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这几个小崽子是要翻了天去了,不把我放到眼里了啊,不把我们二房放到眼里了啊,这么小的人也没人怂恿当然会这样做的。”吴氏不但颠倒黑白还添油加醋的说了劈头盖脸,更是在陈氏面前暗搓搓的给林氏穿了小鞋。“你说这二房孩子最少吃的也最少,我们也都没计吴氏不仅颠倒黑白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更是在陈氏面前暗搓搓的给林氏穿了小鞋。。...

“娘,这几个小崽子是要翻了天去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啊,不把我们大房放在眼里了啊,这么小的人没有人撺掇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吴氏不仅颠倒黑白还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更是在陈氏面前暗搓搓的给林氏穿了小鞋。

“你说这二房孩子最多吃的也最多,我们也都没计较这么多,结果呢这个丫头片子竟然说是替我们在白干活,那我们一天到晚又是替谁累死累活的啊?”

果然陈氏一听立刻大怒“啥玩意?这是要翻天啊?你们长能耐了?啊,死丫头片子,早知道你们是这么个败兴玩意当初一生下来我就该让老二给你们按尿桶里淹死。”

韩喜儿用力的甩了甩手里的细棉布手帕“我说小棉,光儿这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怎么可以这么顶撞你们的大伯娘,还敢对我们老韩家存那么多怨言,要不是有你们大伯叔叔们你们一家老小那么多张嘴巴早都饿死了。”

韩小棉低下了头不停地认错:“大姑说的对是我们不知好歹,奶骂的也对,大伯娘别生气了都是光儿不懂事,她还小,不懂事呢,大伯娘别跟她一般计较。我代替妹妹向您赔礼了。”

“哎呦,我可受不起,光儿可说了,你们给我们大家干活洗衣服我们都得感恩戴德,还说以后不给我们干了呢。”

吴氏把姿态抬的高高的:“就是可怜了我们当家的每天都去上工,每个月给家里都拿回来一两银,还有我们孝宗,起早贪黑的攻读四书,累的都快脱形了。回来了还得自己动手洗衣服。”

“娘啊,我看这事就算了,谁让我们当家的是做大伯的呢,多累点就多累点吧。”

陈氏一听这些拱火的话果然更生气了,她用力的把手上的衣服砸到了光光的身上,恶狠狠的骂道:“死丫头,胡咧咧个啥?不洗衣服了?不洗衣服以后你们一家都别吃我们老韩家的饭,看把你们能耐的。”

韩光光不明白同样是自己的孩子陈氏为什么对待大伯一家和自己一家态度是两个极端,但是她也不是什么能忍气吞声的主。

她也很佩服韩得平和林氏都这样了还能继续忍下去,他们绝对算是忍者中的忍者神龟了。

光光瞟了眼大门口三三两两路过的村民小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她狠狠地掐了把大腿扑过去抱住了韩孝正,顺便在韩孝正腰上的软肉上掐了一把。

然后扯着嗓子就哭开了“我们不是人啊,我们不配吃饭,我们就该做牛做马,做牛做马还有草料吃呢,我们连吃草料都不配啊。

只有大伯一家才是奶的心头宝啊,我们都是野草,我爹肯定是奶捡来的,他不是韩家的孩子啊……”

论演技光光可是专业跑龙套的,谁怕谁啊!

光光这么一哭喊就惊动了外面干活收工回家的村民,还有左邻右舍,不多会大门口就距集了不少人。

古代比较落后,人们缺少娱乐活动,平时村子里哪家有个风吹草动就够大家茶余饭后讨论好久了,所以农村人大部分都比较喜欢凑热闹,深怕有啥大新闻自己错过了。

韩孝正有些诧异的看着妹妹一会也反应了过来,跟着妹妹一起默默地垂起泪来。

陈氏被气的脸色铁青,被村里其他人围观了自家的家务事她感觉丢脸极了。

她指着哭嚎的光光吐沫横飞的大骂“死丫头,你胡咧咧啥玩意呢?这是败兴我呢啊?谁教你的?是不是你那个便宜娘?看她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陈氏说着拿起门旁的扫把就要来打光光,光光一见抱着头扑在小棉和韩孝正的身上哭的更大声

“奶,你打死我们吧,打死我们就省粮食了,我们就再也不用大伯叔叔们养着了,大伯和叔叔们就都能省心了。”

韩小棉不知道光光在演戏,她是真的伤心难过了,想起从小到大自家的待遇更是悲从中来,她反抱住妹妹和弟弟也哭了起来。

“奶,弟弟妹妹还小吃不了多少,你别打他们,我以后都少吃饭,我保证帮大伯他们把衣服都洗的干干净净,我以后都会小心一点,不会再洗坏衣服了,奶,你饶了我们吧。”

“哎呦,作孽哦。”

“可不是嘛,韩家这老虔婆又在作兴二房的孩子了。”(本地方言作兴指作践的意思。)

门外一众大柳村的村民讨论开来,实在是院子里蹲跪着的三姐弟哭的太可怜了,让人难免起了同情之心。

“小棉,光儿,你们这是咋啦?”

这时有两人分开了门口的村民进来了,不是去砍柴的韩得平夫妻又是谁?

陈氏一见林氏回来了更是怒火中烧,她认为几个孩子都是林氏撺掇叫嗦来挑战自己当婆婆的权威的,她拿着扫把就打向了林氏。

“娘。”韩得平丢下柴禾一把把林氏拉到了身后,竹子做的扫把贴着韩得平的脖子扫了过去,留下了长长的一排血痕。

“爹。”几个孩子也都大惊失色,这一下子要是真的扫到林氏的脸上不得破相了。

林氏急的要哭出来:“当家的,你咋样?你说你,咱娘要打就让她打好了,你这是何必?”

韩得平摸了把脖子,摸了一手的血“我皮糙肉厚的不碍事的。”

“哎呦,我说韩二嫂,你咋还真动手了呢?”

“就是,都是孩子,你都不小了,咋还犯这肝火?”(肝火本地方言就是生气的意思。)

“这喜儿乐儿还有老大家的也都不拦着点你们娘,可别气坏了身子。”

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一见陈氏真的动手了,就有平时跟韩家相熟的人家出来相劝,几个村里的婆子媳妇夺了陈氏的扫把拉着她坐到了一边。

就有那多事的人家跑去地里去叫回了带着小儿子看苗的韩老头。

韩老头一看家门口围着这么多人看热闹气的是七窍生烟,但是面上还得笑脸相迎别提多闹心。

“啊,多谢各位乡邻,都是一点点小小家务事,让各位见笑了,都快家去吃饭吧,天也快黑了。”

村民们一看韩老头这是变相的赶人了,也都不好再留,纷纷散去了。

韩老头五十有八,面容白皙,身材瘦长,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俊俏的郎君,他此时的脸色却有些黑,颌下的寸长胡须被气的一抖一抖的。

陈氏见韩老头怒瞪着自己,有些心虚的咕哝道:“你看我做啥?又不是我闹出来的这些事。

韩老头冷哼一声转头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姐弟三人“小棉,孝正,光儿你们都起来跟我进正屋里来。还有老二两口子你们也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