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晚云在绿芜院之中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夜,醒过来之后不久,便有一个丫鬟进去说赵大太太与四小姐来了。赵大太太乃慕晚云的生母。慕晚云这几年来都忘不了的幼时赵大太太抱着刚出生于的妹妹的那一幕。幼时,全府在扬州,赵大太太对她是爱理不理的模样。再后来全家搬往长安的时赵姨娘乃是慕晚云的生母。。...

慕晚云在绿芜院之中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夜,醒来之后不久,便有一个丫鬟进来说赵姨娘与四小姐来了。

赵姨娘乃是慕晚云的生母。

慕晚云这几年来都忘不了幼时赵姨娘抱着刚出生的妹妹的那一幕。

幼时,阖府在扬州,赵姨娘对她就是爱答不理的模样。

后来全家搬往长安的时候,独独把她落下了。

小时候的自己小跑着跟着赵姨娘的马车后边,哭求着赵姨娘将她带上。

可是马车却是没有停下来,反而是越跑越快……

风吹过,她见到了赵姨娘一脸温柔浅笑地抱着刚出生不久后的妹妹,这是慕晚云从未得到过的温柔。

慕晚云收回了回忆,到了外边,便见到了赵姨娘与妹妹慕婉雁二人坐在厅堂的椅子上。

慕婉雁比自己年幼两岁,今年方及笄。

慕晚云看着慕婉雁身上穿着的锦衣华服,手腕上带着掐丝缠花的金手镯,头上的发簪亦是闪闪发着金光,慕晚云眼中压抑不住自个儿的羡慕之情。

一母同胞的姐妹,同为庶女,妹妹为何能比她好这么多。

慕晚云心中实在是难以压制住心中的不甘。

赵姨娘打量了一眼慕晚云道:“多儿。”

“姨娘,我已改名了,如今叫做慕晚云。”

赵姨娘接过丫鬟递上来的水,道:“晚云呐,这些年姨娘也一直记挂着你,可惜因着算命道士的话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这些年来让你孤苦一人。

姨娘着实是愧疚不已,日后姨娘会好好照顾你的,等你嫁给了简郡王做了郡王妃,到时候整个慕家都会感激你,会好好补偿你的。”

慕婉雁看了眼慕晚云,眼中尽是嫌弃之色:

“娘,她虽然长得像大姐姐,可是气度根本就无法比拟,她一看就是乡野里出来的女子,她岂能配得上简郡王?还不如女儿让替嫁的好呢!”

赵姨娘狠狠地瞪了一眼慕婉雁,“少胡说,晚云,嫁给简郡王之后你可是长公主的儿媳,那在整个长安城之中都属于顶顶尊贵的人物了,你只要答应肯替嫁,有的是好处。”

慕晚云道:“昨日我已和哥哥说得十分明白了,我不会替大姐姐嫁给简郡王的。”

慕婉雁道:“简郡王容貌俊朗乃是长安城之中有名的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的翩翩公子。

你这个乡下来的女子若不是沾了大姐姐的光,岂能嫁给简郡王?

还不愿?怕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了吧?”

慕晚云听着慕婉雁一口一个乡下女子,扬手就直接给了慕婉雁一个巴掌。

慕婉雁平日里受尽宠爱,自小到大哪里被人打过?

慕晚云这一个巴掌下来彻彻底底将慕婉雁给打蒙了。

赵姨娘也站起来道:“你?慕晚云,这是你亲妹妹,谁许你打她了的?”

慕晚云眸光微凉地道:“我为何打不得?姨娘是妾,不好教妹妹,我这个做姐姐的就来教教妹妹。”

赵姨娘心疼地看着慕婉雁。

慕婉雁哭闹起来道:“真不知道哥哥去接你回来作甚?我要去告诉父亲母亲你打我!”

慕晚云根本不惧慕婉雁去告状。

慕婉雁委委屈屈地跑到了魏国公的书房里。

魏国公见到向来疼爱的小女儿捂着脸哭得梨花带雨,问明白事情缘由,不由得怒气冲天让人将慕晚云给带来。

慕晚云对魏国公是全然没有印象了。

一进书房,就见到一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色厉内苒地道:“孽女,跪下!”

慕晚云并没有跪下道,“父亲,女儿做错了何事?”

魏国公凉声道:“慕家向来讲究兄弟姐妹和睦互帮互助,你这才回家来的头一日,就打了你妹妹一巴掌,竟然还不知错?”

慕晚云道:“若是这般,女儿就更加无错了,正因为兄弟姐妹要和睦互相帮助,女儿才打了妹妹一巴掌的。”

慕婉雁用丝帕轻轻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朝着魏国公告状道:“爹,您看看姐姐打了我还狡辩,您可要为女儿做主呐。”

慕晚云浅声道:“我并没有狡辩,妹妹刚才骂了爹娘,作为姐姐为何不能教训她?”

慕婉雁一时间都忘记了哭,纳闷道:“我何时骂了爹娘了?”

慕晚云道:“你口口声声骂我是乡下来的女子,可不就是骂了爹娘了吗?

爹娘将我扔在乡下十几年不管不顾是不对,虽然妹妹是为了我伸张正义,只不过爹娘也不是妹妹可以随意责怪的。”

魏国公听到了慕晚云这话,脸上也有着些许的难堪,看着这个在乡下多年的女儿,心底里也泛出了一丝愧疚之情。

何况如今还得要利用着这个女儿。

“原来如此,是为父错怪你了。”魏国公道,“让你留在乡下,实属不是我们的本意,日后国公府会好好弥补你的。”

慕晚云缓缓道:“父亲若真要补偿女儿,就昭告长安说国公府之中二小姐回来了,而不是让我舍弃了自个儿的身份,替大姐姐活着。”

魏国公听到这话,不住得皱眉:“此事事关我们慕家的生死存亡,你若不替嫁,我们整个慕家都只有死路一条。”

慕晚云凉声道:“那又关我什么事?这些年来慕府对我从未有过养育之恩,让我牺牲自个儿解救整个家族,女儿可没有这般大义凛然呢!”

慕青云从外边进来,听到了慕晚云这话,走到了魏国公身边道:“父亲,宫中传来消息,陛下今日召了西北节度使来长安……”

魏国公道:“这老皇帝,都快要咽气了,竟然反将一军,可有查到太子的行踪?”

慕青云摇摇头:“还不曾发现,太子与陛下若有西北军相助,我们在长安的兵力无法应对。

陛下还不曾咽气,江南那边的军队也不能调动过来,如今希望的希望全在长公主与简郡王身上了……

婚期就一个月了,婉若还是找不到踪影,如今的希望全在晚云身上了。”

慕晚云听着父亲与哥哥的谈话,即便她见识短浅,也听出了慕家如今是危在旦夕之间。

而且这还事关皇位大事,慕晚云更是不愿替嫁了。

替嫁过去面对的也是血雨腥风,倒不如偷偷逃走回扬州去,远离慕家的纷争

慕家这些年来不曾赡养过她,她又是何必与慕家风雨同舟呢?

魏国公将目光放在慕晚云的身上,“照顾你的老嬷嬷尚且有一个儿子在慕家之中当差,你若是不愿意顶替婉若出嫁到公主府之中,那么我如今就杀了老嬷嬷之子……”

慕晚云脸上没有一丝被威胁的恨意,平淡道:“我嫁,我替慕婉若嫁就是了。”

心中却是怒火滔天,她盼了十几年的家人如此无耻威胁自己!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她替嫁过去之后,他们也休想得到长公主府帮衬。

若是自己能找到太子殿下的话就更好了。

听慕青云话中的意思,太子殿下与慕家乃是有着血海深仇的。

她主动对太子坦白身份,慕家犯下欺君之罪,又得罪长公主,下场必死无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