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手机微亮,弹出来条信息。(宝,在吗在吗?)信息上边是备注。—温婧。女孩盘腿而坐坐在沙发上,闻手机提示音叮铃直响,往那边瞥。只在手机屏幕逗留几眼,便没再看,也不准备回。房间小,重新布置得也很温馨浪漫,一盏昏黄的台灯。沙发前是茶几和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微亮,弹出条信息。。...

偏偏风吹晚

推荐指数:10分

《偏偏风吹晚》在线阅读

叮铃。

手机微亮,弹出条信息。

(宝,在吗在吗?)

信息上边是备注。

—温婧。

女孩盘腿坐在沙发上,闻手机提示音叮铃直响,往那边瞥。

只在手机屏幕停留一眼,便没再看,也不打算回。

房间小,布置得也很温馨,一盏昏黄的台灯。沙发前是茶几以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

温芋微双指不停在键盘上飞速跳转,房间里充斥着键盘敲击声。

画面很治愈。

“叮叮。”“叮叮。”手机依旧作响。

发信息那人似是杠上了般,颇有种你不回复我就一直发的劲儿。

温芋微眉头微蹙,有些不喜这种打扰,停下手里的动作,合上电脑。

伸手就要去拿手机。

QQ是几百多条未读信息。

温芋微QQ群加的多,经常聊的群只有几个。其他的嘛,加入隐藏群聊就好了。

指尖不停的滑动。

总算是找到刚刚打扰她的人了。

视线从上往下慢慢看。

(宝你不在吗?)

(宝你怎么不理我呜呜呜。)

(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呜呜呜人间不值得。)

温芋微回了三个问号给她。

暗暗扶额,嘴角不停抽搐,这什么鬼,一会儿不回复她就炸了。

那边的人明显是闲的。

发了个挺狗腿的表情图。

下面一串话。

(我给你找了个对象。)

(嘿嘿。)

“噗!”温芋微刚灌进去的水差点吐出来,嘴巴微张。

她姐这是什么病犯了?她温芋微才18岁啊喂!要不要这么急啊!这是早恋,影响学习的!

其实温芋微只是想多浪几天而已,天天刷网络上那些什么渣男视频啊、离婚视频啊、劈腿被追杀啊,整的她都有恋爱恐惧症了。

谈个恋爱还这么麻烦。

在温芋微眼里,游戏第一学习第二。

对象?…不存在的。

慎重想了想,考虑到她姐姐温婧是好心,就委婉地回了个(额。)

又发了句(你这是上哪儿找的男人?)

爷爷的爹爹:(笑话!)

爷爷的爹爹:(你姐姐我在网上混的风生水起!)

爷爷的爹爹:(找个男人还不是简简单单!)

“爷爷的爹爹”是温婧网名。

这边的温芋微,通过她姐这句,“混的风生水起”,想起了前几天她姐找她借钱,说是没钱吃饭了。

呵呵,女人。

网络混的好不代表你现实就过的好,网络弥补的是心灵,也只能是心灵。现实混的好才是牛逼人物。

村花温大妈(温婧):(……)

或许她只能发省略号保持沉默。

有这么一个沙雕姐姐,温芋微表示很不公平,别人家的妹妹都是被亲亲抱抱举高高你是我的小宝宝,她呢她呢。

爷爷的爹爹:(哎呀!)

爷爷的爹爹:(你就放心好了,那个男生挺好的,前女友都没有,就是有点直。)

温芋微眨眨眼,哦,初恋啊,听说男生都忘不掉自己初恋的…要不就…

咳咳!

摇摇脑袋,甩掉脑海里那些不健康思想,赶紧打字回复。

村花温大妈:(算了吧,我觉得人生还很长,不急于找对象。)

村花温大妈:(姐。)

村花温大妈:(给你个忠告。)

村花温大妈:(网络只可以交朋友。)

村花温大妈:(网恋不靠谱,能走到最后的很少,很多人也没打算走到最后。)

然后吧啦吧啦一大堆话。

那边的温婧忽然就沉默了,看温芋微发了那么多信息,一条条翻来覆去的看的津津有味。

温芋微见没理她,只当温婧是睡了,就不发了。

正准备把手机放下。

“叮铃。”

温芋微:……

如果她猜的没错,又是她姐的信息。

温婧发的。

内容是这样的。

(妹,你咋不说了啊?继续说。)

配了个嗑瓜子的表情包,悠闲自在那样,温芋微看着有点无语。怎么这么大人了还跟个三岁小孩一样。

对方明显没把她的话放心上。

温芋微:……

有种想把她姐揍一顿的冲动。想想算了,她忍。

村花温大妈:(我不网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偏偏风吹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