边,伸手在车窗上敲了一下。

箫楚楚全身戒备,目光警惕的看着来人。不悦的按下窗子。

“小姐,主人要见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相恋何以无暗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