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朔风,将一处小院门口的金黄银杏吹落,庭院里积了厚厚一层的落叶。此处,好像是许久无人住着了。一面容俊美的男子房门院门入内,见得庭院内全是落叶,再往里走着,看见了桌上都有了一层灰了,他不由得蹙了眉头。妻子向来深受非常干净,院落虽小可平时里时见将近一此处,似乎是许久无人住着了。。...

一夜朔风,将一处小院门口的金黄银杏吹落,庭院里积了厚厚一层的落叶。

此处,似乎是许久无人住着了。

一面容俊朗的男子推开院门入内,见得庭院内全是落叶,再往里走着,看见桌上都有了一层灰了,他不禁蹙了眉头。

妻子素来喜爱干净,院落虽小可平日里时见不到一丝灰尘的……

陆景行看到了桌子上放着一封信,打开来里面写的简洁明了,不外乎就是和信封上所写的两个字一样。

和离!

成亲两年恩爱有加的妻子,在他出门谈生意的短短半个月内,就写下了和离书,要与自个儿和离?

门口传来了一旁宋寡妇的声音:“陆郎君,你回来了,这是你家娘子走的时候托我给你的银两,上边可是有足足二百两银子。”

二百两银子,足以让他们这些农家人过活一辈子了。

陆景行蹙眉道:“她何时走的?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

宋寡妇说着:“你刚离开不久,村里就来了一个很俊俏的小郎君,在你家住了两夜就把你家小娘子也给带走了。村里人都说,晚娘是去给那小郎君做妾享福去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的时候,可是有着不少侍卫的,光是马都有足足二十多匹!那轿子上的门帘都是用上好的丝绸做的。

陆小郎君,你也别怪晚娘和离另给人做妾,咱们这村子这么穷,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天,小娘子想要去吃香喝辣过好日子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

陆景行握紧着手中的信纸,“多谢宋姐相告。”

宋寡妇走后,陆景行便黑着脸喊道:“巴山。”

只见窗户微动,一个黑衣暗卫跪在了陆景行跟前道:“主子……”

陆景行问道:“事情果真是如宋寡妇所说?”

两年前,陆景行娶慕晚云只不过是与父皇斗气,就娶了一个乡村女子妻。

两年夫妻下来,也算是夫妻恩爱相敬如宾。

他着实想不到慕晚云竟然敢给他戴绿帽?

巴山低头道:“具体怎得属下也不清楚,来人是魏国公府的世子,一来就让侍卫将小院团团围住,不许任何人靠近。

属下怕暴露您的行踪不敢靠近,后来过了三日之后,魏国公世子就将夫人给带走了……

夫人走的时候特意还让人去买了纸笔,给您写了一封和离书……”

陆景行紧握着手道:“魏国公府的人?”

“是。”巴山道,“不过他们应当是没有猜到主子您在此处的,走的时候,魏国公世子对夫人挺和善的,两人同一架马车离去的……”

闻言,陆景行狠狠地将和离书给撕毁了。

慕晚云,这个不知廉耻的妇人!

回长安之后,若是再遇见她,他定要一血今日的绿帽之仇!

……

长安城之中,魏国公府的马车队伍浩浩荡荡地入城。

慕晚云掀开马车的帘子望着长安的景象,只见一片萧条,大街上来往的都是兵,根本就没有说书先生口中所说的繁华。

还不如她幼时跟着村里的小芳去的扬州城热闹。

浩浩荡荡得回府,慕晚云一下马车便有一个穿着华丽诃子裙的女子小跑着过来。

女子抱住了慕晚云,落泪道:“婉若,婉若,你终于回来了。”

到了国公府里边,大门阖上,一旁的慕青云对着跟前的女子道:“母亲,这不是婉若妹妹,而是多儿。”

慕晚云蹙眉道:“我不叫多儿,我叫慕晚云,是嬷嬷特意找了一个道士给我取的名字。”

小时候,慕晚云在乡下里,一直被叫做多儿。

后来小芳姐姐家里又生了一个妹妹,她爹爹本想要个儿子,见又是女儿便给妹妹取名为多多,意为多头。

慕晚云才知,多的含义并不是很好,是以她哭闹着不要这个名字了。

嬷嬷便带着她去找了扬州道观之中的道士,改了她的名字,为晚云,而非多儿。

魏国公夫人细细看了看面前的女子,发现不是慕婉若,连连将慕晚云推开,问着慕青云道:“你带她回来做什么?”

慕青云道:“母亲,陛下病重,之后就将姑母废后,软禁了荣王表弟,又恢复了废太子的封号。

太子行踪这时候都还不曾发现,一旦太子得以回长安登基为帝,我们慕家可全都完了。”

“当下我们慕家唯一的希望就是妹妹与长公主之子简郡王的婚事了。

陛下与长公主姐弟情深,妹妹嫁到公主府上,长公主或许还能看在姻亲的份上,劝陛下立荣王表弟为太子,救我们慕家于危难之中。

可婉若妹妹糊涂,离婚期才两月,就与人私奔下落不明。

这要是让长公主殿下和简郡王知晓了,非但不会帮我们慕府,知晓了妹妹逃婚,难保还会更加恼我们魏国公府。

现下唯一的法子也只有让晚云妹妹装作婉若妹妹,替嫁到长公主府中,等日后婉若妹妹回来了,再将两人给换回来。”

慕晚云在一旁听着慕青云所言,蹙眉道,“哥哥,你将我从扬州带走的时候,从未说过要我顶替大姐姐!”

慕晚云四岁的时候,慕家就阖府回长安,独独留她在扬州乡下,慕晚云一直盼着家人会来接她的。

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慕家都没有派人接她回长安。

幼时还有几个奴仆留在乡下庄子里,那些刁奴说她不过是一个庶出,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幕府了的。

慕晚云一直不信,直到嬷嬷去世后,她才知晓国公府真得将她这个二小姐给忘记了。

嬷嬷死后,她才十五岁,没了银子差点都活不下去。

本想着来长安找慕家的,可是长安路途遥远她没有银两寸步难行。

不得已,只能将自个儿给嫁了,没有爹娘做主,连六礼都没有。

可她没有法子,再不找人嫁了,她一个弱女子在村里没有活路。

成亲后,夫君在城内做些小生意,婚后日子倒也过得去。

半月前,夫君去做生意,刚离开没多久……

她等了十三年的家人来找她来了。

她等了足足十三年,终于等来了国公府来接她回去了。

她的嫡长兄慕青云和她说,家中的父亲母亲都很想念着她,每年都盼着她回府。

只不过当年有一个算命的道士说过,得让她过了十七岁才能回家才能身体健康。

这不,慕晚云一到了十七岁就来接她了。

慕晚云对此深信不疑,想着要和夫君一起回到长安,夫君有些本事,也能在长安做生意。

可是当慕青云知晓她成亲之后,便逼着她写下和离书,否则就不能回家。

盼回家,慕晚云盼了十三年,她想念父亲,母亲,还有姨娘……

夫君虽好,可平日里对她冷淡,慕晚云便写下了和离书,又留了一大笔银子给夫君。

可是今日刚回府,慕青云就想要她顶替大姐嫁给简郡王?

这可是要犯欺君之罪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