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左拥右抱第19章 体香

原色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左拥右抱,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了即将上架左拥右抱,下面是精彩的章节片段:倒很像是牛羊奶的气味,他真还有点儿不养成,更为相比较,他却不喜欢抱着王翠没穿衣服的身体,使劲地儿去闻去亲,就算是舔她身上散发出出的汗腥味儿与那种骚味。内心觉得他伤这么严重,先随便哄哄,日后绝对不能够再和他纠缠了,也是自己的原因,赵七才会打他,归根结底是自己的事。。...

左拥右抱

推荐指数:10分

《左拥右抱》在线阅读

左拥右抱第19章 体香

“好!说好了,出院之后我们一起去小树林那……”

“不害臊!”

王翠瞪了他一眼。

内心觉得他伤这么严重,先随便哄哄,日后绝对不能够再和他纠缠了,也是自己的原因,赵七才会打他,归根结底是自己的事。

打开门之后,王翠坐到了椅子上。

过了一会儿,张天兵与一名医生走进来。

“医生,你就听我的话来吧,瞅瞅我儿子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全部一起治了,我想你也明白,他的伤是人打的,费用全部由他们出。”

医生点了点头。

“知道,知道,但是这些伤外就没有什么其他问题了,还有你说过要割包皮,这是个小手术,别担心。”

张扬立马呆了。

“爸?割什么皮!我没说啊!”

张天兵瞪着眼珠子,“你个臭小子,刚醒就不听我的话了,割不割轮不到你来做决定,你这东西不割不行的,医生,你再瞅一瞅,其他啥毛病,咱一块儿治了,正好在医院里,咱也不花钱。”

这名医生乐了,又仔细瞅了遍。

“大叔啊,真没有啥毛病了,也不用做啥,要不,你小子一边单眼皮一边双眼皮,把另外一个也做成双眼皮吧,割皮手术上午做,那个下午在做。”

“好!医生,这样中了。”张天兵点头同意了。

王翠差点笑喷出来。

这孩子两个手术,一个是双眼皮,一个是割包皮,她都想夺门而出放肆的大笑。

……

张扬没有太大问题,一些皮外伤,体内有点淤血,之前被打晕了,不过关键是王翠送到医院比较及时。

安排在第二天下午做的手术是割包皮。

手术室里需要安排消毒。

小医院里没有太多手术室,就有一个,需要排队。

这医生曾经也被赵七打过,一听说是赵七得花钱治病,连忙就将手术安排下午,仿佛害怕手术不做了。

割双眼皮在上午。

手术过程简单,做完之后,眼皮紧贴着睁不开,再就是老流着眼泪。

张扬甭提多难受。

但由于是赵七花钱,这割双眼皮的手术也是最贵的,成果挺好。

下午轮到割包皮了。

张扬难免紧张,要知道这可是在命根子上动刀。

但他听说不割包皮,会有一些脏东西什么的,对老婆有影响,会得啥子妇科病?

想一想,既然双眼皮做了,那顺带也把这皮割了。

吃完了午饭。

王翠准备回去。

“婶子,回去这早干啥子?”

王翠脸色一红,她晓得这流氓会很不舍得,于是蹲下去,在他耳旁,轻声道。

“再不回去的话,刘二就要来了,你出院之后,在摸婶子,总行了吧?”

张扬乐了。

王翠刚离开。门随即推开了。

“谁要做割包皮手术?”

张扬正躺在床上看杂志。

扭头瞅见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孩走了进来。

女孩儿身穿白大褂,内一条紧身裤却将她的身材包裹的凹凸有型。

她的眼睛很大,鼻梁也很高,脸上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在鼻梁的上端,有着一副黑色的眼睛,突出了她的气质。

这是他十分高调的吼了一声:“哪位割包皮?”

她那脸上带着一丝丝的不屑,高冷的表情不屑的脸,搞得像欠她几百万一样。

但不得不说,这女孩长得很漂亮,后面的臀部很翘,先前走路的样子仿佛要翘到房顶了。

小细腰,胸膛挺。

一个词在张扬的脑海中形成,完美!

“房里就你和我两人,肯定是我要割包皮。”

“是你?才多大点就要割包皮了,我先看看。”

张扬一头的黑线。

“啥玩意儿就让你看一看?”

这女的撇过头,又转过身发现张扬没动。

“没听见刚才要你脱裤子吗?上午做双眼皮下午割包皮是不是你,快一点!”

“待会儿别骂我流氓啊!”张扬小声的说道。

“别磨磨唧唧,快脱吧!”

女孩推了下眼镜框,便走到了面前。

张扬心一横,暗叹这县城的人就是开放,头一次见女的让男的脱裤子。

裤口打开,张扬抬起臀部,退到膝盖。

这女的望了一眼。

“可以。”

说着就转身走了,没多久又走进房手中,端着一个盘子。

“马上就备皮,你捉好那个东西。”

张扬望着她的模样,伸手握住宝贝。

这女的从盘中拿出把剃刀,帮他剃毛,原本他没多少,不过最近,又长出了,但不是太茂密。

张扬顿时有一些害怕了。

绝对是赶鸭子上架稀奇事,以往他偷看别人如厕,摸亲其他女人,想上那些女人。

可到现在这女的居然反过来了。

身体瞬间紧绷了。

“要……要啥子?”张扬道。

这女孩蹙了蹙眉,凤眼一白。

“啥子?什么啥子!帮你备皮!”

“那,那啥是备皮呀?”张扬道。

“说了也不懂,你咋个这么笨!备皮帮你刮掉那里毛,全部要刮掉,否则会有感染几率,不就是你要做那个割皮手术吗?”这女孩儿显得非常焦躁。

“我……我要做,可……可是就不能找个男的备皮,实在不行……我来。”张扬脸色瞬间红了。

一般来讲,他应该特别想女孩儿帮他,这多舒服,但即便姜小艾也不会帮他弄这些东西。

面前这个女孩长得漂亮,又可能是县里的女人,帮自己刮那里,按理应该待遇不低了。

尽管张扬心中想,可嘴上还是得问一下,或许他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属于闷骚型。

“自己备皮?要是那样我们有什么用?你这人磨磨唧唧快一点,把那裤子给我脱了。不要动。否则你这东西万一出了血和我没有关系。”

那医生边说边准备给割刀消毒了。

张扬凑了凑鼻尖。

这女的真有气势,如此的蛮横,他心里反倒有一些慌。

原本非常爽,可这下立马就塌了,仿佛面对的并不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儿更像是个小妖精。

“我先说好,备皮完了后还得打一针!”这女孩用块布擦了一下刮刀,没转身的道。

白大褂里包裹着的紧身裤里臀部也是左右晃动。

紧身裤很显然紧了,这两条小细小腿与细长的大腿仿佛要撑爆开来,将腿与腿间造成了一个凸凹状。

张扬觉得再过一秒这紧身裤就会崩开,那圆润的臀部暴露出来。

“啥……打针?什么针?”张扬望着她的臀部,喉咙上下滚动。

“是麻醉针,一共有三针。”这女孩也不转身的回答。

“要打针?可不可以不打?”

张扬额头流汗了,他就是怕打针,看到那针头后脑袋会很晕,相比两者,他哪怕被人揍一顿,也不想去打一针。

“不想打……”这女孩儿乐了,接着将脸转过来,此时她已经将头发披开,摆弄着编织辫子,随即将眼睛框拿下来,接着放在一边。

这女孩儿边摆弄着辫子,边道:“要是不打针,你这些毛病还做不做,这可能疼死的,肉和肉都是连着的,更何况是你那里的地方,受到点外力都疼的死去活来,真要是不打麻醉针去切皮,你能痛晕。”

“挺,挺好的你人,我说的是心。”张扬拍了句马屁。

“好什么?我什么好?”这女孩不拖拉的摆弄好两条小辫子将两头捆好,随后带上了那黑边框的眼镜白了他一眼道。

“额……”张扬原本说是你哪里都好,做我女人就更好。

可这句话到嘴边还是咽进去了,没敢说。

张扬瞅着面前的这个护士女孩,在她身体散发出了一种很浓的香水味。还有些其他味儿。

总之他也不知道,但是,姜小艾的味道也比不上。

王大爷之前告诉过他。

雏女体内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被称之体香,其实是奶香,普通男人闻不出香气。

洗礼过的男人才能。

估计这老混蛋,年少时经常闻这个香味儿,否则怎么会这样了解。

张扬尽管没闻出什么奶香味,就是这种花香味儿,如同牛奶与羊奶结合的味道。

货真价实的雏女,不乱搞,才拥有这种味道。

倒是姜小艾的家里,王翠身上这些味道都没有。

王翠不用想了,已经生过孩儿了,体内却有一种很淡的腥味,汗腥味儿与骚味儿。

张扬挺喜欢闻她的这种骚味儿。特别的喜欢。

不过,纯雏女的这种味道更加好奇。

不管在怎样的缝补这层膜,再怎样的紧缩伸缩都不管用,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挽回不了这种天生的自带那种的东西。

还有人说过处女走路的姿势或眉头,或臀部,小腿之间,最好辨别的方法恐怕就是嗅体香了。

……

张扬觉得这护士女孩的身体上,浓郁的香气中还带着一丝特别的味道。

倒很像是牛羊奶的气味,他真还有点不习惯,更加相比,他却喜欢抱着王翠没穿衣服的身体,使劲儿去闻去亲,哪怕是舔她身上散发出的汗腥味儿与那种骚味。

这是最勾引他的。

那女孩看张扬瞅着她盯来盯去,皱起了眉头。

“看啥呢?我脸上是不是有字?”

“眼,眼镜是挺好看的,嘎哈……”张扬嘿嘿一笑,很好奇这个戴眼镜的女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左拥右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