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一个上午,在望天楼四楼这个说大并不大说小不小的屋子里,沈温凉与许问珺的之间的距离因为一支剑舞而拉近距离了许多。而许问珺在舞蹈上的天赋则是完全意料沈温凉的意料。因为她自己本是只懂剑、不懂舞,因为也没办法教几个简单的或很复杂的剑招给许问珺。没想起许问珺而许问珺在舞蹈上的天赋则是完全出乎沈温凉的意料。因为她自己本是只懂剑、不懂舞,所以也只能教几个简单或复杂的剑招给许问珺。。...

整整一个下午,在望天楼四楼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屋子里,沈温凉与许问珺的之间的距离因为一支剑舞而拉近了许多。

而许问珺在舞蹈上的天赋则是完全出乎沈温凉的意料。因为她自己本是只懂剑、不懂舞,所以也只能教几个简单或复杂的剑招给许问珺。

没想到许问珺却是很快就能将剑招和舞蹈融合在一起,且跳的惊为天人。

啪——啪——

看着许问珺结束最后一个动作,沈温凉一边鼓掌一边赞叹道:“问珺明日必能一舞动京城。”

许问珺闻言有些羞怯的放下长剑道:“你又取笑我了。”

沈温凉浅笑出声:“问珺当得。”

这方练罢,二人又在一起吃了顿饭。

而后又在沈温凉的固执拒绝之下,许问珺才放弃了要亲自送沈温凉回去的想法。

从糕点铺离开时,沈温凉本以为自己今日要到夜深才能回府,却没想到在许问珺天赋的加持下,远处的天边才刚染上霞色,沈温凉便已经站在了镇国将军府的门口。

“刘总管,这怎么只剩下一包糕点了?”玉棠拎着孤零零的一包绿豆酥,站在将军府的门房前面质问道。

刘总管一脸无辜,赔着笑脸看着沈温凉:“这…奴才真不知道啊,东西送到就一直放在那儿,或许…或许是被猫儿叼走了?奴才这就亲自为您再买一份回来。”

沈温凉面上凝着冷笑:“不必了,一份糕点而已,本小姐还能同你个奴才计较么?”

“奴才”两个字,沈温凉咬的重了些。

刘管家闻言眸中不由得闪过一抹凶光。

那凶光一闪而逝,立刻他便额头点地,谢恩道:“多谢大小姐!”

沈温凉没再搭理他,迈步进了府门,洁净月白的裙摆从刘管家的手上扫过。

“自己去领十个板子吧。”

背后,沈温凉冷冷的声音传来,刘管家正欲起身的动作一滞,苍白的唇被他咬出了血色。

清心院。

沈温凉正斜躺在贵妃榻上,一手捧着一本医书,一手拿着盘子里的绿豆酥,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玉棠侍奉在一旁:“小姐,那板栗糕的事就这么算了?谁不知道那沈温颐最爱吃的就是酥心记的板栗糕,那刘管家想必也是收了她什么好处,站在沈温颐那边说话。”

沈温凉轻笑:“我觉着这绿豆酥比上回买的好吃一些,你尝尝是不是。”

“小姐——”玉棠忿忿不平。

“玉容,你说说玉棠这性子是谁带坏的?”

玉容站在玉棠的身边,虽然看起来比玉棠瘦弱些许,却看起来要比玉棠成熟稳重许多。

她闻言低低一笑道:“依奴婢看,玉棠这是被小姐宠坏了。”

“那以后便不能惯着了。”

玉棠一噎,不再说话。

入夜,沈温凉思索着明日的事情久久不能入睡。

月亮高悬,四更的打更声响起,沈温凉这会儿才渐渐有了些困意,然而刚合眼,却又被一阵尖锐的叫骂声吵醒。

“沈温凉你个小贱人,给我滚出来!”

是二姨娘的声音。

“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给本夫人让路?!”

“放肆!居然敢推本小姐,本小姐看你们清心院的奴才一个个的都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是沈温颐在说话。

沈温凉不耐的起身,玉棠担忧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小姐,要奴婢带人把她们赶走吗?”

吱呀——

房门打开,却是沈温凉含笑看着玉棠:“赶什么?随我去看看。”

院门外,柔姨娘看着沈温凉慢慢悠悠走出来的样子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叉着腰伸出自己戴满了珠宝首饰的手指着沈温凉道:“你个贱蹄子还有脸出来?!你看看你把我的温颐害成什么样子了?”

沈温凉挑眉冷哼一声笑道:“不是二姨娘让我滚出来的吗?”

“我…”

不等柔姨娘把话说完,沈温凉就冷声将她的话打断道:“别你你我我的了,我就想知道你们大晚上的在我这院门口大喊大叫,想干什么?嗯?”

“自然是找你算账。”

“算什么?算算你们在我小时候从这清心院里拿走过多少东西?”

“自然不是算那个。”

“哦?那便是承认拿走过了?”

“!”柔姨娘一滞。

见柔姨娘在嘴皮子上完全不是沈温凉的对手,一直站在柔姨娘身后的沈温颐一把推开她指着沈温凉厉声道:“你不要在这胡搅蛮缠!都是你的板栗糕!害得我成了这个样子!”

沈温颐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面纱,面纱之下,她本来白皙的皮肤之上竟是长满了豆大的水泡。

“明日便是太子殿下的生辰宴,你一定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才来下毒害我!你个心肠歹毒的小贱人!”

“我的温颐啊!”柔姨娘一看见沈温颐脸上的水泡就止不住的心疼,一心疼,这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娘,女儿变成这个样子都是这个贱人害的,您可一定要替女儿讨个公道啊!”

这会儿的沈温颐甚至都不敢流泪,因为泪水落在水泡上会将她的脸刺的生疼。

看着眼前的母女两个一唱一和哭的来劲,沈温凉便索性让玉棠搬了个凳子来坐着看戏。

“闹完了吗?”

见沈温凉说话间的神色似乎完全不为她们所动,沈温颐与柔姨娘也不再继续大喊大叫了。

听得二人终于安静下来,沈温凉这才清了清嗓子道:“这里是北渭国,坤都,镇国将军府,是有国法,也有家规的地方,你们这样的做派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沈温凉说的沈温颐与柔姨娘自然也明白,她们也知道就算是拿到了解药,沈温颐这脸上的痕迹一晚上的时间也定是消不彻底,明日太子殿下的生辰宴她自然也抛头露面不得。

因此她们二人之所以今晚过来,就是想羞辱沈温凉一番来出出气,顺便拿到这毒的解药,可谁知道这沈温凉完全油盐不进!

“你说我下毒害你,可有证据?”

“板栗糕是你买的,除了你还会有谁在里面动手脚!”

“原来我买的板栗糕是被三妹妹你拿走了,我还道是被哪只不知死活的臭老鼠给偷走了呢。”

沈温凉说话时完全都不看沈温颐一眼,只颔首打磨着自己的指甲,语气里充斥着漫不经心。

仔细看去,她打磨的不正是她白天里戳过板栗糕的那个指甲么。

“你——”

“你也知道,这府里啊看不惯我的人多了去了,没准就是有人想害我才给我的糕点里下了毒呢?只是不巧却被三妹妹给吃了,你说这能怪得了谁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权王医妃不好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