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总,蔺总?”彭一意外发现昨天的蔺总好像常常走神儿的样子,不时盯着某一处就呆呆,他不喊几声蔺总都会自己回过神来。一就彭一还会觉得新奇有趣,没想起蔺总这样一个大总裁竟然也有像普普通通人的一面,但后面次数多了,彭一就忽然发现到不对劲儿了。蔺总他这怕是染了病一开始彭一还觉得新奇,没想到蔺总这样一个大总裁居然也有像普通人的一面,但后面次数多了,彭一就发觉到不对劲了。。...

“蔺总,蔺总?”

彭一发现今天的蔺总似乎经常走神的样子,时不时盯着某一处开始发呆,他不喊几声蔺总都不会自己回过神来。

一开始彭一还觉得新奇,没想到蔺总这样一个大总裁居然也有像普通人的一面,但后面次数多了,彭一就发觉到不对劲了。

蔺总他这怕是染了病。

还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病!

……相思症。

别问彭一怎么知道的,因为之前蔺松玉从外面回到公司便让底下的人查了一个叫“陆双”的姑娘。

起初彭一还疑惑着一个大小姐而已,有什么值得他们蔺总去关注的,难不成是有什么特殊的工作能力,蔺总想要招来为公司服务?

而后看来,还是他对蔺总的了解不够深,这哪里是招员工啊?这明明就是在给他们找老板娘!

彭一这双慧眼看透了太多的虚妄。

再一次被助手喊回的蔺松玉脸色稍微有点不自然,他抬手抵着唇边,咳了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尽管,彭一早已经看穿了他的小把戏。

“蔺总,接下来我们要去见汪氏集团的副总汪刚,汪副总性格直爽,还请您认真对待。”

彭一是跟在蔺松玉身边的老员工了,事事交给彭一去安排,蔺松玉十分放心,索性也没有拘束彭一在他身边的行为,以至于让彭一变得格外的“放肆”,时不时就敲打蔺松玉几句。

因此,两个人的关系既是上司与下属,也是值得交付信任的朋友。

被彭一提点了一句后,蔺松玉也收起了那些小心思,脸上恢复一板正经的表情,眼里神色淡漠,似乎将一些尽收眼底,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被他放进眼里。

……

徐代订了一层楼的大厅,毕竟剧组的人员的确很多,再加上那些跑龙套搬运工,足足四五十来个人,这要是不订个大厅来,估计都不好安排。

主演和一些重要的角色,以及编剧,副导等人都坐一桌。

不过令人尴尬的是,陆双是一个人坐了一桌。

陆双倒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反正她也没法吃这里的东西,就当是凑个热闹,总比回原主家要强。

她随意的看了看聚餐会上那些面孔,或熟悉或陌生,但能够从原主的记忆里对得上名字的也不过寥寥几个。

就跟徐代坐一起的那一桌八人,陆双也只认得出三个,除去徐代。

这大概就是,公主从来不记平民的名字吧。

害。

没想到上辈子她身为社畜,每天朝九晚五,还能有一次穿越的机会。

不过这个机会给她她也不想要啊!

陆双闻着那些人桌子上端上桌的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好饿。

想吃。

“陆姐。”耳边突然响起一道腼腆而谨慎小心的声音,多少还带着一点颤抖。

陆双扭过头去,看见一个小姑娘,模样很是甜美,她认得这个女孩子,叫田园园,在剧中饰演“小公主”一角,或许是因为畏惧于原主的身份,手里端着个茶杯,人抖得跟筛糠一样,杯子里面的茶水每次差点儿就洒出去了。

她学着原主那样冷淡疏离的点了点头,问:“是有什么事吗?”

陆双虽然学着原主语气说话,可是周身的气质却截然不同于原主那般冷漠无情,这让来敬茶的小姑娘顿时信心大增。

她人也不抖了,努力克制住心里的害怕,一本正经的对陆双说:

“我来给您敬茶。”

原主身子不好的事情剧组里面众人皆知,小姑娘自然也晓得,所以这次过来被子里装的不是酒,而是茶。

陆双看着递到眼前的深褐色,浑黄浑黄的茶水,陷入了沉思。

她到底该不该喝呢?

如果喝了以后出事了该怎么办?

不喝的话,在场这么多人,这个小姑娘肯定会很尴尬的。

一时间,陆双也难以做出抉择。

小姑娘端茶的手都伸了有一会儿了,旁边的人纷纷侧目,递过来了看热闹的目光。

渐渐的小姑娘的脸红了。

陆双看着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那就做一回好人,原主你可别怪我啊!

她抬手就接过了小姑娘递来的茶水,然后朝快要哭了的小姑娘笑了笑,低头去喝那杯茶水,为了保险起见,陆双也只是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后温吞的咽了下去。

温热的茶水滑过她的喉咙,陆双却明显感觉到不对劲儿,喉咙……好痛!

她下意识捂住了脖颈,那里面好像有团火在灼烧一样,撕扯着她的喉咙,时而伴随着针锥一般的刺痛。

给陆双递水的那个小姑娘也发现了陆双的异常,吓得脸都白了。

她连忙上去扶着陆双,焦急万分的喊着:“陆姐,陆姐,你怎么了?”

该不会是因为她递的那杯水吧!

小姑娘越想越觉得是这样,都要吓哭了。

旁边一开始看热闹的众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连忙上前去。

而作为陆双助理的吴潇也是第一时间冲到陆双身边,要是陆双真的出事了,第一个遭殃的肯定是她!

陆双被这么多人围着,一时间又感觉到喘不上来气,脸都憋红了,还逐渐朝青紫色发展。

徐代看出不对劲,连忙挥手喊道:“都散开!打120喊医生过来!”

徐代心里现在也后悔得一批,早知如此他就不该答应让这个大小姐跟来!

这不就出事了吗?

害!

其他人都顺从徐代对话纷纷散开,有的人立马打了120,有的人则在观望着陆双那边,心想这位大小姐又怎么出事了?

吴潇虽然跟在陆双身边时间不长,但也知道这种时候该如何应对。

她找来了随身带着的包包,翻翻找找了一下,就拿出一个试剂瓶,不过指头大小。

扭开盖子,然后喂给了陆双。

而备受折磨的陆双喉咙疼的要死,她敢说上辈子来亲戚都没有这么痛苦过!

吴潇把试剂瓶递到她嘴边,轻声说:“陆姐,喝了就不疼了。”

陆双现在痛的意识都有些涣散,但在听到吴潇的话后还是低头喝了那瓶药剂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白月光后我不干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