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毒宠纨绔邪妃》第二章 姑娘倾国倾城,难道是皇后

凤铭景楚凌月小说名字叫作《毒宠纨绔邪妃》,提供更多凤铭景楚凌月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凤铭景楚凌月小说在线阅读。毒宠纨绔邪妃小说凤铭景楚凌月节选:凤铭景一句,看了几眼楚凌月,面色冷冽,向管家插话,“立马披红挂囍,准备好为妻正妃…...

凤铭景楚凌月小说名字叫做《毒宠纨绔邪妃》,这里提供凤铭景楚凌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毒宠纨绔邪妃小说精选:凉飕飕的冷剑架在脖颈上,楚凌月不怒反笑,声音更大了几分,“夜王殿下,难道您想要抗旨不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样的罪名你确定你能担当的起?这里几千双眼睛都眼睁睁看着呢。”“铛!”,楚凌月话落,一声传来,景王手中的剑应声掉在地上,众人循声望去。来人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袭藏青色锦袍,袖口上以金线绣着滚滚云涛,在阳光的照射下,银光闪闪,让人睁不开眼睛。五官分明,乌木般的瞳孔,英挺的鼻子,薄唇紧抿。一头乌发高高束起,整个人散发出一…

凉飕飕的冷剑架在脖颈上,楚凌月不怒反笑,声音更大了几分,“夜王殿下,难道您想要抗旨不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样的罪名你确定你能担当的起?这里几千双眼睛都眼睁睁看着呢。”

“铛!”,楚凌月话落,一声传来,景王手中的剑应声掉在地上,众人循声望去。

来人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袭藏青色锦袍,袖口上以金线绣着滚滚云涛,在阳光的照射下,银光闪闪,让人睁不开眼睛。五官分明,乌木般的瞳孔,英挺的鼻子,薄唇紧抿。一头乌发高高束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军中的威慑之气,让人生生畏惧了几分。

此人正是夜王凤倾狂。

望向走出来的青衣男子,楚凌月眸光轻闪。如此丰神俊朗的男子便是享有战神之称的夜王殿下,千呼万唤始出来呐!

“六弟,休得无礼。”凤倾狂嗔怪了凤铭景一句,看了一眼楚凌月,面色清冷,向管家发话,“立刻披红挂囍,准备迎娶正妃。”轻轻一句话便想抹去方才的一阵骚乱。

“王爷出来的可真早,你这不轻不重的一句话便就要将方才发生的事情抹煞了,难不成我丫鬟的这伤是白挨的?”楚凌月望着这位威风凛凛的夜王说道。

瞅了一眼受伤的丫鬟青裳,又吩咐道,“给她找个大夫,好好照看着。”

“亲爱的王爷,要不这样,我现在把景王殿下也痛扁一顿,然后再给他请天下第一的神医来给他看看,你看行吗?”听到前几个字,凤倾狂一阵恶寒,还亲爱滴王爷?太恶心了。但听到后面一句话,凤铭景脸色骤变,这个女人也太大胆了。

“你……”刚要反驳,夜王拦住了他。

“六弟,出手伤人是你不对在先,还不快给王妃赔罪。”冷冷的声音传来,楚凌月瞬间愣神,这夜王是不是脑袋给驴踢了?突然深明大义起来。

“四哥,你要我给这个女人赔罪?”不可置信的望着夜王,四哥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怎么突然变了!

“没听到我说的话?”夜王说一不二的脾性凤铭景是很清楚的,四哥今日的表现太意外了,但他又不敢违抗四哥的话,因此极不情愿的走到楚凌月面前。

“本王今日多有得罪,你别放在心上。”把脸迎向另外一边,很不甘心的说道。

“景王殿下是在跟我说话吗?本妃耳朵不大好使,听不清楚你说什么。”楚凌月故意掏了掏耳朵。

凤铭景有种想一把捏死这个女人的冲动,先前说眼睛不好使,现在又耳朵不好使,她是又瞎又聋的吗?

可一看到四哥的眼神,他只得忍住怒火,憋着愤怒说,“小弟今日多有得罪,请四嫂别记在心上。”这一遍他说的口气很好。楚凌月一笑,两手向凤铭景伸去。

“六弟真乖!”楚凌月两手在凤铭景脸上蹂躏,提起肉嘟嘟的脸用力捏下去,导致她的手离开之时,凤铭景脸上还留有青一条红一条的印子。

垂在身侧的手拳头捏的紧紧的,骨节发白。

她并无心与景王为难,他只是个被宠坏了的二世主,心眼并不坏。转过身,挽着凤倾狂的手,对他一笑,“王爷,我们进去吧。”

围观之人嘘嘘不已,夜王府此番动作,明显就是不想娶她,她反倒还兴高采烈的要去拜堂了。

脚下踩着红毯一路向喜堂走去,楚凌月嘴角的笑慢慢隐去,剩眼中的那抹算计一闪而过。

不嫁不是遂了他们的愿?她一定要嫁过去,然后狠狠的折磨他们,再将今日之仇一个个讨回来!能从她手上讨到便宜的人,似乎还没出现。

王府管家和一众家丁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个新王妃,这个夜王妃,好美……也好厉害……

隐在宾客中的玄衣男子一路跟随进来,嘴角始终带有若隐若无的笑,散漫的摇着手中的玉骨扇。

“上官,你何时到的?”凤铭景看到那抹玄色身影,走过去问道。

一转头,是凤铭景,上官惊鸿笑了一笑,说道,“我是随着楚王府的鸾轿而来的,景王你脸色似乎不太好。”上官惊鸿说着还憋着笑意。

这让凤铭景更加痛恨喜堂上楚凌月,都是那个女人,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的,他的脸到现在还痛着。

“先前只是听说凌王府嫡女纨绔嚣张,乃大胤皇朝第一女纨绔,却不曾想也如此有趣,真是有意思,有意思。”上官惊鸿丝毫不在意凤铭景正用杀人的眼神看着他,还继续说着。

“撇下她纨绔嚣张的个性不说,这楚凌月也算得上天姿国色了。”

天姿国色?

凤铭景一怔,他记得书中说道,“美人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精减。。]”

而这个女子完全没有半点女人的矜持,一张利嘴得理不饶人,花鸟月柳玉是跟她八竿子也打不着。什么美人?分明是个悍妇!刚才还趁机占他便宜。他长到十七岁,除了母后摸过他的脸,就连关系最好的四个也从未摸过。

这个女人不止摸了他的脸,还趁机蹂躏了一番,此仇不报非君子!

凤倾狂眼睛突然看到宾客中一抹黄色的倩影,那抹忧伤怨恨的眼神像十万支毒箭刺穿他的心。他恨不得立刻奔到她身边去,可是手臂却被楚凌月紧紧挽着。

宾客满堂,今日之事已经够荒唐了,断不可再生事端。可他忍不住。

扯开楚凌月的手,走向那抹黄色的身影。他的眼中此刻只能看到她一人,周围的一切都是虚幻的。

这刚要送入洞房,手中突然一空,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在众人的哗然声中,楚凌月再次掀开红盖头,看向那抹红色的身影。宾客都疑惑的望着新郎走去的方向。

凤倾狂走到一个黄衣女子身边,跟她说了句什么,但看凤倾狂拉起黄衣女子的手就要走了,楚凌月突然开口。

“亲爱的王爷,是不是来了位贵客啊?您应该给本王妃介绍介绍啊,免得下次见到失了礼数。”说着便也朝着两个人走了去。

凤倾狂回头看了一眼楚凌月,并不想理会,拉着黄衣女子继续走。

“这位身穿黄衣的姑娘想必是皇后娘娘吧?”身后楚凌月的声音又传来,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这突然的一声,凤倾狂和黄衣女子也停住了脚步。楚凌月走到两人面前,先看了看黄衣女子,然后笑着说道,“瞧这倾国倾城的容貌,除了英明伟大的皇上陛下,谁人能与之匹配?况且身穿一身正黄色,这是国母穿的颜色啊。”

此话一出,全场又是一惊!在场宾客大都是朝中重臣,自然知道皇上还尚未立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毒宠纨绔邪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