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回忆)婆婆的面目1

金玲的家乡是靠烧草取暖屋做饭,草燃烧的快,做一顿饭,要不停的往灶下填草,常常一顿饭做下来手忙脚乱,累的满头大汗,顾得上锅里,顾不上灶下。这北方地大物博,人都是靠烧柴火取暖,这柴火...

岁月暖悠悠

推荐指数:10分

《岁月暖悠悠》在线阅读

金玲的家乡是靠烧草取暖屋做饭,草燃烧的快,做一顿饭,要不停的往灶下填草,常常一顿饭做下来手忙脚乱,累的满头大汗,顾得上锅里,顾不上灶下。

这北方地大物博,人都是靠烧柴火取暖,这柴火比烧草的火硬,填一灶就能烧很久。金玲习惯了烧草,烧柴火的时候也不停的填进灶坑,柴火火硬,烧起来饭就糊了。

年辈子舍不得做顿白米饭吃,好不容易做一顿还糊了,这婆婆是个寡母,养这五个孩子着实也是不容易,妥不了养成了省吃俭用的好习惯,这一锅好端端的饭突然成了黑米饭,一股子窜了烟的味儿,任谁也吃不下去。

吃又吃不下,扔又舍不得扔,一不做二不休,谁干的让谁吃了吧,正好吃了还能长点记性,这婆婆就让金玲把糊饭自己吃了,也不许她就菜。

金玲自然是听话的,先给婆婆和文彩另煮了面条端上去,就自己端着糊饭去外屋吃去了。不就菜就倒点水就着,从前在家吃不上饭的时候,能有碗糊饭吃也是好的。

金玲心里清楚,自己始终是个代替品,不受待见也是应该的。文彩原本要娶的人听说是有一些知识在身上的,识字,偶尔还能作两首诗,而文彩也是念了一年多高中的,虽然因为家境原因肄业,但念书的时候也是有名的才子,至今书箱里还有他们往来书信。那些个字写的很漂亮,至于写的什么,金玲就不知道了。

他们原本才是郎才女貌,精神匹配的吧。

作为临时顶包的,除了勤恳真诚些,再无其他优点。金玲自知自己粗笨,于是格外殷勤和顺从。婆婆和姑姐的不满是面子上的,文彩虽无表露,但在家中也没什么发言权,自是少言寡语,更别提护着自己了。

好在姑姐们外嫁,不时常回娘家。二姑姐偶尔回家一趟,虽然爱管闲事,可最多也就是在婆婆耳边吹吹风,隔天就走了。

金玲是远嫁来的,不用回门。而且那个时代,远嫁的闺女基本就默认被娘家舍弃了,更何况是金玲这样不太灵光的女子。

不用回门省亲,所以从嫁过来的第三天就跟着文彩去上山砍柴,腊月里没有农活婆婆从不上山帮忙,也很少在家做饭,只经常挎着土篮去串门,说的大多也都是自家媳妇如何粗鄙不堪,如何笨手笨脚,如何伺候不好自己。

金玲嫁过来这些时日,如何勤恳顾家,照顾婆婆,邻居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并不觉得婆婆说的很对,但是碍于旁人的身份,只能随口迎呵,有性子实诚的听不惯,也忍不住帮金玲说两句好话,可是旁人毕竟是旁人,说了也没什么用。

文彩是个孝顺的,在家排行老小,什么事情都是听从母亲和兄姐的安排,在家中自然没什么话语权,也没什么主意。

对于金玲,这个要和他生活一辈子的伴侣,他也没有过多的想法,不爱也不讨厌,大概一开始,他只当她是自己母亲命他娶回来生孩子的女人罢了。

金玲的存在,不过就是为了证明一下,文彩不是光棍罢了。

他觉得她丑,但还是跟她生了孩子,金玲嫁过来的第三个月,怀孕了,这是文彩和婆婆翘首以盼的,他们家有后了,金玲突然一下子有了存在的意义。

对于他们而言,是传宗接代的喜事,对于金玲而言,更是喜不自胜的幸事,在这家,她不在是孤身一人,她即将有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人,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满怀欣喜的盼望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岁月暖悠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