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有外科医生多少人,有女性外科医生多少人,心胸外科医生里真正的上手术台做主刀医生的女医生有多少人?”“五百个?两百个?十个?一个?!”“不,你们说的全不对。”台上的人声音愈来愈小,“答案是零——”一九九三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全国有外科医生多少人,有女性外科医生多少人,心胸外科医生里真正上手术台做主刀的女医生有多少人?”

“一千个?一百个?十个?一个?!”

“不,你们说的全不对。”台上的人声音愈来愈小,“答案是零——”

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大红字写着第三医院的救护车呼啸着拐进了医院的大铁门,车身擦到了门边时发出哐啷的巨响。保安亭里的保安就此冲了出来查看大门情况。

由于这声巨响,站在院子里的谢婉莹惊醒了过来,两眼模模糊糊的视野变得清晰,焦距落在了急诊室门口。

见几个手忙脚乱的护士推着急救车床冲出了急诊室,比护士快一步的男医生手持手电筒快速检查救护车上躺着的病人眼瞳。

“血压?”

“收缩压70,舒张压40。”

“低血压,是什么情况?患者什么主诉?”

“说是心口疼。”

“心脏病?心肌梗塞?”

听诊器贴在病人胸部聆听。此时病人大汗淋漓,面色早已毫无血色,像是死人一般,嘴唇发白。男医生道:“赶紧推进去先打一针吗啡止痛。”

“错了,不是心梗,是主动脉瘤破裂。面色白不是因为痛,是因为失血——”谢婉莹微张的嘴巴不知不觉喃出一串话。

几个护士推着车床把病人送进了急诊的抢救室。急诊医生跟在病人护士后头快步回头走,突然听见了风里传来的话,猛地刹住了脚。转身,他见到了院子里站着的女孩。

女生瘦瘦高高的,梳着一条乌溜溜的麻花辫子,如一棵迎风飘扬的杨柳,皮肤白皙,手腕纤细,穿的是蓝白相间的高中校服。

被对方看的谢婉莹,也在打量起对面男人的那张脸。

这男医生长得够英俊潇洒的。

小下巴脸,标准的小白脸,不像国字脸硬邦邦的,深得年轻女孩子喜好。头发修剪随现阶段明星的潮流,末梢小碎发,刘海飞扬,两颗眼珠子在夜色中又明又亮。

不穿白大褂的时候,走在路上这人估计会被人误会是抱着吉他唱歌的小歌星。穿了白大褂则是更引人瞩目了。

年纪或是在二十出头,实际年龄可能更大一些,因为脸长得太好看会藏掖实际年纪。

谢婉莹的视线落到男人白大褂胸前挂的医生牌,上面写着:脑外科,曹勇。话说,这男人挂在白大褂口袋上的黑色钢笔很酷。

脑外科的,莫怪没有第一时间辨认出心梗和主动脉破裂的区别。谢婉莹想。

“曹医生,病人——”急诊的护士跑到了门口叫唤。

听到护士呼唤,曹勇迅速转回身走进急诊室,脑子里却对刚才那一眼瞅到的高中女生挥之不去。

哪家的学生?哪个学校的?怎么能说出主动脉瘤破裂的医学专业术语?

是他听错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