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洛水镇一愣,没听明白了,我以为自己抓秦暖手腕太用劲了。见她手腕都被嘞红,略微松了松。“什么声音?”岂料秦暖几眼都没看他,指指地上溅了一地的乳液,“我心在滴血的声音。”“你明白这乳液多少钱吗?你明白这些科研人员深入研究这乳液的成分需多久吗?你明白生“什么声音?”。...

厉凌城一愣,没听明白,以为自己抓秦暖手腕太用力了。见她手腕都被嘞红,稍稍松了松。

“什么声音?”

谁料秦暖一眼都没看他,指着地上溅了满地的面霜,“我心在滴血的声音。”

“你知道这面霜多少钱吗?你知道这些科研人员研究这面霜的成分需要多久吗?你知道生产这些面霜的工人多么辛苦吗?”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在乎你自己。”

“……”

厉凌城看着秦暖脸上夸张的表情,眉头微皱。

这个秦暖,不过一晚上没见,怎么完全像是变了个人?难道她知道白薇薇回来了,又想出来什么花样,想勾引他?

提出来离婚也是欲拒还迎,故意让爷爷怪他,然后好让他回来认错?

想到这里,厉凌城一把甩开了秦暖,冷声道:“秦暖,你休想耍什么花样,我是永远不可能爱上你的。”

秦暖闻言立马双手合一,喃喃自语:“谢天谢地,不爱上我最好。”

厉凌城眉峰一凝,“你在说什么?”

秦暖扬起巴掌大的小脸,莞尔一笑:“我替我的心肝脾胃肾向你表达由衷的谢意。”

“……”

厉凌城皱了皱眉,不明白秦暖话里的意思也懒得去明白。但是对上秦暖一双笑意盈盈的桃花眼,厉凌城不知道为什么,眼神突然就移不开了。

肯定是她穿这身红裙子太碍眼了。

厉凌城垂下眼,遮住眼底的情绪,沉声命令道:“把这条红裙子脱了,还穿你以前穿的衣服。”

又想让她模仿白薇薇?

秦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起来,好好的一个秦家大小姐不做,为什么要去模仿一个保姆的女儿?

一个女人,本就应该把骄傲和骨气刻在骨子里,而不是为了爱情把骄傲和骨气丢的干干净净。

“我不!”

厉凌城怔住,这还是第一次秦暖敢反抗他的意思。

厉凌城心底一股怒意直冲脑门,他一把将秦暖扯到了身前,然后将她拎了起来,像是拎小鸡一般拎在半空中,走了两步,用力地将她扔到了床上。

秦暖被摔的眼冒金星,心里升起一股惧意,她想爬起来,可是女生的力气占弱势,她整个人被厉凌城按在床上,动弹不得。

这个厉凌城真是个喜怒无常的变态!

“把她的衣服拿过来,给她换上。”

有了厉凌城的命令,佣人连忙把还没来得及扔完的白裙子捡了一条回来,送到床边,动手要给秦暖换。

眼见着自己身上的拉链被拉开,秦暖连忙抓着裙子,示弱道:“好,好,我换,我换,我自己换。”

见秦暖脸上的表情不像有假,厉凌城这才松开了手。

没了禁锢,秦暖抓住衣服一溜烟跑进了衣帽间。

临走时,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句:“厉凌城,你这个狗男人!你给我等着!”

话音刚落,身后就响起了厉凌城幽冷的声音:“你说什么?”

秦暖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立马转身,趴在门边,笑的献媚:“我说你够男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有男人味的男人!你等着我换好衣服了,再来领略你有多么够(狗)!”

厉凌城:“……”

--

秦暖换好衣服出来,发现厉凌城还没走,打算和他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支走了家里的保姆,卧室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室内空气安静。

厉凌城坐在床边沙发上,打量着秦暖,眼底的厉光,犹如在打量一只平日里乖巧听话的宠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娱乐圈顶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