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悄悄降临到,梧桐村撒落的农舍炊烟袅袅,偶尔会除了几声蛙叫,随之而来着家里人的吆喝,大家争相结束了晚上劳作,回去吃饭时短暂休息。村落最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通常人家稍稍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也没一丝热气。这时,一对更年轻的夫妻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

夜幕悄然降临,梧桐村散落的农舍炊烟袅袅,偶尔还有几声蛙叫,伴随着家里人的吆喝,大家纷纷结束一天劳作,回家吃饭休息。

村落最为里面的一户人家,木屋比一般人家稍微大一些,除了正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厢房,冷锅冷灶,没有一丝热气。

此时,一对年轻的夫妻,围坐在古桃树下冰冷的石桌边,一左一右,谁也没有动,仿若雕塑。

两人头上皆是血迹斑斑,有些吓人,不知刚才经历了什么!

左边稍微小些的厢房里面,两个小脑袋挤在窗户上,双双的望着外面。

大的孩子六七岁的样子,小嘴紧紧抿着,神情紧张,充满不安,似乎随时想要冲出来一般。

小的孩子三四岁的样子,好奇的打量外面,黑葡萄一样的水灵大眼里面,全然一派天真,还未被世俗侵染,不知父母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孩子容貌都十分出色,粉雕玉琢,特别可爱,恨不得抱着亲一口。

外面对峙的父母,却像是没发现两个孩子一般,依旧对视着,目光浮动,不知在想什么!

微风拂过,吹动树叶,枯黄的桃叶旋转,飘落,最后停在石桌中间。

男主人衣着华贵,与周围格格不入,放在石桌上宛如艺术品的修长手指动了动,昳丽的俊脸上,笑容慢慢荡漾开,一双魅惑天成的通透猫眼,绚丽夺目,带着一股扬眉吐气的畅快感:“白指挥,真巧!”

名为白流鱼的女主人,一身粗布麻衣,和对方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白流鱼伸手用桌上粗糙的水壶,给缺了边的瓷碗倒了一碗水,一饮而尽,豪气干云,不见女子的柔软。

手背上,伤口纵横交错,有一道新伤,还没来得及愈合。

手上皮肤粗糙暗沉,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女子的该有的颜色。

手翻过来,上面厚厚一层茧子,与男主人的干净白皙的手,天壤之别,一看就是常年劳作的手。

不用仔细观察,就知这家是女主人当牛做马,男主人养尊处优,无所事事。

“世事无常!”白流鱼做梦也想不到,她堂堂末世指挥官,和丧尸皇同归于尽后,会和不太对付的基地顾问——种植师夜修澜,在这个名为星炎大陆的世界成为夫妻,而且还养育了两个孩子。

星炎大陆,共三十六国,他们属于东榆国,星炎大陆是修灵大陆,但更喜欢种植,说是种植大陆也不为过,这里的种植师地位高崇,一家出个种植师,那是祖上冒青烟。

同样修为的星师,种植师地位高出其他人一大截。

主要是因为星炎山多地少,土地贫瘠,普通人种田,产量低,无法养活自己,食物多靠种植师供给。

种植师只要达到二星,就可以去官府免费领取五亩中等田地,这足够养活一家五口。

还是圆润的养活!

可见种植师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有多重要!甚至对于一个村来说,都会是令人尊敬的存在。

如果末世的夜修澜放到现在,那可以说是人上人。

不过东榆国的夜修澜,虽然是大家族弟子,也是不错木水双灵根,可从小就不喜欢修炼,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修为比同龄人低了一大截,如今还不过是一星修为。

长大后,更是吃喝嫖赌,样样占全,所以哪怕是当了爹,灵力也一般。

标准的纨绔子弟!

夜修澜修为不能见人,有身居高位的爹娘照看,也顺风顺水长到成人,行弱冠之礼后,惦记上白家嫡女白千桥。胡搅蛮缠之下,让父母去白家提亲。

白千桥是水木土三灵根,修为远超一众人,如今已经是三星,自然看不上一事无成的夜修澜,觉得人家提亲,是对她的侮辱。

为了报复夜修澜,白千桥暗中操作,桃代李僵,把婚书换给了家中不受人待见的庶女,白流鱼。

白流鱼自幼没有娘护着,受尽欺负不说,还因为是纯火系,被所有人憎恶。

星炎大陆曾经有十星的火系星师失控,烧伤不少人,还焚烧了数百亩良田,据说那些田地,如今都寸草不生,无法使用。

这件事,在这本来地少人多的星炎大陆,引起轰动。

最后导致整个星炎百姓,对于毁坏赖以生存的土地火系星师,十分憎恶,火系星师也成为所有人抵触的存在。

如今大家根本不准火系星师靠近田地,生怕火系星师失控,让他们颗粒无收。

在大环境驱逐下,只要有其他灵根的星师,绝对不会修炼火系,所以星炎大陆的火系星师寥寥无几,哪怕暗地里修炼了火系的星师,也不敢轻易表露于人前,怕被人厌恶。

明明叫星炎大陆,却容不得火系星师存在,也真真是奇怪!

白流鱼不仅仅是纯火系,还在一次意外中,伤了脸,白家不愿意为一个不能成种植师的女儿浪费资源,没请医师。

此后,白流鱼脸上留了一道长长的疤,将秀美的五官一分为二,有些吓人,夜修澜见一次,骂一次丑八怪,自然不愿意答应婚约。

可两家定亲,闹得人尽皆知,为了两家面子,婚约一时间无法解除,夜修澜父母只好答应给夜修澜,婚后给他娶两个貌美如花的妾,夜修澜才消停下来,老实拜堂成亲。

不过新婚当夜,夜修澜就跑出新房,留下白流鱼一人面对所有难堪。

刚开始,婆婆偶尔还是照顾下白流鱼,毕竟白家面子在那。

后来婆婆无意中得知白家欺骗了她,白流鱼居然是纯火系的时候,彻底厌弃白流鱼。

冷眼旁观下人欺负白流鱼,也不会多说一句,还扬言要给夜修澜休妻。

夜修澜母亲的态度转变,完全出在种植师上面。

种植师,没有木系灵根,有土系水系也可以,最为忌讳火系。

如果夫妻双方有一方是纯火系,在传承的时候,火系极有可能吞噬其他三系,他们的孩子百分之八十以上,继承不了水木土系灵根。

所以夜修澜和白流鱼的孩子,极大概率不会是种植师,在夜修澜母亲眼中,那样的孩子,生下来也没用,还不如不生。

夜修澜的二哥,是风灵根,从小被他们放弃,如今已经不知去向。

如今白流鱼,一个连传宗接代都做不到的儿媳妇,要来何用!

在夜修澜母亲准备休妻的时候,白流鱼被诊断出有好几个月的身孕。

有次夜修澜喝多酒,误把白流鱼当成白千桥,而白流鱼也想用孩子留住自己夫君,所以有了一夜春宵,生下他们第一个孩子,夜星辰。

夜星辰居然意外的保留了夜修澜的木灵根,这让夜修澜的父母大为惊喜,决定留下白流鱼这个儿媳妇,好好培养孙子。

可惜好景不长,夜修澜的父母,在外出任务的时候出事,死讯传回家族,夜修澜地位一落千丈,可他偏偏没知觉,依旧不停闯祸。

族中长辈不愿意给他擦屁股,加上有人挑拨离间,夜修澜夫妻被发配来了这个偏远的小村落,梧桐村过活。

而小儿子夜小小也是这个时候出生的。

夜小小的出生,见证了夜修澜最为狼狈的时候,而且没有木灵根,是金火灵根,更不得夜修澜喜爱,恨不得没这个儿子。

夜家变相把夜修澜逐出家门,分给他八亩上等田,八亩中等田,八亩下等田,还有一些银钱。

要是夜修澜稍微经营一下,一家日子不会差,在村里当一个地主,绰绰有余。

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来了这里,夜修澜一肚子气无处撒出来,逐渐沉迷赌博,转移心中苦闷。

越赌越输,越输越赌,前前后后,输光了家里所有银钱不说,连田地,也只剩下一亩下等田,其余的全被当做赌资典当出去。

可怜白流鱼,生夜小小伤了身体,没调理过来,后来因为没钱,更是被逼的只能上山打猎为生,养活两个孩子。

这些大大小小的伤,就是上山打猎造成的。

今天白流鱼刚把打到的猎物换了银钱,准备个两个儿子准备吃的的时候,赌输回家的夜修澜翻箱倒柜,最后盯上白流鱼手里的银钱,白流鱼自然不给。

两人厮打一起,要是平时,夜修澜自然不是白流鱼的对手,可白流鱼好几天守在山上,这天更是粒米未进,早就疲惫不堪,无力应付。

两人你推我,我拖你,一人撞在桌子上,一人撞在门上,再次醒来,就是末世的白流鱼和夜修澜。

消化了好一会才接受重生的两人,有了如今的石桌谈判,如果两人仅仅是夫妻,可以分道扬镳,各自生活。

但现在,他们有两个孩子,还是未成年的孩子。

孩子,在末世可是珍宝,任何遗弃孩子的人,都是重罪。

所以和离各自生活,不存在的。

万般无奈下,两人只能合作!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大佬种田开挂养萌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