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他指指厉洛水镇地说:“婚礼已成,你们俩就算结婚了了。你前天才把小暖娶回去,昨天就得复婚。传回去,让别人如何看我厉家?你是厉氏总裁,你知不明白你的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会影响到厉氏的股价。”言语之间,并未对秦暖的以及维护。秦暖记得我,言语之间,并无对秦暖的维护。。...

厉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指着厉凌城说道:“婚礼已成,你们俩就算是结婚了。你昨天才把小暖娶回来,今天就要离婚。传出去,让别人如何看我厉家?你是厉氏总裁,你知不知道你的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影响到厉氏的股价。”

言语之间,并无对秦暖的维护。

秦暖记得,书里这位厉老爷子表面上对秦暖极其亲和,实际上只是亲和秦氏。就是他一手促成了秦暖和厉凌城的婚姻,为的就是吞下秦氏集团。

而厉凌城自幼父母双亡,被厉老爷子抚养长大,也一直被厉老爷子把控着。自然什么都听他的。

果然,见厉老爷子生气了,厉凌城敛起神色,驯顺地站在厉老爷子面前,尝试道:“爷爷,是秦暖主动提出的离婚。既然她都说要离了,那为什么……”

“小暖之所以提离婚,还不是因为你新婚之夜夜不归宿,害她独守空房,她一时心里有气才说了这话,你好好哄哄她不就行了?”

厉老爷子说罢,就扭头看着秦暖,好声哄道:“小暖,你别和阿城计较,他还小,不懂事。不过你放心,我会管教他的,不让他欺负你。”

说完,不等秦暖反对,就把厉凌城喊进了书房里。

看着书房雕花大门紧闭着,将她隔绝在外。秦暖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主楼。

不同意离婚?

真以为民政局搬到你家了吗?

秦暖懒得管这,反正她单方面宣布,她和厉凌城从今以后毫无瓜葛,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书房里。

“厉凌城,你还小,羽翼未满。有些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若是不听我的,我的眼里也容不得沙子,你想护的人可就护不住了。”

厉老爷子站在书桌前,背对着厉凌城,语气里带着一丝威胁。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去干吗了吗?你以为,若没有我的允许,白薇薇能偷偷溜回来吗?”

厉凌城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是他很快掩盖了过去。

厉老爷子接着说道:“玩女人怎么玩都行,但是娶妻必须得家世显赫,门当户对,娶对家族兴旺有利的妻子。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厉凌城紧紧握着拳头,半晌,松开。

“孙子知道了。”

--

秦暖出了主楼,打算直接离开厉家老宅,但是守在别墅门外的安保却不让她出去。

秦暖没有办法只能先回了自己房间。

她刚到房间没多久,就看见厉凌城带着一阵冷风,以及一张黑到极致的脸色,走了进来。

秦暖心道不妙,但面上未露分毫,她转过脸坐在梳妆台前,装作没看见他,自顾自地摆弄桌子上的护肤品。

这些大牌,好奢侈啊!

厉凌城本来带着满心的火气回来,正想发作,却发现自己被当成了空气,心里的火莫名熄了下来。

他瞥了一眼坐在梳妆台前的女人,见她盯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眼睛如发了光一般,仿佛看见了多了不得的东西,一寸余光也没有分给他。

厉凌城心里的火气莫名又蹭蹭蹭升了起来,难道他还不如那几罐破瓶子?

被忽视的感觉很不好受,厉凌城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秦暖的手腕,将她从凳子上扯了起来。

“秦暖,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秦暖正抱着一瓶贵妇霜,眼里泛光,突然被人扯了起来,手里的面霜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秦暖痛呼一声,捂着自己的手腕,“厉凌城,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成了娱乐圈顶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