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一停,车夫把踏放好,画屏的便下车后,撑出伞就去撩车帘。宝藏阁周围的人基本上各个衣着价格昂贵,对有马车停在这边也没多大反应,只瞧了眼就再次刚的事情,貌似有几个眼利,凑在一起低声细语。“这也不是宰相府的马车吗?难不成相国公夫人亲手来取首饰?”“这未藏宝阁周围的人几乎各个衣着昂贵,对有马车停在这边也没多大反应,只瞧了眼就继续刚刚的事情,倒是有几个眼尖,凑在一起低声细语。。...

马车一停,车夫把脚踏放好,画屏最先下车,撑开伞就去撩车帘。

藏宝阁周围的人几乎各个衣着昂贵,对有马车停在这边也没多大反应,只瞧了眼就继续刚刚的事情,倒是有几个眼尖,凑在一起低声细语。

“这不是相府的马车吗?难不成相国公夫人亲自来取首饰?”

“这未免太隆重了吧,唤个下人来不就行吗?”

“这个时辰相国公也没下朝啊。”

“藏宝阁这下怕是更嘚瑟了,对面那玉饰堂又被压了一头。”

“可不是嘛,一月前四公主看中了玉饰堂的一个簪花,可叫他们日日挂在嘴边呢。”

“别说了别说了,相国公夫人要下来了。”

苏豆豆掀起车帘的手一顿,嘴角一抽,她常年不出门已成习惯,如今京都怕是没人认得她,她不免又一笑,自己宅的还挺成功的。

将身形完全掩在画屏伞下,不理会刚那四人震惊的目光,正要越过他们去,却敏锐的察觉到一抹炙热的视线,她抬起的脚放下,蓦然回首,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眸,苏豆豆一愣,回以一个浅笑,带着画屏进了藏宝阁。

那个男子,可真奇怪。

目送着苏豆豆进去,安念怀站在萧乘风伞下,左手缓缓抚上胸膛的位置,那里怦怦直跳。

惊呼声让他回过神,扫了眼激动不已的四人,领着萧乘风进去,在他跨过门槛时,那四人压着声音惊道。

“天!刚刚那个那个该不会是四小姐吧?”

“是她是她就是她,坐着相府马车,这般年纪的也只有相府四小姐了。”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四小姐出门了!”

“天呐!是活的!”

安念怀皱眉,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只是一进去就看到苏豆豆在跟一个男子聊着,他眉头皱得更深了,不自觉抚上手腕上的红豆,暗暗记下了男子的样貌。

“乔三公子您请,我去旁处看看。”苏豆豆没理会乔靖的欲言又止,找到歇息的桌椅,带着画屏过去坐下。

伙计上来倒茶,她抿了一口,瞄了眼还在柜台旁边等着的乔靖,松了一口气。

她到柜台要取首饰时,恰巧与乔靖撞上,互相礼让后这乔靖居然想同她再聊别的,她实在不想与人多聊,只能乱寻了由头。

藏宝阁富丽堂皇,没有多余的摆件,一眼望过去几乎全是各式各样的首饰,苏豆豆正瞧得起劲,冷不丁撞进了一人的眼眸里,不等她反应,视线便被挡住。

“二哥,那只紫玉手镯真的很合我心意,二哥,人家想要嘛。”

苏豆豆抬眸,便瞧前边藕色衣裙的女子抱着一身霜色的男子手臂在撒娇,男子低眉,笑得无奈,“你房里首饰那般多,怎的就对这紫玉手镯这般执着?”

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抬眉时对上苏豆豆看戏的眼神,男子微愣,女子一直注意着,瞧见他的神情,回头一看,将苏豆豆上下打量一番,脑海里过滤了整个京都高门嫡女,没找到苏豆豆的影子,猜她出身不高或是外面来的,当下努嘴,“看什么?”

苏豆豆看戏反被看,轻挑眉毛低头喝茶,不语。

掌柜拿套首饰怎的这么慢?

女子见她不理自己,常被人捧着的高傲不容她被如此忽视,松了手昂头指着她道:“你,哪家的?有没有规矩?”

“静书!”杜若面上无波澜,倒是那语气带着些警告。

杜静书身子抖了一抖,见苏豆豆一点影响没有,怒上心头,也不管回去会不会被罚,走到苏豆豆面前,双手拍桌,啪——大堂里其余人都望了过来。

没料到这女子会直接动手,苏豆豆心一颤,差点抓不住手中的茶盏,眨着无辜的眼睛,好奇道:“姑娘,我好似,没惹你吧?”

“哼。”自己这番动作确实有点无理取闹,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杜静书就觉得自己不能输了这股气,然,没等她想个原由,乔靖三步做两步跑来,朝她行了一礼,“杜三小姐,不知苏四小姐哪处惹到了你?”

苏四小姐?大堂里的人脑中转了转,一时没想到相府苏家。

乔靖父亲乃是当朝大学士,能让他护着的,姓苏的…杜若一下子就明了,立刻把杜静书拉到一旁,回了乔靖一礼,“是小妹顽劣,还请苏四小姐乔三公子见谅。”

“二哥!”

杜静书还想说些什么,接触到杜若的眼神,撇过头不再言语,哼,生气了,二哥竟然不护我!

“无事。”开口的是苏豆豆,没办法,这些人几句话就加上自己,不出来说句话怕是会被人乱嚼舌根,果然,还是待家里好,没有这么多破事。

“小小姐,您的首饰。”在这个当头,掌柜捧着首饰跑来,苏豆豆起身,朝着几人微微颔首,“画屏。”

她拿过画屏手中的伞,见画屏接过那套首饰,领着人出门去。

身后的人怎么样,可不归她管。

乔靖眼眸微暗,朝杜若两人点点头,到那柜台边上候着,这次,要让母亲失望了。

“二哥!”杜静书委屈,眼眶红了一片,杜若轻声道:“那是相府四小姐。”

嗯?杜静书眨眨眼,嗯????猛地回头,身后哪还有苏豆豆的身影,“她,我。”

“以后不可莽撞。”杜若话一出,杜静书学乖了,竟也没有吵着要心心念念的紫玉手镯,不过回去后,杜若还是给她买了。

目睹这一切的安念怀戴着红豆的那只手腕被红绳勒出了一道痕迹,天知道他忍了多久才没有上去帮忙,就算苏豆豆半点伤都没有受到,但是对她咄咄逼人的,他还是记了下来,如今不能明目张胆护她,那就先做她,背后的男人。

黑夜,三个黑影在梁上蹦跶,白日在藏宝阁门口的四人拥在一起相扶着走在一条巷子里,三个黑影落下,就闻到了充斥着鼻尖的酒味,身影一动,四人眼前一黑,啥知觉也没有。

搞定这四人,三个黑影去了趟郊外,回来时有一人扛着一袋麻袋,三人脚不停歇,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杜府后院。

睡得正香的杜静书迷迷糊糊间感到什么冰凉的东西在手上脸上爬,手一甩,更加真实冰凉的触感,让她霎时间睡意全无,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借着月光,与那黑眼对上,惊得她“啊啊啊啊啊!!!”大叫。

丫鬟闯门而入,点亮烛光,瞧见杜静书床上的那三条三索锦蛇,头皮一阵发麻,将院里的其他人唤了过来,而杜静书在丫鬟点亮房间的那刻,晕了。

这一晚,杜府乱了,而安府跟相府,一夜无事。

次日清晨,巷子里的四人悠悠转醒,其中一人看见对面人的脸,傻呵呵道:“呵呵王兄,你脸摔肿了。”

王兄:“……”

谁的脸会摔肿啊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原来你是这样的殿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