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无天日的地下私牢之中,偶而婆子来送吃食。但慕晚云想要水洗簌,那些婆子更本不理睬她,时日长了,慕晚云也已不再做无用功要水去洗簌了。慕晚云都能闻见自个儿身上因数日不曾洗簌传来的阵阵恶臭,她眼瞅着着自个儿明显消瘦一直这样的手臂,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当但慕晚云想要水洗漱,那些婆子根本不理会她,时日长了,慕晚云也不再做无用功要水去洗漱了。。...

暗无天日的地下私牢之中,偶有婆子来送吃食。

但慕晚云想要水洗漱,那些婆子根本不理会她,时日长了,慕晚云也不再做无用功要水去洗漱了。

慕晚云都能闻到自个儿身上因多日未曾洗漱传来的阵阵恶臭,她眼看着自个儿消瘦下去的手臂,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到底是谁当上了皇帝。

皇宫之中。

陆景行不解地问着跟前的简郡王道:“你此话何意?”

简郡王道:“当时姓慕的废后算计我和慕婉若的婚事,舅舅打算将计就计,答应赐婚,而后将慕婉若带走杀了,企图让慕家难堪,犯上抗旨之罪。

谁知慕家竟然从扬州乡下带回来了一个和慕婉若长得相似的女子。

成亲之日,她在婚礼上自称乃是慕家二小姐,叫什么,晚云,对,慕晚云,之后就将她关入了私牢之中,处置慕家众人时将她给忘记了。”

陆景行听到留慕晚云三字,凤眸微眯,她原来不是给慕青云做了小妾,竟然是慕家的女儿?

简郡王说着:“她长得比慕婉若还要漂亮些,皇兄,我先走了,她被关了两月还不知怎么样了呢,我娘着急我的婚事,怎么说也是成了一半亲的,不如让她来应付我娘得了。”

陆景行站起来道:“你敢!”

简郡王被吓了一跳,笑笑道:“开个玩笑罢了,她该怎么处置?虽说是慕家人,可是长安人都知晓慕家二小姐早年间就没了性命,也不知慕家为何让她留在乡下呢?”

陆景行道:“把她带进宫来。”

“是。”简郡王应道。

……

简郡王下了地下私牢的时候,将慕晚云给放了出来,慕晚云出了地下私牢看着外边耀眼的眼光,用手遮挡住了太阳的强光,眼疼得厉害。

简郡王对着慕晚云道:“陛下要见你。”

慕晚云瑟瑟地问着跟前的简郡王道:“新帝是谁?”

不会是荣王殿下吧?

简郡王道:“陛下的名讳岂是你能知晓的,你赶紧去沐浴一番换一身衣裳,早点入宫去吧。”

慕晚云跟着丫鬟去沐浴洗漱,大有一种自个儿洗干净脖子要待砍的感觉,问丫鬟可是荣王殿下登基了,丫鬟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换上了新衣裳的慕晚云看着被扔在地上的喜服,叹了一口气。

到了长安的玄武街上,慕晚云看着玄武街上的热闹,与自个儿刚进长安时有着天壤之别,这才是人人向往的长安繁华而热闹。

慕晚云望着蓝天白云,她并不想就此丧命在长安城之中,她要回去,回扬州中去,看天已到了冬日里,陆景行怎么着都该到家了。

他回了家之后,看见和离书大概会极其生气吧?

她想念夫君了,虽然夫君对她冷淡至极,可至少不会害她的性命。

慕晚云想着,便就装作肚子疼,对着跟前的简郡王道:“郡王爷,我肚子疼,可能容我去方便一下?”

简郡王蹙眉道:“都快到宫中了……”

慕晚云面露难色道:“人有三急,求郡王爷通融通融。”

简郡王无奈道:“快去。”

慕晚云去了附近的恭房之中,因着侍卫都是男子,守在院外,这就给了慕晚云逃脱的机会,她刚才院墙之中翻了出去。

便听到了外边的人在议论着新帝。

“原来陛下被废了储君之位之后并没有自暴自弃,那年他才十五就去了扬州城之中,与扬州节度使结交在扬州的银杏村里练兵。这次才能压制慕家的兵马。”

慕晚云听着银杏村,想着不就是她所在的村里吗?废太子竟然在银杏村之中练兵,此事她怎么不晓得?

“堂堂国公府就这么败落了,那魏国公夫人小妾都沦为了罪奴,三小姐四小姐都被贬为贱籍充入了教坊司之中。”

“幕府也是该的,当年陷害卫皇后,废了太子,如今新帝登基,可不就要好好清算一番幕府了吗?”

“那些慕府的女子也是可怜呐,从千金大小姐沦为为人人可欺的贱籍呢。”

慕晚云心中想着,虽然是废太子登基,她倒是为自个儿报了被逼迫嫁人之仇了,可是她到底是姓慕,也是慕家的人。

听他们说,当初慕家做了这么多对不起新帝的事情,慕家女子都沦为贱籍她若是到了新帝跟前也少不得要受惩罚。

她思来想去,还是早些回扬州的好。

扬州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许是能逃过一劫。

慕晚云想的极好的时候,突然跟前被围了不少侍卫,简郡王走到她的跟前道:“慕小姐,请进宫中去吧。”

慕晚云叹了一口气,深知自个儿是逃不了了的,便随着简郡王进了宫中。

宫墙很高,慕晚云抬头望着高高的宫门,心中发憷得厉害。

入了太极宫,她见着巍峨的宫殿里面有着四根雕粱大柱,地上铺着的是难得一见的白玉砖,奢靡得紧。

慕晚云哆嗦着跪下道:“民女慕晚云拜见陛下。”

慕晚云不敢抬头去看跟前的男人。

身边的宫人和简郡王都退了下去,慕晚云一直听不到声音,才偷偷地抬头打量一眼面前的人,一看,她便兴奋地站了起来。

慕晚云小跑着过去,抱住了跟前的男人,“夫君!你怎么在这里?夫君我好想你,你是来救我的吗?陛下呢?你怎么进的宫中?”

陆景行将慕晚云的手从自己的腰肢上一根根的拨开,“夫君?你可是忘记了你亲笔所写的和离书?你可是长本事了,刚学了两年字,就会写和离书了!”

慕晚云又缠了下去,抱住了陆景行的窄腰不愿松手,“那和离书是假的,不算数的,我们不和离了,一起回扬州好不好?”

陆景行这一次却是将慕晚云推了一把,慕晚云踉跄了一步,差点要摔在地上,委委屈屈地看着陆景行道:“夫君……”

陆景行皱眉道:“已经和离了,可别叫我夫君,当日你贪图慕家富贵,写下和离书离开家中之时,你我就不再是夫妻了!”

慕晚云道:“我错了嘛……我已经后悔写下和离书了。”

“慕家倒台了你自然是后悔了,如若不然你现在还做着你高高在上的国公府二小姐,抛弃糟糠夫呢!”

慕晚云低头无法解释,毕竟如若慕家对她好一点的话,她的确会和夫君所说这般。

“夫君……”

“都说了,不许叫我夫君。”

“相公……”慕晚云上前拉了拉陆景行的衣角道,“那我日后叫你相公可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