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03章 玉园奇遇神秘男

“今儿个司制署的高司制告病,她手里的盘龙锦需送去锦鸾殿交到秦妃娘娘,但司制署赶做皇上的团龙锦袍,为皇上贺寿,抽不出人手来,高司制便将这件交到了我们!”第二天一大清早,岑尚仪将所有新宫女招集在院子里面,对着所有宫女地说,“玉屏,秦桂枝,你们两个这岑尚仪和岑灵儿关系密切,她们昨儿就得罪了岑灵儿,她担心这件事情和岑灵儿脱不了关系,觉得这里面会有什么不妥,她这才没有打算应下这个差事。。...

“今儿司制署的高司制告假,她手里的盘龙锦需要送去锦鸾殿交给秦妃娘娘,但司制署赶制皇上的团龙锦袍,为皇上贺寿,抽不出人手来,高司制便将这件交给了我们!”第二天一大早,岑尚仪将所有新宫女召集在院子里面,对着所有宫女说道,“玉屏,秦桂枝,你们两个去走一趟!”

“尚仪大人,宫内这六宫二十四局各司其职,司制署的事情我们去做不太合呼规矩吧?”听到岑尚仪的话,秦桂枝当即就打算应下,可她还没有开口就被玉屏给阻拦,随即便对着岑尚仪说道。

这岑尚仪和岑灵儿关系密切,她们昨儿就得罪了岑灵儿,她担心这件事情和岑灵儿脱不了关系,觉得这里面会有什么不妥,她这才没有打算应下这个差事。

“说的没错,六宫二十四局确实各司其职,但你们不一样,你们现在是新晋宫女,在这里学习宫中礼法规矩,将来也是要分派到二十四局各司做事的,这其中自然有人分派到司制署,今天让你们两个去走这一趟,也算是让你们提前熟悉一下工作?又有何不妥?”岑尚仪昨天就领教了玉屏的执拗,知道没有合理的说法,这丫头是不会甘心被驱使的,因此她才说了这样一番话。

说起功利的规矩,她这个尚仪当然是要比玉屏了解的更加全面,这小丫头就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她怎么可能容忍下去?

这一番话下来,玉屏知道岑尚仪是铁定了要她们两个参与这件事情的,不管什么原因,她们都拒绝不了,只怕不服从,又是一顿处罚,昨天的情况会再次上演。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怜身边的秦桂枝身体瘦弱,根本扛不起这种处罚,她怎么忍心曾经维护自己的秦桂枝受自己连累?

“既然你也认同本座所言不差,那就和秦桂枝走一趟,早去早回!”岑尚仪见到玉屏没有再说话,当即对着玉屏说下去道,并且第一时间让身边的两个宫女将盘龙锦送到了玉屏和桂枝面前。

玉屏和桂枝只能接过盘龙锦,然后躬身向后退到门口,再转身朝着门外的走廊走了出去。

“玉屏姐,这锦鸾殿在哪里呀?”桂枝出了门,可就两眼抓瞎了,皇宫大院里面,到处都是一样的走廊过道,她们两个新进宫的小宫女,怎么可能分得清哪里是去哪里的道。

“咱们先往前走吧!待会遇见人再问问看!”玉屏一边捧着盘龙锦,一边对着桂枝说道,眼下的情况她们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桂枝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跟着玉屏一起走下去了,这个时候她们的命运可是拴在一起的,除了共同进退根本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她们朝着前沿走出去两个过道后,见到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一张石头雕成的桌子,而在那桌子上的棋盘摆着一副残棋,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依桌而靠,眼睛盯着棋盘上的残局,眉心紧锁,眼睛里充满深邃的思索。

看得出来他太过认真,已经忘乎了周围的一切,自然也没有注意到玉屏和桂枝的到来,全身心的投入在眼前复杂的棋局里。

“你帮我拿着盘龙锦,我去问问他去锦鸾殿的路!”见到那个男人,玉屏当即将手里的盘龙锦交给桂枝,并第一时间对着桂枝交代道。

桂枝当即点头,接过盘龙锦,然后静静的站在一边等候着,期待玉屏可以给她带来更好的消息,不然她们耽误送盘龙锦的事情,只怕是要付出惨重代价了。

要知道在皇宫里面,对待那些办事不力的宫女,是有一套比较完善的处罚条例的,她们两个这柔弱身躯,哪里受得了那个?

因此她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玉屏询问的这个男人身上,希望可以尽快找到去锦鸾殿的路,早些将手里的事情做完。

玉屏转身朝着那个男人走了过去,可是当她走到那个男人身边的时候,那个男人依旧没有被她的到来给打扰,好像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眼睛里除了那盘餐具,就没有了其他的。

“这位大哥,请问一下,锦鸾殿该怎么样走?”玉屏处于礼貌,当即对着那男人微微蹲下身子询问道。

可是她的声音依旧被无视,他并没有理会她,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棋盘上,就像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一样。

“喂,我问你去锦鸾殿的路该怎么样走呢!”见到对方完全无视自己,玉屏上前一步,直接用手拍在了对方的左肩上,用自己的肢体和语言一起提醒对方,好让对方明白不搭理人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

“何人如此大胆!”可能是因为玉屏手拍得有些重了,让那男人立刻从沉浸的棋局中醒转过来,只见到他一下子从桌子边站起来,怒目相对的瞪着玉屏大骂道。

这样子就像是要吃掉她一般,怒吼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的震动,感觉好像大地都要为之颤抖一般。

“这棋并不难呀,你为什么要想这样久?”见到这个男人愤怒的样子,玉屏知道自己又闯祸了,这宫里是个人都有着盘根错综的关系,都是得罪不起的人,眼前这个人怕是也属于那种得罪不起的人物,于是她立刻顾左右而言他,看着桌面上的残局对着对方说道。

她清楚要眼前这个男人息怒,不找她的麻烦,她就只有从这盘棋局下手,也算是投其所好了,只有这样她才能避免眼前的麻烦,想办法寻找去锦鸾殿的路,好让她和桂枝尽可能快的离开这里,完成岑尚仪交代的事情。

“一个小丫头懂什么棋局?别当……当我好糊弄是吧?”对方见到玉屏说这话,当即对着玉屏说道,但很明显刚才的愤怒瞬间消失,这自然证明玉屏的话在他心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要不这样,我帮你破解这盘残局,你告诉我锦鸾殿怎么走如何?”玉屏见自己让对方息怒的目的达到了一半,立刻趁热打铁的说下去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风雨玉屏满长春”,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