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温大妈:(死都不!!!)嗯,还带了三个感慨号,这下她姐所以会明白了她的决心了吧。爷爷的爹爹:(啧啧啧。)爷爷的爹爹:(信不信我说老妈说你的作业没写好,但是我帮你写的!)温芋微瞪大眼睛,望着温婧发的这条信息,直接把原地爆炸,咬牙切齿的直接回复她爷爷的爹爹:(啧啧啧。)。...

偏偏风吹晚

推荐指数:10分

《偏偏风吹晚》在线阅读

村花温大妈:(死都不!!!)

嗯,还带了三个感叹号,这下她姐应该会明白她的决心了吧。

爷爷的爹爹:(啧啧啧。)

爷爷的爹爹:(信不信我告诉老妈说你的作业没写完,还是我帮你写的!)

温芋微瞪大眼睛,看着温婧发的这条信息,直接原地爆炸,咬牙切齿的回复她。

村花温大妈:(靠!)

村花温大妈:(你个老东西你不讲信用。)

村花温大妈:(当初说好你给我写作业,我就给你买一个月的辣条当封口费的!)

村花温大妈:(你答应我不会说出去的,难道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那边温婧发了个魅惑的表情。

爷爷的爹爹:(没有心,就不会受伤~)

温芋微傻了,王者的妲己打多了有后遗症吗?

村花温大妈:(你大爷的。)

村花温大妈:(不许说出去!)

沙发上温芋微气炸了,温婧这个奸诈小人,不守信用。

“叮叮。”

爷爷的爹爹:(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

瞅瞅,这还装上瘾了。温芋微勉强保持微笑,心里似万马奔腾,难道她真要把初恋交给一个网恋对象?

很想把她姐杀了。

哪有这样的姐姐。

夜已深,女孩玩了一天的电脑,有些困倦,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把手机随意丢茶几上。

白墙挂着木钟,秒针不停绕着点旋转,十点了。

又想起她姐说的话,心里升腾起一阵无名火。温芋微哭丧个脸,一副人间不值得的样子。

妈的,什么人嘛。

确定是亲姐?

“自从遇见了你以后,雨天好像…”手机来电铃声响起。

温芋微把手里的软枕抛到一边,撇了眼屏幕。

俞鸢。

有些意外,俞鸢是她表姐,平时很少给她打电话。小的时候经常一起玩,后来忙于学业就没怎么联系,但感情从未减少。

“表姐~”温芋微甜甜地叫了句,脸上是溢出来的开心,梨窝轻轻浅浅地缀在嘴边。

“妹,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呀,”电话另一头,俞鸢的声线清灵,听起来蛮活泼的。

温芋微不可置否,咧嘴笑了:“当然啦,超想表姐的呢。”

在温柔的女生面前,温芋微的嘴都特别甜。

“哈哈。”

“表姐表姐,”温芋微顿了下,“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呀?”

她和俞鸢、温婧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了解甚深,这次俞鸢突然来电,绝对是有什么事要说。

话落,一阵沉默。

俞鸢迟疑了会儿,开口道:“妹,我爸重新找了个女人,那个女人住在家里,我不想跟她住在一起…”

话里带着难以察觉的忧伤。

俞鸢妈妈年轻的时候未婚先孕,生下俞鸢,和俞鸢爸爸俞思海的关系名不正言不顺。

对此,俞鸢妈妈也没强求俞思海娶自己,在生下俞鸢没多久,就跑了,不知道现在在哪儿。

俞思海怀着愧疚的心扶养俞鸢长大,温芋微本以为,俞思海会看在俞鸢正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高中)的份上,不找老婆。

没想到…

但这是别人的家务事,温芋微作为外人也没权利干涉,只能安慰俞鸢:“表姐,那你没事吧?”

温芋微嘴笨,也不会哄人。

但她可以察觉别人的难过伤心。

俞鸢苦涩的笑,道:“很迷茫吧,但我真不想面对那女人了,”

似是想到什么,她又说。

“妹,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跟你爸说说,让他在你们这儿附近帮我找个学校入学。”

沙发上的女孩抿唇,找…她爸吗…

想到她家那个爹,温芋微就烦。但此时是她表姐找她,只好应下。

“我会尽力的。表姐,我还有点事,就先挂了?”

那头的俞鸢点头,回道:“好。”

搁下手机。

温芋微呼出一口气,她也想知道她爸在哪儿啊。

可家里就她姐对爸爸行踪最熟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偏偏风吹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