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后世果

岳仲尧心里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在床沿上坐了,才望着她问着:“瑾娘,你……你好些了没?”看妻子不说话的,只盯着他看。又吞了吞口水,地说:“昨天琬儿孩子哭闹着要你,我就把她从娘那边要了回来,抱到你身边睡了。她白天没搅着你吧?”乔元娘侧头看了看身边睡得乔元娘侧头看了看身边睡得正香的女儿,没说话。。...

嫌妻当家

推荐指数:10分

《嫌妻当家》在线阅读

岳仲尧心里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在床沿上坐了,才看着她问道:“瑾娘,你……你好些了没?”

看妻子不说话,只盯着他看。又吞了吞口水,说道:“昨晚琬儿哭闹着要你,我就把她从娘那边要了过来,抱到你身边睡了。她夜里没搅着你吧?”

乔元娘侧头看了看身边睡得正香的女儿,没说话。

乔仲尧紧张地盯着乔明瑾,看她不说话,只愣愣地看向身旁的女儿。

他岳仲尧的女儿。

走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四年后归来,竟得知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欣喜万分。

这女儿长得像她娘,眉眼如画,皮肤白皙,岳父取的名字也好听,“青琬”。碧色的美玉呢。

琬儿似乎很粘着她娘。他回来一个多月了,仍只是躲在她娘背后怯怯地看他,不敢与他亲近。

她女儿如今三岁又三个月大了,从出生到现在,他都一直没在她身边。他觉得有些对不住他女儿,每日得闲就想着好好与女儿亲近亲近,好弥补一二。

没想到又出了柳媚娘那事,弄得娘俩离他越来越远。

岳仲尧想着便有些泄气。

又望了望乔明瑾,试图着做一些解释。

讷讷开口说道:“瑾娘,我并不想娶她的。我只想着把恩公的抚恤银拿给她们,平日里再多加照顾一二。没想到她那娘哭哭啼啼地纠缠,而娘又应了人家……我,我不能违了孝道。以后……以后我会对你们母女俩好的,我会弥补你们的……我就是娶了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乔明瑾心内嗤笑。

人都要娶回来了,还没改变?牛不喝水,还能强按头不成?

她古井无波地撇了岳仲尧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男人的话是不能轻易相信的。

再说她也不是乔明瑾,至少不是过去的乔明瑾了。

且等她养好伤再做打算。如今这副身子太弱了。连起个身都困难。

岳仲尧看她又闭上了眼睛,便又在床沿坐了一会才讪讪地出去了。

乔明瑾又躺了一会儿,直到身边女儿轻扯她的衣裳,她才又睁开眼睛。

“娘……”乔明瑾与女娃黑亮的大眼睛对上。

许是觉得她娘今天有些奇怪,也不哄她,琬儿委屈地瘪了瘪小嘴,无声地哭了起来。

乔明瑾愣了愣,女儿晶莹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有几滴还顺着眼角滚了下来。小嘴紧紧地抿着,怯怯地没敢哭出声来。

乔明瑾那一刻,心的某一处瞬间坍塌了。

有针刺一样的痛。伸手把女儿搂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哄道:“琬儿乖,娘……娘在这啊,不哭了啊……”

很奇怪的感觉。初初的生涩很快就熟练了下来。像是身体里的本能。

琬儿又低低地唤了声:“娘……”

“嗯,娘在这呢。琬儿饿了没有?跟娘一起吃好吃的肉粥好不好?”

小琬儿眼睛亮了亮,扑闪着长长的睫毛望向她。

这个孩子,虽是家中年纪最小的,可因她父亲不在家,不知生死,又是个女娃,娘也是个不得婆婆欢心的,也就从小不得家人的喜欢。

有好东西从来落不到她手里,又争抢不过几个堂哥堂姐,从小就被养成了怯懦的性子。才丁点大的孩子就很懂得看人眼色了,怕被骂,从不敢大声说话,甚至不敢大声啼哭。

平时也只爱粘乎乔明瑾,乔明瑾若不在家不在她视线里,就会惶恐不安……

乔明瑾被女儿直愣愣地望着,心也在一寸寸地软化。

这是她的女儿。

乔明瑾就着三角架木盆子里的水,给母女俩洗漱好,便又抱着她倚到床上,端了床头方柜上的粥喂女儿。

粗瓷大碗虽被一个盘子压着,不过里面的粥也有些凉了。不过还好,温温的,正好入口。

先舀了一口喂了小琬儿。

小琬儿张大嘴巴含了,那眼睛晶晶亮地望向她,鼓着腮帮朝她笑得欢快。

“好吃吗?”

小琬儿使劲地点了点头。

可怜的孩子,平时哪里能吃到这么浓稠的粥,还是肉粥。

乔明瑾看着女儿削瘦的脸颊,稀疏发黄的头发,心里酸涩难当,显些落下泪来。

看小琬儿把粥吞下了,便又喂了一口。

小琬儿却把头略偏了偏,乔明瑾一时不明所以,愣愣地看向她。

“娘吃。”奶声奶气的。

乔明瑾朝灰旧的帐子顶拼命地眨眼,那眼泪才没有落下来。

“好,娘也吃。”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粥熬得很稀烂,火侯也够。

乔明瑾自己吃了一口,这才又舀了一勺喂给琬儿。小琬儿张着小嘴又嗷呼吞了下去,转而又鼓着腮帮子眯逢着眼睛欢快地望向她。

乔明瑾只觉得心里柔软得能掐出水来。

母女俩你一口我一口地很快就把一碗肉粥分吃光了。

乔明瑾看着小琬儿站在床上隔着衣裳拍了拍自己略有些鼓胀的小肚皮,还朝她得意的仰头微笑,便也跟着笑了。

岳仲尧来房里收碗的时候,就看到母女二人正偎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说话。两张相似的脸凑在一起,就像一副美美的画。

岳仲尧只觉得心都要化了。

“琬儿跟娘亲说什么呢?也说给爹听听。”

小琬儿看见岳仲尧进来,便抿着嘴不说话了,只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向他。

岳仲尧心里酸酸的,看着母女二人生疏的样子针刺般地疼。

但仍是在床沿坐了。没敢看乔明瑾,只试图去拉小琬儿的手。

小琬儿身子一扭,扑到她娘的怀里,只歪着头看他。

岳仲尧愣愣地缩回手,强笑道:“琬儿,我是爹啊。大哥三哥二姐都有爹,我们小琬儿也有爹是不是?”

看女儿静静地听他说话,并没有扭开头去,很是高兴。

又道:“爹也有爹,娘也有爹,我们小琬儿自然也有爹啊。爹以前是到外面去了,小琬儿才见不着爹。现在爹回来了啊,不会再离开我们琬儿了,琬儿高不高兴?”

看女儿还是一副不动于衷的样子,也不知听没听懂,岳仲尧有些挫败。

他还真是不会哄这么小的孩子,讪讪地把目光投向乔明瑾。

乔明瑾却一点也没有帮他的意思。

错过了就是错过,想跟孩子套近乎,一点都不能急躁。

只能让孩子慢慢感受到你的善意,她自然而然就会接近你。

孩子总是最敏感的,她们的感情表达方式也很直接,谁对她好,她就粘乎谁。

岳仲尧讪讪地看了乔明瑾一眼,转头看到女儿还是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他,便扬着嘴角向前伸着手道:“爹抱抱琬儿好不好?昨天还是爹抱着你到娘亲身边来睡的,琬儿不记得了吗?”

乔明瑾不说话,身子又滑到了被窝里。

小琬儿看了看她娘,又看了看她爹,还是不动。

岳仲尧再接再厉:“是爹爹早上给小琬儿煮的肉粥哦,肉粥好不好吃?”

看女儿朝他直点头,岳仲尧心里高兴万分,嘴角扬得更高了些。

心里同时也涌上一丝酸涩,只是一碗肉粥女儿竟像是吃了无上的美味一样。

“那爹一会还给小琬儿煮好不好?”

看女儿抿着嘴朝他连连点头,岳仲尧忙往前凑了凑,想把孩子抱在怀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嫌妻当家”,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