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前世因

第二日,院子里鸡啼狗叫,厨房里噼啪直响,呵斥喝骂声不绝于耳,乔明瑾悠悠醒了回来。身边的女儿仍拽着她的衣裳睡得香香甜甜,这个怯弱的孩子仅有在母亲的身边才能这样入眠。她给女儿掖了掖被子,拨了拨脸上的蓬乱,盯着女儿稚气的小脸看了许久,心里有一处柔软细腻得化身边的女儿仍拽着她的衣裳睡得香甜,这个怯懦的孩子只有在母亲的身边才能这样安睡。。...

嫌妻当家

推荐指数:10分

《嫌妻当家》在线阅读

次日,院子里鸡鸣狗叫,厨房里噼啪作响,喝斥叫骂声不绝于耳,乔明瑾悠悠醒了过来。

身边的女儿仍拽着她的衣裳睡得香甜,这个怯懦的孩子只有在母亲的身边才能这样安睡。

她给女儿掖了掖被子,拨了拨脸上的乱发,盯着女儿稚嫩的小脸看了许久,心里有一处柔软得化成了一摊水。

她摸了摸女儿细软的头发,又盯着灰旧的帐子顶发起呆来……

昨天给她端粥的男人是她的夫婿,岳家老三岳仲尧。

岳家有五个孩子,头尾都是女儿,中间是三个儿,岳仲尧是岳家第二个儿子。

四年前朝廷攻打回鹘,征十五岁以上青壮入伍。

那一年岳老三跟岳老四同一年成亲。

县里衙役来登记时,乔明瑾还未开怀。当时岳老二的妻子崔氏和岳老四的妻子柳氏都怀有身孕,岳老二和岳老四以此为由推拒。征兵丁的名额便落在了岳老三的头上。

若是岳老三能拿出钱抵了,自也不用亲自去。

只不过岳家就一般庄户人家,家里人多地又少,那几亩薄地都不够吃饱的,哪有银钱给岳老三抵人丁钱。

后来乔明瑾的娘家得了讯,她父母及母舅家都来了人。

她娘家父亲有秀才功名,两个兄弟又未满十五岁,避过一劫,如此更心疼起新出嫁的闺女来。听说女婿要被征入伍,便急忙赶来了。

乔明瑾娘家人说岳老三还未有后,不能去。而他那两个兄弟可都有后了。若岳老三有什么不测,莫非要看着乔明瑾孤寡终老?

岳老二和岳老四生怕被人拉去那十去九不归的战场,连声表示若兄弟有不测,他二人会过继儿子给岳老三,将来定奉养乔明瑾终老。

岳老三看着嫂嫂弟妹哭得几乎胎儿不保,毅然别了新婚才几个月的妻子跟着官差走了。

岳老三走后半个月,乔明瑾就被诊出有孕。

隔年便生了一女。乔明瑾的秀才爹给取了大名叫“岳青琬”。跟着乔家女儿以玉为名,取了一个“琬”字,为美玉之意。

那岳老三连去四年,不知生死。

直至去年,回鹘归降,签了百年不互侵文书,向魏朝臣服,年年岁岁纳贡。

岳老三才得幸归来。

岳老三那条命是被人救的。

那人临死托同为老乡的岳老三帮他照顾妻女,岳老三应了下来。

岳老三回乡后带着朝廷发给那人的五十两抚恤银去看了那一家子。

那柳姓恩公的家里只余了三十出头的妻子孙氏及十七岁尚未定亲的女儿柳媚娘,及一个在私塾念书的十五岁儿子柳有才。

一家子生活困窘,只靠孙氏母女替人桨洗,做些绣活为生。又要供着一个儿子读书,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孙氏紧紧捧着那五十两银哭得死去活来,抓着岳老三说是天塌了,不能活了。

拽着岳老三,哭哭啼啼地非要他娶她女儿媚娘为妻,以身为报。

岳老三为难,又不耐她纠缠,只应了妾位。

柳孙氏却不依。

她家相公一去,这家里更活不下去了。岳老三瞧着一表人才,又得了军中熟人举荐入了县衙当了捕快吃上了公粮,一家子靠上他自然是生存有望。

岳老三的母亲吴氏,看儿子得人举荐,入县衙当上了捕快,有了一月八百文旱涝保收的公粮,得意非凡。便渐渐有些看不上乔明瑾。

又听闻柳孙氏会从五十两抚恤银里分一半给柳媚娘当嫁妆,立时就允了柳媚娘为平妻。

只可怜乔明瑾苦守寒窑四年,一个人带大女儿,苦盼夫婿活着归来。却不料夫婿竟带给她这么大的惊喜……

乔明瑾正纷纷乱地想着,就听到门吱呀响了一声,被人从外面轻轻推了开来。

随即就看到岳仲尧的脑袋探了进来。

岳仲尧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迈进来,小心护着手里的碗,生怕碗里的粥撒了出去。

抬头与乔瑾娘的眼神对上,不禁愣了愣。

有些失措,又有些紧张。但很快就敛了神色转身把门扉合上,端着粗瓷大碗走到床边来。

“瑾娘你醒了?饿不饿?”语气中有些许讨好。

看见乔瑾娘不应他,岳仲尧的嘴抿了抿。站在床前无措地用鞋子搓着泥地,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他这个娘子是他自己去求了来的,一直都被他捧在心尖上。

那时她的父亲正在集上摆摊替人写信,有人捣乱,要收摊位费又要赶他走。

他那天刚好去集上买东西,便顺手帮着打跑了几个混混。因她父亲脚被打折了,便好心背着他去医馆上药正骨,完事后又背着他回了云家村。

在那里,一眼就看上了乔瑾娘。

当时他只觉得像是被人瞬间扼住了呼吸,胸口砰砰跳得厉害。

他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子。脸小小的,还没他巴掌大,眼睛大大的灵动有神。鼻子、嘴唇、还有那粉粉嫩嫩的耳朵……他只觉得哪哪都好看,就跟画上的人儿一样。

回来后翻来覆去怎么都忘不掉,便借机频频去探病,盼着能多看上一眼。

再后来家里要为他张罗婚事,他立刻就想起了她。

只母亲并不同意。

说那酸秀才外来的,不知根不知底,房没一间,地没一亩,带了个寡母寄居在妻子的村里,除了会写两个字,连锄头都拿不起。

这样的家恐怕穷得都备不上嫁妆,打架都没族人帮衬。

他听了只不管,死活要订这家的大闺女乔瑾娘。不然就不娶妻了。

他还亲自去找了乔秀才。

乔秀才因得他解过围,又觉得此人品性不错,一身力气,对他女儿也有情意,遂答应了他。

吴氏见乔家并不要求多少聘金,且又磨不过犟头犟脑的儿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同意了。

最后岳家只花了一两聘金就把乔瑾娘娶了过来。

岳仲尧把人娶到手,只觉得从此人生美满了。

他那娘子比他小三岁,嫁给他的时候刚及笄。自小跟在她父亲身边读书认字,又得她祖母从小亲自教导,听说琴棋书画都略通一二。又绣得一手好绣活,他看过,那大红嫁衣上绣的鸳鸯就跟活的一样。

新婚几个月里,他志得意满,逢人就带笑。他那娘子比镇上比城里的姑娘都不差,岂是那些乡下黑丫头可比的?

他也知道他那妻子有些看不上五大三粗的他,嫌他没学问。

后来他咬咬牙从岳家借了好几本书,凭着小时候识过几个大字,愣是一字一句地把那几本书啃完了。

不懂的就偷偷跑到岳家向岳父请教,只盼娘子能高看他一眼。

他娘子乔明瑾不会做农活,他从不在意。

他娘指桑骂槐的时候,他就偷偷地帮她多做一些活。

凡事都愿意顺着她。他自己对她清冷的个性也并不觉得什么,还一直觉得他娘子嫁给他是受委屈了……

四年里,他在战场上无时无刻不想着她,想着他娘子滑腻赛雪的肌肤……

他知道他答应娶别的女子为平妻,她一定伤心透了。才想到抱着女儿回娘家。

看她这几天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他心里就抽抽地疼。每天天不亮就起身到集上买了肉,回来后又亲自给她熬肉粥喝。

刚领了不到一个月的差,也壮着胆子向捕头要来几天假,陪在家里。

如今看她躺在床上就这般清清冷冷地看着他,岳仲尧的心里莫明泛起一丝慌乱,害怕她再说出要和离的话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嫌妻当家”,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