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晚云应下替嫁后,慕家便就忙乎起了亲事,红绸布满,绿芜院门口,灯笼之上都挂满了喜字。裁缝拿着尺子来给慕晚云量体修改后嫁衣,嫁衣仅用了五日便改好了她的身量。丫环将嫁衣搬到绿芜院之时,慕晚云望着在喜服背后上大片的刺绣在眼光下金光闪闪,由此可见这嫁裁缝拿着尺子来给慕晚云量体修改嫁衣,嫁衣只用了三日便改好了她的身量。。...

慕晚云应下替嫁之后,慕家便开始忙活起了亲事,红绸满布,绿芜院门口,灯笼之上都挂满了喜字。

裁缝拿着尺子来给慕晚云量体修改嫁衣,嫁衣只用了三日便改好了她的身量。

丫鬟将嫁衣搬到绿芜院之时,慕晚云看着在喜服背后上大片的刺绣在眼光下金光闪闪,可见这嫁衣是有多奢华。

慕晚云想起了自个儿出嫁时候的嫁衣,那嫁衣是阿牛嫂嫁过来的时候穿的,得知慕晚云要成亲了,十文钱就卖给了慕晚云。

十文钱,怕是连这件嫁衣的一根腰带都买不到。

慕晚云换上了嫁衣之后,一旁伺候着她的奴婢们都纷纷被惊艳住了。

明明是和大小姐一样的容颜,怎么觉得二小姐梳妆穿上嫁衣之后比大小姐还要更令人惊艳呢。

慕青云进来房中的时候,见到了慕晚云换上嫁衣的一幕,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不明的惧意。

慕青云稳定了一下神情道:“婚期就在三日之后了,你这三日就好好学些规矩,婉若以前身边的大丫鬟都会跟在你的身边的,千万别在长公主府之中露出来马脚。”

慕晚云道:“是。”

……

陆景行一行人扮做外商进长安城,在城门处被排查了好一会儿才能入内。

今日乃是黄道吉日,长安虽然人心惶惶。

可是众人也知晓陛下怕是时日不多了,国丧一年之内都不得办宴席,不可有婚假喜事,是以今日嫁娶之人甚多。

陆景行入城之后就见到了好些个送嫁队伍,其中一个送嫁队伍可谓是十里红妆,带兵器的侍卫开道,四匹白马拉着挂着红布的马车。

风吹过马车上的红纱绸,里面的新嫁娘梳着随云髻,上边带着一套珍稀的珍珠头面,她用一把喜扇遮盖着面容。

陆景行觉得这女子身形有些相似,认出来跟前的新郎之后,也就没有多看了。

为首的新郎正是长公主之子,简郡王。

简郡王骑在为首的红马之上,在人群之中一眼便认出了乔装打扮之后的陆景行,他神色微微一喜,握紧了手上的缰绳。

五年了,皇兄终于回了长安。

慕晚云被媒婆搀扶着下了马车之后,入了长公主府的大门,入内站定后,便有礼部大臣宫中的内监事大臣宣读着婚书,宣读婚书之后便是拜堂。

在官员高唱着一拜天地时,慕晚云扔掉了手中的喜扇,对着为首的长公主下跪道:“长公主殿下,我并非是慕婉若,而是慕家的庶出二小姐,慕婉若与人逃婚私奔,魏国公府逼我替嫁……”

一旁的丫鬟连连跪在地上道:“大小姐,您说什么胡话呢?长公主殿下,这就是魏国公府的大小姐,谁人不知慕家二小姐早年就在扬州城之中的丧命了。

我们大小姐早先生了一场大病,并有些神志不清了……”

慕晚云看着跟前坐着的女子,年过四十保养得宜,只见长公主淡淡的抿了一口茶,问着慕晚云道:“你说是你是国公府的二小姐,不是慕婉若可有什么证据?”

慕晚云道:“长公主殿下自可派人去扬州城外的村子里询问,我自小就在那个村子里居住,前不久慕青云将我带回的长安的。在公主殿下跟前,我句句不敢隐瞒。”

长公主殿下大恼地将茶杯扔在了地上,“好个慕家,竟然敢如此不将本公主与简郡王放在眼中?此亲事乃是陛下亲自赐婚的,慕家竟敢放下欺君重罪,来人,进宫!”

长公主话音刚落,便有宫人匆忙地进来道:“长公主殿下,陛下请您和驸马还有简郡王立即入宫。”

长公主闻言微微蹙眉,让着府中的婆子将慕晚云押入了公主府的私牢之中。

私牢在昏暗的地下,慕晚云进入私牢便闻到了一股酸味,进了牢笼之中,她借着烛火光看到了地上在爬着的老鼠吓得连声大叫。

外边,传来了婆子们的声音。

“陛下怕是真的不行了,这么着急地让公主入宫,也不知这天到底会变得怎么样咯?”

“我倒是觉得早些变天早些好了事,这半年来长安哪里还是长安?街上早就不见热闹了。”

“也不知道是慕家能赢,还是那个在外下落不明的废太子能登上大宝之位。”

“谁登上都一样。”

牢中的慕晚云可不觉得一样,她这般背叛了慕家,若是慕家助荣王殿下登上大宝之位,她是必死无疑。

方才慕家那个小丫头说,慕家二小姐早就死在扬州了。

原来慕家都不曾承认她活着,都将她当做了一个死人!就因为她是一个庶女吗?可是明明慕婉雁也是庶女呐!

慕晚云压抑住心中的害怕,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您一定要保佑废太子登基夺得皇位呐!”

这样,她才有一线生机。

慕晚云不知在牢里待了多少个日夜,毕竟这私牢是在地上的,不见日月,有婆子会送来粮食,但并不是固定的时辰。

慕晚云靠在墙角等待着外边早日可以尘埃落定……也让她能够重见天日。

……

先皇入葬,新皇登基。

慕青云一不做二不休调动江南兵马举兵造反,拥戴荣王登基为帝。

可兵马都没有出江南,就被扬州节度使的兵马给尽数控制住了。

从大齐开国以来,历经四朝荣盛的魏国公府被判处满门抄斩之极刑,慕家罪证接二连三得被揭发。

荣王被斩杀,先废皇后慕氏自尽,慕家庞大的家族倒台,男子无一留下性命,女子都被充入奴籍发卖为官妓亦或者是充入教坊。

抄家魏国公府,足足用了两月有余……

陆景行登基两月,便除了国丧,长安陆条已久,再若是因国丧而萎靡下去,百姓的日子会越发得难过。

国丧一除,便有大臣上了选秀的折子。

陆景行看到选秀二字,想起了自个儿还有被戴绿帽子的大仇未报,他倒要看看那个写下和离书抛弃“糟糠夫”的女子,见到自己登基时,会有多么深的悔意!

陆景行便找来了处理抄家之事的简郡王,道:“去把慕青云身边的妾侍带来。”

简郡王好奇地看着陆景行道:“皇兄,你要慕青云的妾侍作甚?不对啊,他都没有妾侍呐!”

陆景行道:“没有妾侍?就是慕青云前几个月从扬州带回来的女子。”

简郡王后知后觉地道:“我总说这些时日里忘了一件什么事情,我竟然把那个慕家二小姐给忘记在了私牢之中,都两个月,她应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

慕晚云不知自个儿被关了多少时日,她只晓得自个儿再被关下去就快要疯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