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明白陆小姐不能够喝冷饮吗?!”一声暴喝炸在陆双耳边,如同平地一声雷,把陆双吓得一浑身哆嗦,赶快把眼睛睁开眼睛。怎么回事?地震了吗?可当她睁开眼睛眼睛后,印入眼帘的却是一处极为很陌生的地方。四周来来来通常的人,有些肩上扛着一些机器,面不改色怎么回事?。...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知道陆小姐不能喝冷饮吗?!”

一声暴喝炸在陆双耳边,犹如平地一声雷,把陆双吓得一哆嗦,赶紧把眼睛睁开。

怎么回事?

地震了吗?

可当她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处极其陌生的地方。

四周来来往往的人,有些肩上扛着一些机器,面不改色的走过去,灵巧的躲过了拥挤的人群。

陆双眨了眨眼,没有在意,反而是转头把视线放在了面前几个人身上。

一个大叔挺着啤酒肚,中年的他头顶已然如同灯泡一般噌亮噌亮,手里拿着卷起来的一沓纸,面目显得有些狰狞,他面色愠怒,厉声斥责着另外一个瘦瘦小小的青年。

青年被中年人的吼叫声吓得一哆嗦,连声道歉:“对不起徐导,我初来乍到真的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

他只是个新人,为了糊口才进了这个剧组,什么事情都没有准备充分,哪里晓得那位大小姐那么多要注意的东西啊!

徐导却并不吃年轻人这一套,冷笑了一声,直言不讳:“初来乍到?呵!我告诉你,这里有梦想有实力的年轻人多的是!像你这种混天度日的更是数不胜数,一抓一大把!”

这种对工作不上心,还得过且过,认为磨洋工别人不会计较的混球,徐导见过太多了,要是换做其他人,他或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这样怠慢了那位陆小姐!

要知道对方的后台可硬着呢!

然而徐导的苦口婆心,对方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态度稍微认真了一点,但仍旧掩饰不住内心的敷衍,点了点头:“知道了徐导,我下次注意。”

不过是一个戏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青年低着头,心里怨怼的想着,眼睛却忍不住朝那个戏子看去。

眼睛里刹那间流出了一丝痴迷之色。

虽然对方是个小小的戏子,但那皮囊是真的好看极了!

尽管青年没有受过什么高级的文化教育,仍旧无法避免想出了无数能与之媲美的词语。

该如何去形容呢?

用“玫瑰”太过俗气,用“太阳”又过于耀眼,用“珠宝”更显得落了尘土。

或许只有“明月”才能阐述出那人的美好吧?

这是青年第一次有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徐导见他失神的样子,顺着看向了那边的女人,皱了一下眉,上前一步,侧身挡住了青年的视线。

当着他的面还敢觊觎陆小姐?

真是找死!

而被阻隔了目光的青年心头也窜起一团火,他还没看够呢!居然有人敢妨碍他!

他猛地一抬头,却倏地对上了徐导难以掩饰怒火的双目。

心里漏了一拍,脊背窜起阵阵凉意,那团刚升起来的小火焰也被一盆冷水给浇熄了。

徐导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青年这种行为,像这样觊觎陆小姐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二话不说就下了驱逐令:“你,收拾东西马上给老子滚蛋!”

青年自知理亏,心虚的摸了摸鼻尖,连连点头。

看着徐导那张怒意满满的脸,似乎下一秒就会给他来两拳。

他也不好拿生命安全去作死,二话不说就溜走了,可临走之前也不忘了回头去看一眼那个一眼万年的女人。

她瓷白色的脸上晕散着柔和的灯光,气质一如兰花般淡雅,黛色的烟眉生的自然而规矩,像是修饰过的一样,无论是微蹙还是舒展都叫人心弦随之拨动。

眼里含情又似无情,顾盼间流转着晨曦之光,时而会有水光潋滟,眼尾夹着一抹淡淡的嫣红色。

微微翘起的唇角勾着动人心魄的笑意,起合间露出雪白的贝齿。

她的容貌是那种不具有攻击性的美丽,柔弱如菟丝花一般,可却不叫人讨厌。

这便是陆双,风华绝代的陆双。

青年满心后悔的离开了这里,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慢。

可惜,没有机会了……

视线一转。

表面上看起来柔弱又美丽的陆小姐内心实则慌得一批!

原因无他:她,陆双,穿越了!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一枚社畜,陆双是他们公司最勤劳的“小蜜蜂”,奉行着“只要我努力,老板三天就能换一辆法拉利”的员工基本守则,每天九六六,节假日都不带休息。

空闲的时间最大的兴趣就是点个外卖,看看小说,满足一下精神世界的需求。

不过她的空闲时间一般是指晚上下班熬夜那会儿。

直到某一天,她偶然间翻到了一本言情小说,里面的白月光女配居然跟她同名同姓,代入感极强!

书里的白月光是真的“白月光”,气质和性格都是一杠一的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对方体质太差劲了!

做什么事都要再三小心翼翼。

而且就连饮食习惯也只能尝尝清粥小菜,辛辣之物一概不能出现在餐桌上。

也得亏女配家世好,还有男主俯下身子愿意宠着她,任她放心去“作”,不然要换做是陆双,指不定就哪天忍不住口腹之欲,点了一桌又麻又辣的火锅,然后……一命呜呼了。

生活不易,女配叹气。

不过现在,陆双成了这个白月光。

心中只有一个字……

屮!

她的可乐炸鸡!她的薯片面包!她的火锅底料……啊,不对,她的麻辣火锅!

陆双仿佛看见那些垃圾食品一个个都长出了翅膀,朝着自由的远方飞去……

她的心里悲伤逆流成河。

从别人的视角看去,却是一副忧郁的病美人,纤细脆弱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细细的哀伤,叫人不自觉就为她提起了心。

蔺松玉便是如此。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干净又精致,极具侵略性的外表犹如伺机而动的孤狼,上挑的眼尾勾着惑人的魅力。

蔺松玉自走进剧组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躺在椅子上的女人。

漂亮,清冷,脆弱,又带着一丝坚韧和颓然。

就像是……

玻璃样的小钻石。

每一个切面都是不同的色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白月光后我不干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