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毒宠纨绔邪妃》第四章 公主被扔进莲花池

青裳楚凌月小说名字叫作《毒宠纨绔邪妃》,提供更多青裳楚凌月小说大结局,青裳楚凌月小说结局是什么。毒宠纨绔邪妃小说青裳楚凌月节选:青裳拿来当铺改成金票,金票好所有收藏些。五月刚过,夜幕降临时的清风将窗子吹开,荡出楚凌月散披在…...

青裳楚凌月小说名字叫做《毒宠纨绔邪妃》,这里提供青裳楚凌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毒宠纨绔邪妃小说精选:“本王不会休了你,也不会碰你,明日开始,你住到流云阁中去,不得本王命令,不准随便出来,听到了吗?”凤倾狂命令一般的命令楚凌月。“好。”凤倾狂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好说话,先前还想她定会不同意,将王府闹的鸡飞狗跳,却不想这般听话,剑眉微皱,看向楚云夏。“我们就约法三章,没有我的允许,你也不得擅自到我的房间去,违者……罚款一百两银子,如何?”听到楚凌月这句话,凤倾狂一愣,这是他的夜王府,去什么地方还要通过她的同意?但他也不想多见这女人…

“本王不会休了你,也不会碰你,明日开始,你住到流云阁中去,不得本王命令,不准随便出来,听到了吗?”凤倾狂命令一般的命令楚凌月。

“好。”凤倾狂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好说话,先前还想她定会不同意,将王府闹的鸡飞狗跳,却不想这般听话,剑眉微皱,看向楚云夏。

“我们就约法三章,没有我的允许,你也不得擅自到我的房间去,违者……罚款一百两银子,如何?”听到楚凌月这句话,凤倾狂一愣,这是他的夜王府,去什么地方还要通过她的同意?但他也不想多见这女人一眼,于是也答应了。

“你最好能遵守你自己说的话。”说完,便提脚要走出房间。

“王爷放心,我娘家陪嫁的银子虽多,但要用在这事上,我会心疼的。”走到门口,听到楚凌月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凤倾狂冷嗤一声。以前只知道这女人嚣张跋扈,何时这般贪财了!

入眼的皆是一室旖旎的红色,大红喜字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越发喜庆,烛焰跳跃着,好像在跳舞一样。

楚凌月伸手将头上的凤冠摘下,褪下外罩的大红霞帔,望着床上摆着的凤冠霞帔,皇上御赐的凤冠霞帔,想必很值钱,明日让青裳拿去当铺换成银票,银票好收藏些。

四月刚过,夜晚的清风将窗子吹开,荡起楚凌月披散在肩上的墨发。没有华丽的凤冠霞帔,烛光中的她更加清丽动人。

烛泪淌满了烛台上的碟子,一夜未息。

洞房花烛本该是春风帐暖,可喜庆的大床上却只躺着一个纤瘦的女子。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夜王府中住多久,她的目的就是逼他休了自己。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棂射进房间,整个大红色的房间也罩上一层朦朦胧胧的光亮。睁开眼睛看到那大红色的喜字,楚凌月才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她的新房。

门哗啦一声打开,青裳抬着一盆水走了进来,见她醒了,将水放在盆架上,走了过来。

“小姐,你醒了,赶快梳洗吧!”瞧青裳的样子,她大概还不知道自家小姐和王爷昨夜发生了什么。

梳洗完毕,楚凌月换了一身洁净的素衫,坐在妆台前,随意道,“青裳,一会你随我出府一趟。”

“小姐,那怎么可以,你是新婚妇女,怎么能出门呢?”青裳一怔,小姐越活越回去了,哪有新嫁娘第二天就到街上闲逛的,她今天一定要拦住小姐,以免被别人笑话。

“新婚妇女怎么了?谁规定新婚妇女不能上街的?”楚凌月觉得这规矩太不像话了,在21世纪,结婚第二天就要蜜月旅行,不出门还跟不上潮流了呢。她来到这个大胤皇朝已经好几天了,还没出去过,她也想去见见这外面的世界,在府中真是闷得慌。

“小姐你现在已经是夜王爷的正妃了,要是还像以前一样胡闹,会被别人笑话的。”青裳一个不小心就说了出来,话刚出口,就发现自家小姐正望着她。

“你说,我以前是……胡闹?”眼神微微眯起,望着青裳。

“……”小姐最不喜欢别人说她胡闹,她竟然一不小心说了小姐不喜欢的话,青裳突然想起以前伺候过小姐的侍月,只因为名字中带“月”字,小姐便说她犯忌,对她不敬,侍月被打了五十板子丢出楚王府,险些没命……

“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求小姐赎罪。”青石板地面发出两声闷声,青裳重重跪在地上,额头在地上磕头,似要沁出血珠了。原来的楚凌月脾气竟是如此,就连近身伺候的侍女都这般怕她。

“起来吧!”淡淡的声线响起,青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小姐就这样饶过她了?自从小姐三日前醒来,脾气似乎变好了。

“王妃可曾起身了?”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低婉沉静的声音。

楚凌月起身走到门外去,门外站着两个年轻清秀的姑娘,一青一红。

“奴婢见过王妃,奴婢已经按照王爷吩咐的,将王妃的东西送到了流云阁中去,请王妃过去看看,是否还差些什么?”其中一个身穿青色衣服的女子开口说话,语气之间尽是高傲。

凤倾狂果真迫不及待了,一大早的就差了侍女去搬东西,也不怕累着了这两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身边伺候楚凌月的侍女一听青衣女子说的话,都不禁抬眼偷看这个王妃,王爷竟然把她安排在流云阁中,就足以说明这个王妃并不受王爷待见了。

青裳不明所以,只觉得奇怪,这新房不就是小姐往后的住所了吗?怎么还要搬?

“你们两个是凤倾狂的通房丫鬟吗?”一步步走下台阶,楚凌月走向两个女子。青裳真替自家小姐着急,哪有新妇一开口就问人家是不是夫君通房丫鬟的?可她偏偏又拦不住。

“不是,奴婢是王爷的侍墨丫鬟。”青衣女子答道。

“奴婢是王爷的侍剑丫鬟。”红衣女子也回答。

一青一红两个女子面色不佳,原本还觉得王爷对刚进门的王妃有些狠了,还对她抱有一丝同情,现在听了这话,真是半分好感也无。

楚凌月到了流云阁,里外看了看,虽然有些陈旧,但也打扫的干干净净,屋中摆设器具也是一应俱全。就是门口的校园中枯草还来不及锄去,看起来这地方是有些年头没住人了。

清静倒是清静了,相比她的闺阁和新房,这地方几乎可以用荒芜来形容了,就门口一棵高大的海棠尚算有点生机。

青裳心里一酸,这就是王爷给小姐准备的房间?也太破旧了。这门上的红漆都掉了,海棠树下的铁秋千也早已经生锈。小姐住的地方从来是高床软枕的,哪里受过这般委屈!

“小姐,王爷怎么会让你来住这种地方?太破旧了,要是老王爷知道小姐住在这种地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青裳忍不住说道,站在旁边的一青一红两个女子却在心中冷讽,能住在这里已经算是王爷发善心了。

“我觉得这里还不错,那片园子里种上点茶花,树下种两株木兰,将铁秋千卸了,摆上石桌子石凳子,夏天可以采茶,树下还可以乘凉……”听着自家小姐的布置,青裳惊呆了,这是她们家小姐吗?

以前的楚凌月除了整日闹事以外,根本不会关注别的,尤其不能忍受自己住在又破又旧的房子里。

凤倾狂正在睡梦中,梦中他娶的人是千寻,他挽着她一步步走向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之后,洞房中两人情意绵绵,正要做点什么之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将他惊醒。

他醒来睁开眼睛,以为是做梦梦到自己娶了楚凌月,睁开眼睛才发现娶千寻才是自己在做梦!无声的叹息!

“王爷,不好了!出大事了!”门外响起千层急急敲门的声音。

没穿上外衣便起身开门,千见层一脸着急,慌慌忙忙的开口,“王爷不好了!”

“发生了何事?”千层从来是处变不惊的,但看他此刻慌慌张张的样子,凤倾狂完全清醒了。

“夕瑶公主被王妃扔进了莲花池,现在生死不明!”千层一口气说完,这事发生的太突然,他几乎失了分寸。只见自家王爷的脸色瞬间变黑,寒眸顿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毒宠纨绔邪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