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独自前进

是一个人的时候,心情立刻就完全放松了下去,心里想原来是是自己吓自己,但是是一个人而已。正当我要走出来拐角想去看一看那个人的时候,冯洁却将我拦下了,轻声地说:“你干什么?”  “干什么?毕竟是去看一看了,你没看见了那躺在一个人吗?”  “你确认那是一个人我向前走去,心中扑通扑通地跳着,心中想着会是什么呢?前面的地方有一个拐角,声音能够听出来就在拐角后发出来的。我身体贴着墙,将头伸了出去,向深处看出。不远处,好像是一个人,躺在地上,嘴中发出这种听起来毫无意义的声音,尤其经过长长的墓道的时候,这种声音更加的诡异起来。。...

探龙穴

推荐指数:10分

《探龙穴》在线阅读

  前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我在前面,冯洁跟在后面,打算去看看声音的来源是什么。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冯洁悄悄将匕首拿在了手中。

  我向前走去,心中扑通扑通地跳着,心中想着会是什么呢?前面的地方有一个拐角,声音能够听出来就在拐角后发出来的。我身体贴着墙,将头伸了出去,向深处看出。不远处,好像是一个人,躺在地上,嘴中发出这种听起来毫无意义的声音,尤其经过长长的墓道的时候,这种声音更加的诡异起来。

  当我知道是一个人的时候,心情马上就放松了下来,心里想原来是自己吓自己,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正当我要走出拐角想去看看那个人的时候,冯洁却将我拦住了,低声说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去看看了,你没看见那躺着一个人吗?”

  “你确定那是一个人?不是其它什么东西?”

  我无言以对,我确实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只是模模糊糊的看着像是一个人,但是从声音来判断的话却完全不是一个人能够发出来的声音。我想着冯洁的话,有了一丝犹豫。

  此时冯洁将匕首横在胸前,压低了声音说道:“跟着我,我来带路。”

  此时我才发现冯洁手中拿着的匕首,心中一惊,但是随即想到如果冯洁真的是想干掉我的话我已经在就死了有几百回了,于是心中不但不害怕还有了一丝丝的小得意。

  但是我比较在意的是冯洁毫不犹豫的冲在了前面,我并不是大男子主义者,但,冯洁在我的印象中依旧是一副较弱的女子的形象,我完全无法将眼前的这个冯洁和我认识的冯洁联系在一起。

  正在我想着的时候,冯洁已经走出去了很远,我马上停止了想事情,立即追上了冯洁,随着冯洁走去。

  那个黑暗的物体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不多时我和冯洁便走到了。眼前果然是一个人,如果能够这么说的话。

  眼前的人无力的伸出了右手,伸向了我们。他全身已经没有几块好的地方了,浑身被鲜血覆盖住。看到他的情况就能很清楚的知道他支持不了多久了。可是我却不能转身离去,我知道我应该去救他,但是……特殊的环境令我心中有了很大的恐惧。

  冯洁从进到墓中就一直背着一个很大的背包,现在她将包放下,从里面拿出了一件黄色的衣服,向那个人走去。我立即觉得很羞愧。我真没用,遇见情况还是需要冯洁来处理。

  我看着冯洁走到了那个人身边,将衣服盖在那个人身上,然后……拿起匕首向那个人腹部刺去,那个人本来就已经发不出来什么声音了。受到了这种伤害,将那种刺耳的声音提高了很多分贝。这个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久就停止了,但是冯洁仍然没有将匕首拿出来的打算。

  我看到这里,脑袋“嗡”的一声。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冯洁居然……我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那种声嘶力竭的无意义的声音在通道中不断的回响着,我的耳朵被震得隆隆的响着。我呆呆的看着冯洁冷静的拔出了匕首,用黄色衣服上没有血迹的地方擦干净匕首上的血迹。冷冷地看着我。

  我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上一样,只能含糊不清的说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

  冯洁将匕首收起来说:“如果救他,对我们来说肯定是一个累赘,而且他马上也会死掉的,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的结束方式。”

  “我……不能理解。”

  “你理解不了的事情还有很多。记住,现在是在地下,这里就是地狱,你的生死有一半归阎王决定,你能做的只有尽量活下去。”

  我试着站起来,但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我只能不解的问道:“你是冯洁吗?”

  “是。”冯洁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不过,和你所知道的冯洁又有一些不同罢了。地下的我不再是你所熟知的冯洁。现在,我是一个盗墓家族中的一员。就是所谓的盗墓贼。”冯洁将匕首藏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重新背上背包,然后说:“好,正好前面有个分叉口,这个墓很古怪,完全没有墓葬的形制,反正得探索,你选一条走吧,我走另外一条。我们从下到这里的那一刻起,便不再是一类人了。因为你知道了我的这个身份,地上的冯洁也将不会再是你所知的冯洁,我们还是分开走吧。现在,你选吧。”说完冯洁看向我。

  我看着眼前的分岔口,没有说话。我心中是十分想和冯洁一起走的,眼睛的余光却总是扫到不远处的死尸。

  冯洁耐心的等着,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看着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抬头的时候,冯洁已经离开了。而我的手指指向了其中的一个通道,我不知道冯洁走的哪一条通道,这个对我来说真的已经不太重要了。

  我又看见了那具死尸,心中恻然。我以前只是以为其他的盗墓贼会对我造成威胁,冯洁是不会的,她还是我心中那个完美的女生,可是……

  我扭过头,向我手指的方向的洞穴走去。

  我没有看见,在我走后不久,那具尸体轻轻的动了一下手臂,然后又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呜呜声。我当时并没有留意,听到了呜呜声,我只是以为是风声,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深入地下的地方怎么会有风声吹过呢。

  我走了不远,忽然眼前出现了一点亮光,我立即看到了希望,马上冲了过去。走进一看原来是一根荧光棒,已经快没有亮光了,说明这里的人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我一阵的失落,看见亮光的时候还以为是冯洁呢。我从地上拿起了荧光棒,然后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四周的墙壁上画满了图画。记得上学的时候我是最讨厌美术课的了,因为我什么都画不像,经常被老师同学们说。现在却有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墙壁上有图画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墓葬中的绘画很常见,但是我看见的墙壁上的画,都像是原始人的画图风格。以前上学的时候还觉得研究古画或者编书的人脑袋有病,硬要给那些没有什么意义的画加上意思,还说的多么不可思议一样,但是没有想到,多年以后的我也有这样的一天,也要给我看到的东西强加上一些我能理解的意思。

  画风的复古并不是最奇怪的,令我想不通的还在后面。虽然这些图画很简单,但是历史的跨度却非常大,从原始的狩猎到中国的解放全部都有,中间在清朝的时候有一些时间段没有,但是不久之后的义和团、火烧圆明园等等又全都接上了,我此时忽然觉得这个墓绝对不简单。

  我顺着墓道的方向边走边看,画像分为三行,第三行到了中国的解放就截止了,但是第一、二行看时间的间隔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壁画很长。走着走着,忽然出现一处奇怪的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我看的地方出现了一些黑色的印记,在这个完美的“画卷”之上很是不协调,因为看了很多的图画,我觉得这应该是什么事件的背景或者重要活动,但是这个印记怎么看都不像能和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图画上是林则徐禁烟的画面,和平常那些课本上的照片不同,这幅图画完全是简单的线条,没有复杂的背景,人物也完全不同,但是让人一看就能够知道这个事件是什么。在一些人的头上,有一些黑黑的粗竖线,完全无法想像这些粗线是和历史事件联系起来。我半蹲下来,看着那些粗线条,越看越奇怪,这个到底是什么呢?看起来像是人手直接划上的,可是为什么呢?这也算是半个文物吧,可惜啊。

  一边想着,一边就从上往下看过来,希望找到点合理的解释。当看到脚下的时候,忽然我的心一紧,手中的荧光棒就掉了,掉进了一个深坑。当时我的脚就站在深坑边上,再向前哪怕几厘米我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看着未知的黑暗,我完全不能移动,就这么半蹲在坑边,我甚至都能感觉到肾上腺素充满全身。我偷眼看向坑下,在我的感觉上荧光棒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发出啪嗒一声,坑底的荧光棒的光亮已经很微弱了,从上向下完全看不见坑底的情况。

  我上学的时候也看过一些盗墓的书籍,对于里面的神怪描述很向往,却完全不以为然。今天看到的情况却让我感到真正的古墓设计者的现实夺命手段,没有鬼怪,没有无法解释,都是很简单的东西,但是足以要了你的命。刚进墓时,以硫磺划出两个地带,供两种动物生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墓不防水,但是刚进墓时的排水沟显然提供生物水分的,这样刚进墓就有两道保险。刚才以一幅伸展的壁画作为诱饵,诱导好奇心重的人去看向那个奇怪的壁画。因为前面的惊险精力此时就会放松神经,完全不会注意到正在一步步走进一个夺命的深坑,最后一不留神的时候掉进深坑里。这个深坑的深度掉下去不死也残了。就算是躲过了这个深坑,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机关、陷阱在等着呢。此时我不禁十分佩服,这就是中国古代的智慧啊。简单、高效,无声无息夺取人命。虽然于我不利,但是还是值得钦佩的。

  我小心的向后挪动一下,然后坐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由于太紧张,刚才站在那里一会儿的功夫,脚已经麻了。为了放松一下,身体向后倒去,打算躺一会。

  此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不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探龙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