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沈温凉携着玉棠一同出了府门。四月的坤都,草长莺飞,一片万物全面复苏的景象。当朝皇帝名为顾君宇,是先皇的三皇子,北渭国在他的治理下,近些年来貌似始终非常欣欣向荣的发展着。北渭一正面临海,与北渭相临的除了两个国家,分别为1是南夏与西凉,南夏四季如春三月的坤都,草长莺飞,一片万物复苏的景象。。...

第二日,沈温凉携着玉棠一起出了府门。

三月的坤都,草长莺飞,一片万物复苏的景象。

当朝皇帝名为顾君宇,是先皇的三皇子,北渭国在他的治理下,近些年倒是一直十分欣欣向荣的发展着。

北渭一面临海,与北渭相邻的还有两个国家,分别是南夏与西凉,南夏四季如春,西凉黄沙戈壁,北渭万里平原,然而三国自数百年前,就一直和平共处。

“沈大小姐。”一道柔柔的声音自沈温凉的身后响起。

彼时,她正在和玉棠一起在一家糕点铺挑选绿豆酥。

闻声回身看去,沈温凉有些意外的道:“舞阳郡主?”

舞阳郡主许问珺,文王府的嫡女。

她的父亲文王许廷文,也是当朝唯一一个异姓王,除了这个嫡女以外,文王还有一个儿子名叫许致书,在掌文院任职。

文王一家子书生,与镇国将军府的气质着实相差甚远,沈温凉在她的脑海中搜索了一阵,确定了自己似乎与他们并无交集。

“叫我问珺就好。”许问珺说话间吐气如兰,与沈温凉比起来,着实是一介文弱的贵女做派。

而沈温凉则是刚接过玉棠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上的糕点碎屑道:“郡主见笑了。”

她仍称许问珺为郡主。

许问珺也不多说,只浅浅一笑道:“沈大小姐性情中人。”

知道人家说的是客气话,沈温凉也不甚在意:“郡主谬赞,倒是不知,方才郡主唤我所为何事?”

许问珺闻言垂眸看了看四周的人群,面色竟是有些羞赧:“我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个酒楼,不知能否有幸邀请沈大小姐前去一叙?”

在这还不能说?

沈温凉看向许问珺,见她确实双眼清明不似作假:“自然可以,但还请郡主稍等一下。”

许问珺面露不解,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老板,打包一份绿豆酥和板栗糕给本小姐。”

“哎,好嘞!”

这方糕点铺的老板自然也听见了她们二人方才的对话,这一个将军府小姐一个王府郡主,他可万万不能怠慢了。

趁着老板去打包糕点的间隙,许问珺笑看着沈温凉道:“这家的糕点很好吃吗?”

“我能亲自来买自然是觉得好吃的,不过就是不知合不合郡主的口味了。”

沈温凉说话,端的是一个滴水不漏。

“沈小姐,您要的糕点。”

沈温凉看着老板手里捧着的两份糕点,蹙了蹙眉:“这绿豆糕本小姐方才是看过了没问题,可这板栗糕却还没看一眼,你打开给本小姐看看。”

那老板一听沈温凉这话立刻就打开了包着板栗糕的油纸,一边拆还一边笑着说道:“我们这儿的糕点样样都是顶好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小姐你就放心吧!”

看着油纸上金黄酥脆的板栗糕,沈温凉伸出她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嗯,确实不错,那就麻烦老板再差个小厮将这两样送到将军府去,就说是大小姐买的糕点。”

“得嘞!”

沈温凉回身:“郡主,走吧?”

许问珺颔首,二人携着下人转身向着酒楼行去,独玉棠落在后面。

她站在铺子前,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老板:“不用找了,不过…你知道我们小姐去哪儿了吗?”

老板一愣,指着沈温凉离去的方向不解道:“不是刚刚才…”

玉棠秀眉一蹙,面色有些不悦,那老板见状眼珠子一转立马改口:“啊,不知不知,沈大小姐只是在小人这儿买了个糕点,其他的小人一概不知啊!”

这老板在坤都做了许多年的生意,贵族里的这些门道多多少少也是懂得一些的。

铛——

玉棠又掷了一枚碎银在桌上:“不错,算你识相。”

望天楼。

之所以如此得名,是因为这地方是坤都最高的酒楼,自始建之日便得了当今圣上的关注,开业那天更是以圣上亲自题字的牌匾来挂匾迎客。

楼分五层,一层迎百姓,二层迎官宦,三层迎名门,四层迎皇亲,至于五层,就没有人敢说他知道究竟里面长什么样子了。

“见过舞阳郡主,沈大小姐。”

“带路吧。”看起来,许问珺似乎是经常来这个地方。

在小厮的带路下,二人直接便进了四楼的一个雅房之中。

在这一层,几乎每一位皇亲国戚都有自己固定的房间和小厮侍候,比如这里,就是舞阳郡主的地方,而这里侍候的小厮和丫鬟也最为十分清楚舞阳郡主的喜好。

“郡主,今日那人不在楼里。”一个乖巧的小丫鬟见许问珺坐下,立马垂首禀报道。

闻言许问珺垂眸看了一眼沈温凉,神色间有些赧然,她抿了一口清茶,随后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玉棠见状便将询问的目光向沈温凉投去,见沈温凉朝着她点了点头,玉棠这才躬身退下。

“郡主,您可没说今日之约还有别人。”沈温凉话未挑明,但许问珺觉得沈温凉这应当是误会了。

“实不相瞒,这望天楼是太子殿下的地方,以往我来这里也不过是为了看他两眼。”

闻言沈温凉不禁心里一跳,但面上却只是略有些意外的神情:“哦?那方才丫鬟所说的那人?”

“正是太子殿下。”说到这儿,许问珺用力的闭了闭眼,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沈大小姐,我其实…一直心悦太子殿下。”

沈温凉听到这里不禁心中填满了疑惑,这舞阳郡主素昧平生的突然对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许问珺也不看沈温凉的反应,只接着道:“你也知道,太子殿下他向来喜武不喜文,明日便是他的生辰宴了,我想…想…为他表演一支剑舞。”

剑舞?沈温凉蹙眉,这个自己倒是确实可以指点许问珺一二没错,但…

“为何今日才说此事?”

明日便是太子的生辰宴了,一个下午…时间多少有些紧凑。

沈温凉单手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

许问珺轻叹一口气:“世人皆知我父王向来与沈将军不对付,却不知为何。其实,那是因为母妃她当年…便是死在了战场之上。所以,父王极度不喜我舞刀弄枪,若不是今日碰见你,我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了。”

文王妃啊…沈温凉想起她小时候见过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子,眼角不由的泛起了一抹柔意。

“也罢,便教你这一回。不过,回去可不能告诉文王是我教的。”

听得沈温凉话中故作的威胁,许问珺失笑:“自然。”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权王医妃不好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