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毒宠纨绔邪妃》第三章 让夫君清醒一下

凤倾狂黄衣女子小说名字叫作《毒宠纨绔邪妃》,提供更多凤倾狂黄衣女子是哪部小说,凤倾狂黄衣女子是什么小说。毒宠纨绔邪妃小说凤倾狂黄衣女子节选:凤倾狂,她也会嫁给皇上,她此生之愿就是不入皇宫,而如今她这一句话下去,谁…...

凤倾狂黄衣女子小说名字叫做《毒宠纨绔邪妃》,这里提供凤倾狂黄衣女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毒宠纨绔邪妃小说精选:黄衣女子脸色骤然变的难看,眼前的这个女人抢了她正妃的位置,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她只能与皇上匹配。即便不能嫁给凤倾狂,她也不会嫁给皇上,她此生之愿便是不入皇宫,如今她这一句话下来,谁还敢娶她?凤倾狂亦是愤怒,将黄衣女子护在身后,仿佛楚凌月要把她吃了一般。“楚凌月,你不要胡说八道。”“怎么,本王妃猜的不对吗?王爷你就应该先给本王妃介绍的嘛,你看,这下说错了吧,那么这位美若天仙的姑娘,是哪一位贵客啊?”楚凌月殊不知自己说错了…

黄衣女子脸色骤然变的难看,眼前的这个女人抢了她正妃的位置,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她只能与皇上匹配。即便不能嫁给凤倾狂,她也不会嫁给皇上,她此生之愿便是不入皇宫,如今她这一句话下来,谁还敢娶她?

凤倾狂亦是愤怒,将黄衣女子护在身后,仿佛楚凌月要把她吃了一般。

“楚凌月,你不要胡说八道。”

“怎么,本王妃猜的不对吗?王爷你就应该先给本王妃介绍的嘛,你看,这下说错了吧,那么这位美若天仙的姑娘,是哪一位贵客啊?”楚凌月殊不知自己说错了话,还还一口一个“本妃”的说着。

这一声声“本妃”像烙铁烙在黄衣女子心上,她走到凤倾狂面前,面对着楚凌月,并无好看的脸色望着面前美貌惊华的女子。

“我不是皇后,我也没有那么好的命,今日是夜王爷和王妃新婚,祝你们……白头到老!”黄衣女子说完话转身便跑,就怕转身慢一秒眼泪就会如山河崩堤一般流淌下来,她一直以为,凤倾狂的新娘会是她的。

凤倾狂恨恨的瞪着楚凌月,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楚凌月此刻已经死了几百回了。凤倾狂冷哼一声,随之也追了上去。

“皇上驾到!”一声尖锐的高呼响起,一个明黄色的身影便在众多内侍的拥护之下走了进来。楚凌月望着众人纷纷跪地迎接,而她丝毫没有要行礼的意思。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凤倾狂惊愕之下反应过来,就要跪地行礼,一身明黄的凤暮歌极快的伸出手,在他跪地之前扶起他。

“四弟今日大婚,不必行礼了。”

“平身!”声音中加了几分威严霸气,众人纷纷起身,恭敬的站在一旁。

明黄龙袍,墨发飞扬,头发用金黄色的冠玉束起,整个人从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凌厉、威严的帝王霸气。

楚云夏一愣,这就是将她赐婚给凤倾狂这个鸟人的皇帝陛下?亏得哥哥还说他英明神武,长的好看管屁用!

抬起头看到一身大红嫁衣的楚凌月站在面前,红盖头拿在手中,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四弟,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新娘子怎么自己掀开红盖头了?”凤暮歌眉头一皱,有些惊诧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新郎剑拔弩张,新娘自掀盖头,宾客大惊失色!

四弟一向都很沉稳,怎么偏偏大婚之日却……不知体统……尤其看到凤倾狂身边的黄衣女子时,眸光一闪,笑了起来,然后又看着楚凌月。

“月妹妹,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有夫之妇了,规矩礼仪,总该学学了,新嫁娘可是不能自掀盖头的,若母后得知你今日所为,定然责怪于你的。”

“皇上……”凤倾狂又走到皇上面前,他今日一定要跟皇上说清楚,他不能娶楚凌月,他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

“寻儿,母后多日未曾见你,朕出宫之时母后特地吩咐,她最近腿疾隐隐有发作的迹象,要朕请你进宫一趟。”到了嘴边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得凤暮歌对着黄衣女子说话,凤倾狂只好咽下要出口的话。

“知道了,我这就进宫去看太后。”黄衣女子转身,没有多停留一眼就走出了人群。若她再不走,不知那女人还会说出什么荒唐的话来,她现在庆幸凤暮歌没有听到楚凌月先前说的那句话。

凤倾狂眼睛望着远去的黄衣女子,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眼中的痴情,自然也落在了楚凌月眼中。

敢情凤倾狂喜欢那个女人!难怪刚才她说那女人是皇后,凤倾狂那眼神巴不得要将她吃了一般。方才一看那女人就不是省油的灯。

凤倾狂这样的没品男,还好她是嫁了。不嫁不是正如了她们的愿?

皇上来了,那女人走了,四下也没她什么事了。她朝尊贵的皇帝陛下干笑了一声,说道,“既然皇上来了,那王爷就陪皇上多喝两杯,本王妃自己先回洞房了。”

话落,她已经穿过宾客,朝里走了去。

凤倾狂脸色发黑,这个女人太放肆了!上官惊鸿浅浅一笑,早就听闻楚王府嫡女楚云夏乃是大胤皇朝第一女纨绔,嚣张跋扈,不识大体。果然,今日见面不如闻名,比传言还要不知所云。

而楚云夏随着领路的喜娘往后堂他们的洞房走去,一路上她也正好观察了夜王府。与楚王府不相上下,却比楚王府更加贵气奢华,园中栽种的话皆是名贵品种,亭台楼阁,雕栏画柱,好不气派。

当天夜里子时已过去许久,夜王身边的随身侍从终于将烂醉如泥的凤倾狂抬进了洞房。雕花大床上,凤倾狂呈大字型呼呼大睡,一身大红色喜袍还穿在身上。

待所有侍女都下去了,楚凌月提起合欢酒的酒壶走到大床边,床上躺着的男子可算得上是世间极品,五官轮廓分明而俊美,由于常年在军中,略有些黝黑,却完全不影响他俊美的外表,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男人的英气。

一壶酒对准那张俊逸的脸,上好的合欢酒水流一般注在凤倾狂的脸上。

感受到突然的冰凉,凤倾狂猛然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擦了擦眼睛上的酒,睁开眼睛就看见楚凌月带笑站在自己面前,手上正提着酒壶,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女人干的好事!

“你干什么?”凤倾狂发怒,声音有些大声。

“我想让我的夫君清醒一点啊,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凤倾狂腾的站起来,楚凌月感觉一股冷意如潮水般扑面而来,还未及反应,下巴已被一双大手钳住,强迫她抬起头看他的脸。

楚凌月眼前是一张放大了的俊脸,却没有半分新婚的喜悦,寒眸中尽是冷意,“你是皇上赐给我的王妃,但是本王不会碰你,终其一生,本王都不会爱上你,你只是一件摆设,你懂了吗?”

她当然懂了,在喜堂之上她就发觉有些不对劲。那个黄衣女子……他看她的眼神……他眼中的心痛,都是为她……

“既然如此不甘愿,为何不求皇上收回圣旨?你是他的亲弟弟。”楚凌月问道。

“若皇上能撤回圣旨,此时在这里的人,便不是你了。”凤倾狂寒眸扫过楚凌月。他也去求过皇兄,但皇兄态度坚决,圣旨一出,断无收回的道理。如若不然,此刻他应该与千寻共结连理,而不是和楚云夏这个女人在这里横眉怒眼相对。

“肯定是那个黄衣女子……”楚凌月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放开钳制楚凌月的手,凤倾狂没听清楚她说什么,遂又问道。

“我是说,既然这桩婚姻你不情我不愿,那你干脆修书一封,将我休了,你就可以娶那个黄衣女子了。”楚凌月眸光中精光一闪,夜王休了她,正好还她自由之身。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毒宠纨绔邪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