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总,怎么了?”身后跟随的一个小经理见男人突然间停足在这,还我以为有什么事,轻声再次询问。“没事儿。”蔺松玉怔怔地的那边的女人,对方但是也没特别注意到自己,但是他很清楚看见了她身上,有光,璀璨耀眼夺目。但是非常良好的素养但是让他压制住住了自己,即使,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喊“没事。”。...

“蔺总,怎么了?”

身后跟着的一个小经理见男人忽然停足在这,还以为有什么事,低声询问。

“没事。”

蔺松玉怔怔的那边的女人,对方虽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可是他清楚看见她身上,有光,璀璨夺目。

不过良好的素养还是让他克制住了自己,即便,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喊他走过去,可他们并不认识,这样冒昧的上前总会大大降低一个人的感观。

蔺松玉垂下眼眸,收起了目光,转身就走。

经理忙不迭跟了上去,他是新来的负责人,今天走了大运,让他刚上任没几天就能跟大名鼎鼎的蔺总见面,还特许他带蔺总来这边参观。

他可得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经理心里暗暗握拳,抬头笑着问走在前面的男人:

“蔺总,刚刚是对那边有什么兴趣吗?我可以带您过去看看的,都是一些小明星在拍戏,打打闹闹上不了台面。”

经理从来都对娱乐圈那些弯弯道道看不上眼,要他说个明星演员偶像的名字出来,把他头发薅光都想不到,虽然平日里陪家里的妻子儿女看过几部电视剧电影,但根本不记内容,转头就忘。

人家演戏的是剧抛脸,他是剧抛眼。

蔺松玉闻言,脚下顿住了,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身影,眼底一暗。

经理以为自己是说到这位大佬心上了,连忙说道:“蔺总去看看又有何妨?他们那部剧咱们公司也有投资,还是大头!”

经理的话让蔺松玉记到了心上,不过表面上还是面不改色,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经理一看,还以为是自己猜错了,脸色有点不好看,想着怎么把这话题给绕过去。

下一秒却听男人淡淡的问了一句:“这部剧的主演是谁?”

“啊?”

经理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一时间转不过来弯,他从来不关注这些,哪里知道这部剧主演是谁啊!

面对这个问题,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再加上在顶头上司面前显得无用,带给他极大的压力,经理有些急了,额头不由地渗出涔涔冷汗。

他下意识转头看向那边正在拍摄的场地,距离不远,他也不近视,能够清楚的看见那些人在做什么。

忽然经理发现场地内虽然人群众多,可是有一个人格外突出,一眼就能看见。

他甚至还觉得有点眼熟!

刹那之间,他脱口而出一个名字:“陆双!”

经理的妻儿很喜欢追剧,其中对一个叫“陆双”的演员念念不忘,甚至日日夜夜打榜,做数据。

虽然经理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这么喜欢陆双,但今天他打从心底的感激她们天天在自己耳边唠叨这个演员!

陆双……

蔺松玉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唇角扬起一个清浅的弧度,很快又收敛了起来。

“知道了,做得不错。”

蔺松玉云淡风轻的夸了经理一句,瞟了一眼不远处被众星拱月的女人,嘴角勾着一抹不易察觉到笑意,脚下一转,徐步离去。

经理轻轻吐了口气,内心的大石头落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蔺总心情突然变好了许多啊?

不过,今天这事儿还得感谢他老婆女儿,上次被迫被拉去逛街,她们好像看上了几样喜欢的东西,干脆这次回家买回去当礼物吧!

“陆姐,您的水。”

陆双还在沉浸于自己穿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废物美人的悲哀中,身旁的人忽然递来了一瓶保温杯,一种香香甜甜的气息散发出来,引得陆双都犯了馋劲儿。

给她递水的应该是原主的生活助理,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姑娘。

“哦。”陆双反应过来,接过那瓶水,轻声道了一句“谢谢”。

吴潇摇摇头,笑容甜甜的,又有点拘谨和腼腆:“没事儿,陆姐太客气了。”

她的职责就是好好照顾陆双的衣食住行,这点小事其实不需要谢不谢的。

陆双轻轻颔首,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卧槽卧槽!刚刚那个声音真是她发出来的吗?!

怎么可以这么温柔!

陆双一边喝着水一边平静内心的震惊。

上辈子的陆双是个粗糙的女汉子,在他们那个号称“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牛马用”的黑心公司里,她是唯一一个能够抗住“九六六”的女人。

名副其实的“女强”。

嗯……他们公司从来不把员工当人。

那时候的陆双长得也很漂亮,但跟这本书里的白月光陆双不一样,她的美丽是强势又自信的,极具攻击性。

是以,公司里的同事从来没把她当成过女人,而是能够共扛风雨的兄弟。

陆双:“……”

她的嗓音洪亮而清爽,跟原主这种温温柔柔,还带一点弱气的扯不上半点干系。

回想起那个粗汉子似的自己,陆双低头喝着热水,内心泪流满面。

“卡卡卡!!!黄琼宝你到底想不想演了!不演就给老子滚蛋!”

耳边又响起那道粗犷而怒气冲天的声音,陆双端着水杯的手都抖了抖。

一边照顾着她的吴潇语气有点无奈的说道:“黄小姐又惹徐导生气了。”

黄小姐?陆双脑袋空空,对这个“黄小姐”没什么印象。

“她,怎么了?”陆双好奇的问了一句。

吴潇眼里略有讶色的看着陆双,似乎很奇怪她会问这个。

陆双忽然想起原主的性格:从来不会多过问其他人的事情!

好家伙,这让天生八卦精的陆双如何是好?

咽了一口温水,陆双面色平静,不露半点怯色的说:“有问题?”

吴潇知道自己逾矩了,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陆姐问事哪能轮得到自己置喙呢?

是她太过放肆了。

吴潇微敛神色,低头轻语道:“是黄小姐演的那个角色,要扮丑,但黄小姐一向走的是仙子路线,不愿意,觉得会毁了自己形象。”

陆双恍然,虽然没有了解过娱乐圈,但是上辈子也看过不少营销号,知道“扮丑”是一个女明星最难接受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白月光后我不干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