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婉不开心了,指指他抱着的许贤道:“那也不是他重伤陷入昏迷,急着要短暂休息治伤吗?你现在的怪我拿收徒礼出,可我要不然不拿出,之后你就该怪我不救他了,你们貌似感情好,到时候坏的全是我。”这话……易寒顿了好一会儿,脸皮抽了抽,接着就崩紧了脸道:“你别胡说八道这话……。...

林清婉不高兴了,指着他抱着的许贤道:“那不是他重伤昏迷,急着要休息疗伤吗?你现在怪我拿拜师礼出来,可我要是不拿出来,过后你就该怪我不救他了,你们倒是感情好,到时坏的全是我。”

这话……

易寒顿了好一会儿,脸皮抽了抽,然后就绷紧了脸道:“你别胡说,我和许兄是好兄弟,本就该互相照料。”

大家却纷纷把目光落在易寒和许贤身上,见许贤整个人软倒在易寒身上,而易寒就将人抱在怀里。

大家恍然大悟,难怪可以三个人一起飞升呢。

大家将同情的目光落在林清婉身上,一个元婴女修竟活得如此卑微?不过他们小世界的天道这么奇葩吗?

得了他认同的道侣竟然可以三心两意,不应该是在分心的时候下一道天雷劈人吗?

林清婉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赵达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反正收了玉佩,道:“行吧,那你们先登记一下,留下一道灵气,过后我们做好了身份文牒就送去给你们。”

林清婉笑道:“哪能让你们送,听着修者联盟在附近应该有分会,到时候我们亲自去取就行。”

林清婉从易寒手里抢过玉简,快速的在上面留下信息,然后问,“不知道最近的一座城在哪个方向?我这朋友得赶紧找个地方养伤。”

赵达就指了一个方向笑道:“离这儿最近的就是大安城,此去还要两个时辰呢,我看你们不如先就近找个地方歇息?”

林清婉却瞥了一眼许贤道:“多谢赵前辈关心,不过我想老许还是能挺住的,是吧,相公?”

易寒脸色臭臭的,一言不发,直接抱起许贤道:“快走吧。”

钱耳和孙桑让开一步,让他们三人离开。

林清婉礼貌的对着众人团团行礼,快步追上易寒,俩人才出了他们的视线就直接御空飞走。

突破元婴后,他们就不再必须得依靠飞行器了,俩人朝着刚才赵达指的方向飞去,几息之后,确定足够远了,这才放出神识扫视更远的地方。

这里群山环绕,草木茂盛,似乎是很原始的森林,但对于元婴来说探查也不过是片刻的事儿。

中国那么大,元婴以后,两个时辰内,他们可以从中国的极北之地漠河到达极南,所以他们不相信一座城,以他们的能力竟然要飞两个时辰才到。

虽然这里也不安全得很,但他们得需要时间。

林清婉脚下浮现一张星盘,星盘移动到三人的身前,林清婉拽着易寒,易寒抱着许贤,直接踏入星盘之中。

三人快速的消失在空中,而星盘转了一下也消失了,无影无踪,似乎从未有人出现过一样。

星盘才将将消失,两个人便出现在半空中,正是钱耳和孙桑。

钱耳惊诧的看向孙桑,“跑了?”

孙桑皱着眉头,“刚才那是什么法术,刚结婴,就算是可以瞬移也不可能那么快,那么远,我们的神识竟然扫不到人。”

“再找找,”钱耳看着脚下的群山,“愚蠢的人总觉得山林里是最安全的,我们一寸一寸的找过去,不信找不出来。”

而此时,易寒和林清婉带着许贤瞬移回到了飞升台的不远处,那是林清婉在易寒和赵达说话时悄悄放出的一张星盘,靠着林清婉的神识指挥,悄悄移动到了不远处的一处密林里。

他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赵达指的路有可能是死路,所以,最危险的地方,有可能才是最安全的。

三人才踏出星盘,林清婉和易寒就立即把修为压到了金丹圆满。

林清婉身上有蜃珠,伪装简单得很,倒是易寒,不知道他的隐藏能不能骗过人。

他们只敢把神识放到方圆二百米左右,确定有人靠近就能发现。

神识如果跑得太远,万一被飞升台那边的人发现就完蛋了。

易寒抱着许贤又往密林里走了一段,这才放下他,拍了拍他道:“行了,可以醒了。”

林清婉拿出一瓶水,道:“他是真晕。”

说罢往他脸上倒了一点水,许贤这才幽幽醒转,眼睛左右转了转,问道:“我们现在安全了?”

易寒已经往他们待的地方套了三个阵法了,有防护阵,隔绝声音和神识的阵法,这才坐到他对面道:“只是暂时安全,我们现在离他们不过五十里左右。”

许贤感叹,“还是在眼皮子底下啊。”

他深吸一口气,感受到这个世界浓郁的灵气,不由感慨,“难怪能出那么多元婴,这随便一个野外的灵气浓度就比我们那个世界的灵地还要浓郁。”

林清婉道:“赵达说,他们这里元婴遍地走,不过我觉得他有夸张的说法,最多是金丹遍地走,元婴多如狗。”

许贤就咧嘴一笑,“所以两位在这里可不值钱了,对了,刚才你们都说什么了,是怎么脱身的?”

易寒道:“你不是有龟息的功法吗,怎么装晕还真把自己弄晕了?”

“我又不知道他们这里元婴的手段怎么样,万一他们就识破了怎么办?所以我只能真晕了。”

“你还真信得过我们,就不怕我们把你扔那里?”易寒刚背了一个黑锅,有些不太开心。

许贤却哈哈一笑道:“你们这点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

林清婉往自己的空间里找了找,找出一瓶可以治疗内伤的丹药给他。

许贤打开闻了闻,感叹,“你们管理部的丹药就是比我们在外头买的好。”

很不客气的吃了两颗,然后闭目运功,易寒就趁着这功夫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许贤分神听着,等药物全部炼化,便睁开眼睛道:“看来,他们这里的灵石很多啊,但空间法器应该很贵重。”

易寒和林清婉也是这么猜测的,问道:“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修者联盟的人吗?”

“可能吧,”许贤不太在意的道:“别太在意这个,我们多半是被当做过路的羊给宰了,看他们的穿着,言语,还有他们后面那一群或站或坐旁观的金丹和元婴,要说他们这个世界的政治体系比我们那个世界的还先进,我名字倒过来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从现代飞升以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