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代对他现在的的这部剧非常很看重,连投资中都拉了不少。因为肯定不不允许任何人把这部剧给毁了!黄琼宝照理而言,是达将近他如何用人的标准的,但是谁叫人家背后有金主呢!为了讨这个心头肉高兴,硬生生给剧组砸了三千万。但是比不上陆大小姐家里那位投的多,但也是剧组所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把这部剧给毁掉!。...

徐代对他现在的这部剧十分看重,连投资都拉了不少。

所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把这部剧给毁掉!

黄琼宝按理来说,是达不到他用人的标准的,可是谁叫人家背后有金主呢!

为了讨这个心头肉开心,硬生生给剧组砸了三千万。

虽然比不上陆大小姐家里那位投的多,但也是剧组第二大经济来源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像陆大小姐背后的大佬,眼都不眨一下就扔了九千万。

三千万跟九千万……这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的大啊!

如果说黄琼宝的演技马马虎虎能过的去的话,徐代也就不说什么了,三千万摆在那,他总不可能轻易去得罪。

可问题就出在黄琼宝演技实在太辣眼睛了!

看得徐代恨不得拿漱口水洗眼睛了。

同样是带资进组,徐代想起那个柔弱如菟丝花般的陆大小姐,一颦一笑都令人倾慕,虽然体质不好,可人家演技也不差!

两相对比之下,徐代对这个娇气又没实力,只会作的黄琼宝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甚至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能拒绝掉黄琼宝背后金主的投资,他现在宁愿把陆双捧上天,再多求她背后的财神爷挥一挥金手,降下一片钱雨,也不想再对着黄琼宝教科书般的“炸裂”演技,自戳双目。

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徐代整理好那份纠结又复杂的心情,看向场地里依旧仙气飘飘的女人,眉头狠狠的一皱。

黄琼宝被几个小助理众星拱月般捧着,脸上带着傲慢轻蔑的神情,好像自己就是全场的中心,所有人都应该围着她转一样。

她当然也是这样觉得的。

身边的小助理估摸着有五六个,细看一下,三个拿着小风扇给她散热的,一个给她递水解渴,另外两个给她捏腿捶肩,就像在照顾大爷似的。

黄琼宝格外享受这种被人照顾,高高捧起的感觉,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徐代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大喝了一声:“行了!围在一起像什么话?!这地方到底是给人演戏的还是给你黄琼宝搔首弄姿的!”

虽然徐代说话直白,但好歹也看在黄琼宝是姑娘家的份上压低了声音,没让旁人听见。

可黄琼宝半点不领情,面对徐代的责怪,丝毫没有放在眼里,那双又大又圆的丹凤眼滴溜滴溜的转了一圈,眼瞳朝上,朝徐代翻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白眼。

徐代:“……”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股血气上涌,徐代被黄琼宝这种做事轻佻随意的态度气得满脸涨红,本来就可怖的面容显得尤为狰狞。

黄琼宝却像是没看见徐代那一脸的怒气,从容淡定的对身边端水的小助理说了一句:“渴了。”

徐代眼神直勾勾的就朝小助理盯去,仿佛在说:“你敢给她递过去,就完了!”

可是虽然徐代很可怕,但黄琼宝对待他们这些打杂的也从来没有当人看过。

被夹在中间的小助理眼眶倏地就红了,眼眶里的泪水要掉不掉的蓄满了眼睛。

一样在照顾黄琼宝的另一个小助理见此,脚下暗暗踢了这个傻孩子一脚。

小助理茫茫然朝她看去,对方却使劲儿跟她使眼色,小助理顺势看去,是黄琼宝那张明艳动人的脸蛋。

她不傻,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连忙把水恭恭敬敬的递到了女人手上。

是啊,她的工资可是黄琼宝拿捏着的,又不是剧组开的,徐代的话在她们这不管用啊!

徐代见小助理低着头把水杯给了黄琼宝,脸色顿时一片漆黑,就跟烧焦了的锅底一样,难看至极。

虽然小助理没有第一时间递到黄琼宝手上,让女人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可是看见徐代那黑漆漆的脸色时,她瞬间满意极了。

什么古装剧大导演,还不是要被她下面子!

呵。

黄琼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丽,洋洋得意的样子叫徐代咬牙切齿,可是又拿她没辙。

黄琼宝轻啜了一口热水,嘴角勾着笑,语气平淡中带着点点无奈,道:“徐导,要我说,不如就把这段戏剪掉好了,扮丑这种事情,跟我着实不太搭啊!”

说着,她轻轻的吹了一下杯面上腾腾升起的白气,嫣红的唇瓣犹如碾出红汁的花一样,泛着水光。

她拿着水杯的手指上带着金色护甲,身上穿着剧中贵妃一角要穿的衣服,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高高在上。

徐代都有种她入戏太深的感觉,真把自己当成贵妃娘娘了……

“黄琼宝,这戏是必须要的,为了你一个人就改戏这是不可能的!”

徐代想也没想就严辞拒绝了女人的要求,她倒是想得美,三千万就想改戏?以为自己是谁啊!

有本事跟陆双一样一口气投个九千万啊!

人家投九千万的都没有怨言,身子不好还能为了演戏坚持,你一个身心健全的人怎么就屁事这么多呢?

徐代内心吐槽着,不过看着黄琼宝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觉得“身心健全”这个词怕是用得有点不符。

黄琼宝没想到徐代会毫不犹豫的拒绝自己,带着护甲的手捏紧了水杯,冷着脸对徐代说:“我可以让袁总再投一千万,你看如何?徐、代、导、演!”

她贝齿一字一句咬着说出这句话,其中贿.赂与威胁并存。

徐代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暗示过了,在他还是个小导演的时候就圈内人爬他的床,就为了一个露脸的角色,到现在他成为知名大导演。

徐代不是那种自命清高的人,在他眼里,社会就是充斥着利益,交易,背叛等等的功名场,成则众星捧月,败则贱如蝼蚁。

他从来不会拒绝演员带资进组,这种利己之事他不可能脑抽往外推,但他会要求这种人至少得有一定的演技,别烂到他看了想跳楼!

可惜,现在像陆双这样有钱有演技的大金主不多了。

害。

一旁同样被好生伺候着的陆双:“阿切!”

谁骂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白月光后我不干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