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玉衡手中的长剑一瞬间拔刀,抬步一个向侧面便挡在了顾君亦与天枢的身前。“两个大男人,却要一个女子护着,果然很新鲜。”林中的三人因为伤,内力耗损,因为在沈温凉不刻意的掩藏之下,他们没办法听到沈温凉的声音,却看看不见她的身影。“别装神弄鬼的,“两个大男人,却要一个女子护着,果真新鲜。”。...

“什么人?!”

摇光手中的长剑瞬间出鞘,抬步一个侧身便挡在了顾君亦与天枢的身前。

“两个大男人,却要一个女子护着,果真新鲜。”

林中的三人因为受伤,内力耗损,所以在沈温凉刻意的隐藏之下,他们只能听见沈温凉的声音,却看不见她的身影。

“别装神弄鬼的,给我滚出来!”

铮——

琴音带起风刃向着摇光急速而来,随后重重的打上她的胸口。

一击之下,摇光的身体被击飞出去,又重重的撞上树干。

“噗——”一口鲜血自她的口中喷出。

“摇光!!”

见顾君亦朝他点了点头,天枢忙放下顾君亦,急急奔向摇光。

沈温凉轻哼一声:“不自量力。”

“阁下还请高抬贵手。”顾君亦充满磁性的嗓音低低响起。

随着他的尾音落下,沈温凉纤瘦的身影也自林中缓缓而出。她看向顾君亦,只觉得前世今生从没见过这般好看的男人。

“高抬贵手?怎么个抬法?”

事实证明,一个人只要长的足够好看,跟他说话的语气也会变得坏不起来。

“摇光只是一时情急,还请阁下恕罪。”天枢看着沈温凉,也替摇光求情道。

沈温凉走到摇光的面前,俯身勾着她的下巴戏谑道:“我看她这表情,不太像是想让我放过她的样子啊。”

常言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摇光也知道如今他们三个人加起来恐怕也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她只得恨恨咬牙垂首低声道:“摇…光,还…还求阁下…高抬贵手。”

天枢抱着摇光的身子,心疼的看着她。

沈温凉见状轻笑一声直起身子,又缓步走到顾君亦的身边,蹲下身子轻声道:“你们是怎么到这儿的?”

顾君亦眸子一暗:“遭人暗算,逃命至此。”

暗算?

沈温凉看着眼前之人身上穿着的衣服,那做工用料,一看就是宫里头才有的东西。

沈温凉想,此人的身份必然不简单。

说来也巧,沈温凉初穿越来北渭的那年,顾君亦便领命南下巡查,是以二人之间竟是从未见过一面。

“不想死?”

顾君亦勾唇,倒是也十分配合的回答了沈温凉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不想。”

“救你,有什么好处?”沈温凉说着,竟是抬手用指尖抚上了顾君亦的侧脸。

摇光看见沈温凉的动作,目光中陡然燃起了烈火:“你做什么?!”

一旁的天枢也是一怔,不过却没说什么。

“做什么?”沈温凉一笑,又将顾君亦脸上贴着的发丝挂至耳后:“不知公子可有龙阳之好?”

语不惊人死不休,沈温凉这话一出,摇光和天枢皆是感觉他家王爷受到了侮辱。

两个侍卫对沈温凉怒目而视,而被“侮辱”的主人公顾君亦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着沈温凉道:“若是阁下救我一命,考虑一下也并非不可。”

“公子天人之姿,今天这单生意,做得不亏。”沈温凉低笑出声。

随后,她缓缓起身,抚了抚衣衫上的褶皱。

砰——

银色的信号弹在半空中爆开。

山庄内,擂台上的白煜和江迟看见信号,随手便点了四个擂台下已经被淘汰的暗刃。

“去吧。”

“是!”

很快,被白煜点到的那几个人就出现在了沈温凉的面前。

“见过庄主。”暗刃们目不斜视,似乎他们的眼中只有沈温凉这个人。

庄主?什么庄主?

天枢与摇光对视一眼,目光里皆是意外。

天枢定眼看着几个来人玄衣上的刺绣暗纹,这图案是——无念山庄的暗刃?!

庄主…

“!”天枢一惊,那他们眼前这个白袍男子不就是无念山庄的庄主,玉无念?

“啧啧。”沈温凉含笑看着赶来的几人,揶揄的道:“被淘汰了?”

几个暗刃有些不好意思:“属下愚钝。”

“刺杀,讲究天时、地利还有人和。一次失利,不必太过气馁,不过仍需努力。”沈温凉拍了拍为首之人的肩膀。

“是,多谢庄主。”

沈温凉抬手指向天枢与摇光:“你们去将那两个人带回庄子里,安排在偏阁就行。”

“是。”

四名暗刃一同走到天枢与摇光身边:“跟我们走吧。”

“主子…”摇光看向顾君亦。

“天枢。”顾君亦没有理会摇光,只沉声唤了一声天枢。

顾君亦这一发话,天枢便拍了拍摇光的手背,起身扶着半推半就的摇光随暗刃一同离开了这里。

寂静萧索的山谷之中,此时便只剩下了顾君亦和沈温凉二人。

看着伤的极重的顾君亦,沈温凉自怀中摸出一个青绿色的小瓷瓶:“吃了它,至少能站起来走路。”

顾君亦无力的抬了抬眼皮,随后接过药瓶拔开塞子便将其中的丹药吞了下去。

“不怕我下毒?”

“还会比现在更糟吗?”顾君亦低笑出声。

“咳咳…”只是轻咳了两声,泊泊的鲜血却沿着顾君亦的嘴角蔓延而下。

似乎是没想到顾君亦的内伤这么严重,沈温凉一惊忙快步上前一把搭上他的腕脉。

“暗算你的人是有多恨你?”探到顾君亦的脉象究竟有多差,沈温凉不由得眸子一寒:“我带你回庄子。”

在将军府,那些人也讨厌她恨她,不过那些欺负她的把戏在她看来都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这得有多大仇才能闹出这么大的阵仗?

无念山庄。

顾君亦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一个生了暖炉的屋子里了,他身上盖着的被子十分厚实,整个人都变得暖融融的。

掀开被子一角看去,他身上的每个伤口也都已经被仔仔细细的处理过了,甚至就连衣服也换了一身。

一转头,顾君亦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坐在凳子上斜倚着床栏睡着了的沈温凉。

而沈温凉似乎也感受到了顾君亦这边的动静,她眼皮一颤,随后睁开了眼睛。

“醒了?感觉怎么样?”沈温凉的语气有些意外。

看着窗外漆黑的天色,顾君亦蹙眉问道:“我睡了多久?”

“半天多而已,我也以为你会睡很久。”

受了那么重的伤,一般人都要睡个两三天才对的。

“换下的那身衣裳,庄主将它如何了?”顾君亦自然也知道一醒来就问这个不好,但那衣服上面有一枚很重要的玉佩。

沈温凉不解:“衣衫之上全是血污,想必已经被下人处理了。”

闻言,顾君亦眸子一暗:“罢了。”

“上面有王爷的东西?”

王爷?

“你知道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权王医妃不好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