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峙中,新的一片黄叶摆脱树,落在石桌上,好像在向两人叙说着秋的悲凉。事已到此,没办法用着夫妻身份往上走,便有了开头一幕的对坐。夜修澜薄唇轻轻挑起来,神情慵散,像是狡诘的猫:“负责指挥官,会烧饭吗?”就算明白对方在挖大坑,白流鱼也没办法硬着头皮往上跳事已至此,只能用着夫妻身份往下走,便有了开头一幕的对坐。。...

两人对峙中,新的一片黄叶脱离树,落到石桌上,似乎在向两人述说着秋的凄凉。

事已至此,只能用着夫妻身份往下走,便有了开头一幕的对坐。

夜修澜薄唇微微挑起,神情慵懒,像是狡黠的猫:“指挥官,会做饭吗?”

哪怕知道对方在挖坑,白流鱼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跳:“烧烤!”

大人经常吃都容易上火,孩子天天吃这个肯定不行!

夜修澜嘴角笑意怎么都压制不住,修长手指敲敲桌面:“我做饭,麻烦指挥官洗碗!”

谁让自己不会做饭,白流鱼只好答应,安慰自己算是分工合作:“可以”

夜修澜好看的剑眉微微挑起,对于现在的一切游刃有余:“指挥官,会洗衣服吗?”

白流鱼觉得有些手痒,她不是生活白痴,只是没有细致到能照顾孩子的程度:“你一次说完!”

这就是她最讨厌的,夜修澜明明武力值一般,可每次谈话,她都会掉坑,不是她智商不够,而是这家伙根本就是白切黑,里面黑透黑透的那种,让人防不胜防。

以前夜修澜作为顾问和他们外出任务的时候,白流鱼深有体会。

夜修澜低沉的笑容在院落中传开,丝毫不掩饰,一点面子都不给,在白流鱼即将爆发动手的时候,才踩着点,早有预谋的拿出笔和纸。

怒气值快要上升到顶点的白流鱼无法发泄,就这么被卡着,手更痒。

对面的人却不管,优雅的握住毛笔,行云流水。

白流鱼瞄了一眼,没想夜修澜的一手楷书居然有模有样,笔锋凌厉,棱角分明。

老人常说人如其字,看这字,就知这人不好惹,偏偏大家都被他那温润的皮囊欺骗,认为他玉树临风,颇有君子之风,不会轻易生气。

不怪世人眼瞎,只怪这家伙太会装,这是无数次掉坑的白流鱼总结出的血的经验,以前每次遇到夜修澜,她不是想掉头就走,就是想锤爆对方狗头。

以后一起生活,还不知会怎样!

为共同将两个人类珍宝抚养长大,两方签订了十项条约,包括和合理分担家里家外的一切,直到孩子完全独立为止。

协议一式两份,夜修澜签完字,递给白流鱼:“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白流鱼迅速签字:“没问题!”

有问题,她估计也说不赢夜修澜,要是脾气上来,她直接动手就好,有时候拳头比嘴巴好用。

夜修澜打不过她,这也是白流鱼唯一庆幸的地方!

夜修澜望着上面的签名,比他的字还狂放,还真是难为我们白指挥,平时总是一副没脾气的样子。

基本条款,算是谈妥,那问题来了,就是他们来这里的第一顿饭怎么办?

白流鱼给孩子带回来的包子馒头,已经被夜修澜一口气吃光,剩下的那两个地瓜,都不够四人塞牙缝。

所以,他们需要食物。

买的话,离梧桐村最近的梧桐镇,来回要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跑去买,再回来,黄花菜都凉透。

至于借,以两人在村里的人缘,还是算了。

夜修澜在村里就是败家子代表,除了村长会骂几句,谁也不愿意跟他打交道,至于白流鱼,那是木头人,见面能打个招呼都是不错的。

以至于两人在梧桐村住了几年,也没什么交好的邻里。

白流鱼把目光投向梧桐村后大山,梧桐山。

梧桐山乃是千炎山山脉的一部分,据说里面庞然大物成群,边缘也有不少动物栖息。

星炎的动物,不会修炼的叫野兽,会修炼的叫妖兽,所以鸡的菜谱上,会有兔子。

山上虽然危险,可里面有数不尽的食物,以前白流鱼也是靠进山打猎养活孩子,可惜她等级低,猎物又凶猛,好几次差点死在山上,这一身伤,就是在山上留下的。

“我去看看”白流鱼拿过家里唯一的武器,一把缺口无数的柴刀。

夜修澜缓缓站起,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贯优雅:“多久?”

路上的时间,加上找猎物的时间,白流鱼预估:“起码一个小时以上!”

“行”夜修澜答应的这么容易,白流鱼有些意外,可随后的话,让她真有砍人的冲动:“你要是敢一个人跑路,我就带你儿子去当乞丐!”

白流鱼扭头,牙齿顶顶后牙槽,你是认真的?

夜修澜特别认真的点头,比真金还真!

以前只记得这人腹黑,穷讲究,没想还这么无聊,白流鱼忍了忍,忍无可忍:“那也是你儿子!”

夜修澜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形象:“嗯,不过我说的是真的!”

白指挥的儿子是乞丐,这话在末世,绝对炸爆全场,堪比丧尸攻城。

算你狠!

白流鱼心中比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就要离开。

“阿娘,你还要上山?”见白流鱼要离家,夜星辰带着弟弟跑出房间。

一人一边抱住白流鱼的腿,大眼睛中全是依恋。

这个家里,他们就白流鱼可以依靠,夜修澜这个阿爹,有跟没有一样。

“阿娘,饿!”夜小小如今还是食物需求大于一切。

夜星辰眼中,却有着和年纪不符的担忧,他知道阿娘每次上山都会受伤,需要养好些日子。这次居然刚下山就要进去,肯定累坏了,都是那个坏人害得。

白流鱼柔声安慰两个孩子,生活所迫,没有办法:“我去去就回!”

“那阿娘小心,我会照顾好弟弟的”小小的夜星辰,懂事的让人心酸,白流鱼摸摸他的头,笑着赞扬道:“哥哥最棒!”

“小小也棒”夜小小扬起天真的小脸,不甘落后。

“嗯,小小也很棒,去玩一会,我很快回来!”

“阿娘小心”夜星辰不舍的松开白流鱼,乖巧拉开弟弟。

“好!”

微风徐徐,夕阳西下,哪怕是饿着肚皮,后面有一大堆的麻烦要处理,白流鱼脚步依旧轻盈。

在这个没有丧尸的世界,连路上不知名的小花,摇曳的身姿,都牵动人心。

呼吸着新鲜空气,没有酸臭味,白流鱼不去想那些坏的,只想着和她一起走的战友,也和她一样,在另一个没有丧尸的世界开心的活着。

羊肠小道绵延向上,已经被砍柴的村民踩得十分光滑,白流鱼一步步往上,逐渐到了山林的边缘。

秋风萧瑟,月华初上,隐约勾勒出野兽的轮廓。

究竟谁才是猎物,要靠实力说话。

一只人高的公鸡,扇动着翅膀,迈着高傲的步伐过来,显然,白流鱼是它眼中的盘中餐。

这公鸡头顶着的鸡冠,像是一朵百合花,也叫百合鸡,体型壮硕,一看就在鸡中间混的不错。

多好的肉!

够一家四口的晚餐!

白流鱼握刀,并没有先攻击,而是在等待时机。

以为白流鱼吓得不敢动,百合鸡先喷了一口水,小半瓶子的样子,算是恐吓。

水系,灵力不高,谁都能吃,高昂的头颅,表现的还像夜修澜,多肉又解气,完美的食物!

心理活动再丰富,白流鱼脸上都有些瘫,这是白流鱼自己的毛病,跟身体没关系。

百合鸡以为自己威吓的对方不能动弹,得意的扑过来,长喙对准白流鱼脖子,狠狠一扎,白流鱼一闪,百合鸡用力过猛,头直接扎进土里,一时半会,居然拔不出来。

这么蠢的鸡,也是前无古鸡!

白流鱼用刀背敲晕百合鸡,扯了一根长藤,把百合鸡绑结实,准备带着下山。

突然背后黑影袭来,躲闪已经来不及,白流鱼反手用刀护住自己背。

啪!

白流鱼还是被拍出去好远,抱住树才停下。

“咳咳”白流鱼抹去嘴角鲜血,这壳子,真心弱!

白流鱼绕道树后,借着月光,才发现攻击自己的东西,是一条浑身鲜红的蛇,蛇头高高竖起,不断吐着分叉的蛇信,金色的双通,中间一条黑色缝,没有感情的竖着。

后面不停拍打着地面的蛇尾,就是刚才攻击白流鱼的武器。

还没靠近,就感觉到蛇身上一股热气,也是火属性,从原主的记忆得知,这是攻击性极强的赤蛇,遇到就要逃跑。

突破在即的火属性的赤蛇,如果吞噬纯火灵根的白流鱼,它的修为就可以更进一层。

所以,它势在必得。

比智商,这蛇会偷袭,比武力,这蛇一尾巴能拍飞白流鱼,不是百合鸡能比。

没有退路,那就只能战!

赤蛇尾巴再次甩来,哐当,白流鱼前面碗口粗的树一分为二,拦腰倒下。

是个狠茬,只能先打消耗战!

山上的白流鱼陷入和赤蛇的苦战,山下的夜修澜也在为食物发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