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出来口袋里的黑色钢笔准备下医嘱时,曹勇抬了头,迅速在病人的脸色血压等指标上再定眼看了看。“是也不是拉心电图,曹医生?”实习工作医生推着心电图机回来了等他命令。“不,先推去ct室。打个电话给ct室,说对方病人情况情况紧急,可能会不存在动脉瘤破碎大大量失血需“是不是拉心电图,曹医生?”实习医生推着心电图机过来了等他下令。。...

抽出口袋里的黑色钢笔准备下医嘱时,曹勇抬起了头,快速在病人的脸色血压等指标上再定睛看了看。

“是不是拉心电图,曹医生?”实习医生推着心电图机过来了等他下令。

“不,先推去ct室。打个电话给ct室,告诉对方病人情况紧急,可能存在动脉瘤破裂大失血需要手术抢救的情况,麻烦他们尽快确定。”曹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个愣怔,意识到自己疯了?

竟然不按照自己第一时间判断的心梗进行确诊程序,而是跟着一个高中生的话要送病人去做ct。

实习医生听到他这话一惊:“曹医生你认为病人的诊断不是心梗吗?”

明明这个症状很像是心梗。

“去做ct!”曹勇断定。不管怎样,有时候医生更要相信的是直觉,尤其是遇到急诊的时候,哪有时间给医生时间慢慢分析。

谢婉莹望到了急诊室的病床紧接像是推向ct室的方向,不禁眨下眼:哎,那个医生转变诊断方向了?突然变得和她的初步诊断一致了?

医院大门口保安和一个中年妇女争执起来。

“我找我女儿,她站在那里,我们来找住在你们医院职工宿舍的亲戚的。她叫周若梅,是你们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是我表姐。”中年妇女说。

“我们医院职工宿舍楼不走医院里头的路,同志。你往右边走。”

“我知道,我说了,我找的我女儿,她走错路了!走到你们医院里来了。”中年妇女着急地跺脚,只得放声大喊,“莹莹,莹莹!”

听见了自己妈妈的声音,谢婉莹回过头:“妈。”

“我叫你放学后在医院门口等我,一块去你表姨家,你跑哪里去了?”孙蓉芳的手指着女儿大喊大叫。

谢婉莹吃惊地听着母亲口里的“放学”字眼,什么放学,她早就毕业工作了。

不对,母亲这样子,虽然天黑了,可是仔细一看,头发不是步入老龄化的斑白而是正黑,脸上皱纹也少,没有老人斑。

低头,谢婉莹见到了自己脚上穿的帆布鞋,这是她学生时代才会穿的鞋子。再看,袖口是高中校服。肩膀上有了重物的感觉,原来自己背着书包。书包放下来拉开书包拉链,口子里露出了塞得满满的高三课本和试卷题。

“妈,今年是什么年份?”谢婉莹不太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问。

孙蓉芳推开了保安,走过来拿手指戳下女儿的脑袋:“你读书读傻了吗?过几天要高考了,你问我几号?”

“今年是一九九六年。”跟着孙蓉芳过来看究竟的保安给出了正确答案。

一九九六年?

谢婉莹眼珠子一瞪。

天,她这是重生了,回到了一九九六,高考前夕!

“快点走,给你表姨打了电话的,估计人家在家里等得不耐烦了。”孙蓉芳拉着女儿的手往门外走,走着走着说道,“对了,买袋水果再上楼去,免得两手空空不好意思。”

手里拎着书包的谢婉莹,听着妈妈熟悉的唠叨声,再回头看第三医院的门牌,回想起了自己眼下正在发生的人生转折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