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又一脸正色的冲着落雪道:“落雪帝姬,原本我还不我相信你同他人相勾结,背叛自己天界。”“但是而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你......除了何话说?”当先的将军,一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之意。若说上次自己对落雪动手的举措令他内心焦躁,但看见现在的的“真相”后,将“可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何话说?”领头的将军,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说完又一脸正色的冲着落雪道:“落雪帝姬,本来我还不相信你同他人勾结,背叛天界。”

“可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何话说?”领头的将军,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若说刚才自己对落雪下手的举措令他内心不安,但看到现在的“真相”后,将军顿时把心放到肚子里了。脸上也再无一丝昔日同僚的情面。

此刻,在他面前的,只是敌人!

等黑袍反应过来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出手竟然给了对方诬陷落雪一个更大的理由。

他心慌了,眼神无措的看向怀中的落雪。

落雪帝姬冲着他安抚性的微笑,仿佛又觉得无法令他安心,强撑着说:“小黑猫,别听他的,天界这般设计,早就是蓄谋已久,压根同你没有半分干系。”

“咳咳,落到今日的地步,也是我自找的,我错就错在,不应该相信......天界只有白,没有黑。”

“小黑猫,我走了以后,你赶紧离开这里!”落雪压低了声调,泛白的朱唇凑到黑袍男子的耳边轻声说话。

“你不会死的!”黑袍握紧双拳,仿佛下定了决心,“如果你死了,我也绝不会独活,也绝不会......放过害了你的这些人!”

黑袍男子深沉的双眸充满戾气,阴狠的扫了一圈周围的神将神兵们。

周身的煞气更是发挥到了极致。

硬生生把一群天兵都吓退了半步。

只有领头的将军还强撑着,他看向二人的眼神仿佛在看蝼蚁一般,“落雪帝姬,连同你的同伙,我劝你快快束手就擒,否则,我手里的神兵,包括我身后的将士们,他们也不都是吃素的!”

落雪拉了拉黑袍,摇着头,“不可以,你不能跟他们对上。”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天界这里,高阶的宝物应有尽有,她担心,小黑猫不是他们这群人的对手。

不错,她早已经知道了它的身份。

落雪在机缘巧合下学了一种法术,所以她在救治小黑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它是魔界的灵兽。

只不过落雪并不知道小黑猫真正的身份,她仅仅以为它只是一只小兽罢了。

“咳咳......”落雪心里焦急,越想心越慌乱,也扯动了伤口,嘴角咳出了一滩殷红。

黑袍赶紧伸手把落雪唇边的血迹给擦干净。

一向强壮有力的手臂此时居然在发着抖。

他花费了好大功夫才把鲜血给擦掉。

只是,黑袍擦干净了血迹,不到一会儿,落雪唇边很快又溢出一条红线,他怎么擦也擦不完。

整个人心慌极了!

好像能明白到什么,这下,他不止手臂在颤抖,就连身板,嘴角同样也在发着颤。

“落雪,你别离开我!”

落雪露出惊艳众生的绝美微笑,“小黑猫,听我的话,赶紧离开这里。”

她素手抓住男子的衣袍,匆忙的补充了一句,“别忘了我!”

说完还不等黑袍男子的反应,落雪整个人突然变成星光点点,一下子就消散了。

黑袍男子伸手想要去抓,可是发现无论他怎么抓也抓不住落雪。

“啊......”他嘶吼出声,还保留着怀抱落雪的动作。

浑身的戾气再也无法控制,整个诛仙台都被浓郁的煞气笼罩起来,就连一旁的神将们也不例外。

他们在煞气中,支撑不了多久全部缴械,捂着头痛嚎,痛苦不已。

领头的将军面部一正,难得起了严肃的表情。

糟糕,事情好像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黑袍男子眼神冷得可怕:“你们......全部都要给我的落雪陪葬。”

一声令下,煞气随着他的心意运转,所有的神将全部倒地......

殒。

只剩下领头的神将了。

黑袍已经命令煞气围困住了将军,令对方动弹不得,只等自己一个指令,这个伤害落雪的渣崽就能下去见阎罗王了。

“去!”黑袍一声令下,指挥着煞气就要动手。

突然,天上乌云涌动,电闪雷鸣不断,从厚厚的云层中,蓦地发出一道极为强大的攻击,击散了黑沉沉的煞气,把将军救下了。

黑袍站起身,眼眸幽深,瞳孔缩了缩,“你到底是谁?”

厚厚的云层中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吾乃天道!”

将军听言连忙跪下,恭敬的拱手:“属下恭迎天道圣驾。”

黑袍丝毫不惧来人的强大,他紧紧拧了拧好看的剑眉,“你为何要插手,他伤了我的落雪,我必须让他去同我的落雪磕头认错。”

天道:“帝姬今日一劫,实属因你而起。”

带着厚重枷锁的一句话,生生把黑袍挺拔的身板给压弯了一些,周身气息多了一丝孤寥与沧桑。

是啊,无论他怎么欺骗自己,伤害落雪的名单里面一定有自己的名字。

尽管落雪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不要怪自己,可是他怎么能不怨,怎么能不恨自己!

煞气尽数销退。

天道又言:“尔不必懊恼,吾刚才所说,帝姬此劫虽因你而起,但并不是没有解救的办法。”

黑袍倏然抬头,双眸紧盯云层中的天道。

语气难得多了一抹激动,“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救落雪!”

天道:“帝姬虽已魂飞魄散,但她本就应天而生,天地仍有她的生机。只不过......”

黑袍连忙发问:“只不过什么?”

天道:“只不过她的生机在下界。”

顿了顿,接着说:“吾问你,你愿不愿意下界陪伴帝姬历劫,如若尔愿意,帝姬成功历劫归来,吾送尔二人天定姻缘!”

“此话当真?”黑袍问。

天道:“吾从不说假话。”

又言:“尔二人本无缘,帝姬的天定姻缘另有其人,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尔竟然愿意为帝姬下界,那吾成全你二人又有何难。”

黑袍坚定的拱手:“多谢!”

天道:“去吧!”云层中传来一道温暖的力量,托着黑袍通往下界。

将军疑惑的拱手问:“天道,这......”

天道自言自语的说:“一切皆有定数,尔不必多虑。”

将军:“是。”

黑袍并不知道,天道偷偷挖了坑。

帝姬不仅仅只轮回一次。

而且黑袍虽然每一世都遇到了帝姬,但帝姬却没有丝毫黑袍的记忆,每一世黑袍都是爱而不得......两人硬生生错过对方。

直到这一世。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符箓老祖的马甲要掉光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