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大太太深深地地看了眼顾南烟,后转身冲刘氏娇俏可人一笑,亲昵的挽上刘氏的手臂。“顾丫头本事大,很难得的是对您又孝顺父母,今日在路上就嚷着要把赚到的银子交到您呢。”顾南烟见刘氏懵叨叨被拖进灶房,便也跟进来,把筐里的东西逐一位置摆放在橱柜中。又从书中掏出八个鸡蛋,开“顾丫头本事大,难得的是对您又孝顺,昨日在路上就嚷着要把赚到的银子交给您呢。”。...

崔姨娘深深地看了眼顾南烟,转身冲刘氏娇俏一笑,亲热的挽上刘氏的手臂。

“顾丫头本事大,难得的是对您又孝顺,昨日在路上就嚷着要把赚到的银子交给您呢。”

顾南烟见刘氏懵叨叨被拖进灶房,便也跟进去,把筐里的东西一一摆放在橱柜中。

又从中拿出八个鸡蛋,开始烧火做饭。

她将用陶罐装着的牛乳倒进锅中煮开,放了些白糖进去。

又取出些红糖,打算一会做个糖水蛋。

崔姨娘闻到牛乳的香味,凑过来深吸一口气。

“这是何物,怎的以前从没见过?”

以她的身份,不说吃遍天下美食,见过的稀罕物也不少,这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浓的味道。

“这是牛乳,每日喝上一碗能强身健体,十分的滋补。”

“而且很容易吸收,很适合给招儿这样比较虚弱的病人服用,便是没生病,每日喝上些也是极好的。”

崔姨娘眼前一亮,她知道牛乳是什么,只是嫌少有人会喝。

大概是觉得腥味太重。

可不知道为何,顾南烟拿出的这些牛乳却只有奶香味。

这是特意为招儿准备的吧。

崔姨娘满脸的感动,想着以后即便回了京城也不能跟顾丫头断了联系。

不说顾南烟的医术高明,就她如今在不知他们身份的情况下,真心实意的为招儿考虑的心就很难得。

而刘氏正看着手里的银子,感动的眼眶都红了。。

这可是六十两银子!

孙女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交给她,想当初在顾家,她那几个讨债鬼儿子,农闲时出去做工,挣个几百文都要藏着掖着。

每次都得被她拎着臭骂一顿,才肯交出来。

她本也不想跟儿子儿媳计较这些,可顾家还没分家,一切花销都是由公中出,她跟老头子那几个棺材本根本不够用。

刘氏眼眶泛红,上前一步抢过顾南烟手中的锅铲就把她从灶房撵了出去。

孙女皮肤娇嫩,可不能被油烟给熏坏了。

这些银子她先替孙女保管着,等她哪天嫁人的时候再多添几个,给她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顾南烟无奈的退出灶房。

她也不勉强,把卷起的袖子放下,就迈步去了院中。

崔姨娘则主动留下来,帮刘氏打下手。

她也是吃过苦的,可不比白氏那么娇贵!

“大娘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可不是在后头么,且不说这丫头有点能耐,光是救了她家招儿,已经是大功一件。

崔姨娘觉得,老爷嘴上不说,心里定是十分感激,待日后……

就算没有老爷,她自己也要好生赏赐这丫头。

然而半个时辰后,崔姨娘觉得,感不感谢的倒是其次。

现在最重要的是……

她得先保住这丫头的命!

事情的起因是顾南烟房间的床太小,本来挤挤也能睡下两个大人外加一个孩子。

可李老爷哪受过这种委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于是赵管家自觉的卷了床被子在地上睡了一宿。

李老爷本就是被伺候惯了的,对于赵管家的行为习以为常,也没阻拦。

谁知今早起身赵管家居然受了凉感染了风寒,还发了热。

顾南烟冷眼瞅着,两眼迷离的赵管家被指使的晕头转向,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

老子都没有人伺候,你一个吃白饭的倒是舒坦。

于是她走到墙边,提起木桶就往李老爷面前一扔。

水桶发出“砰”的一声响,将院子里的人吓了一跳。

李老爷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地上的桶,又看了看顾南烟。

这丫头一大早又发什么疯?

他昨晚折腾到半夜,好容易让赵管家将他脸上的淤青揉散了,不然今日怎么出门?

没见他昨日晚饭都是在屋里用的吗。

顾南烟木着一张小脸,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的道:

“提水去!”

看着你舒坦,老子就浑身难受。

李老爷看着脚下的木桶,一时没反应过来。

见他没动,顾南烟用脚尖将木桶向前推了推。

“要把水缸装满。”

李老爷瞅瞅那快到他胸口的大缸,瞬间怒了。

他刚想发火,突然想到了昨日挨的那一拳。

幸好当时只有赵德贵看到,不然他的面子往哪搁?

他铁青着脸,看了看院子里忐忑不安的崔姨娘和白氏,还有仰着头惊讶的看着顾南烟的两个儿子。

刚涌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堵的他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忍住,若是在媳妇和儿子面前挨了揍,他以后还有什么威严可说。

李老爷嘴唇抖了抖,努力扯出一个微笑。

“我不会。”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好脾气都在这两天用光了。

“以前没提过。”

他已经主动让步了,但愿这臭丫头知道适可而止。

然而,顾南烟根本不接他递过来的梯子。

他看看李老爷微微凸起的肚子,撇了撇嘴。

“不会就学啊,没有人天生什么都会做,若这么简单的事都学不会,也难怪你会将家业败光。”

话音一落,院子里瞬间安静。

赵管家一个激灵,暗道一声不好,见自家老爷瞬间黑了脸,拳头死死的握着。

他赶忙扶着晕乎乎的脑袋去提水桶。

“还是老奴去吧,天不早了,两个小少爷还等着用水呢。”

这女娃娃是个好的,可千不该万不该戳到老爷的痛处,若是被老爷迁怒……

赵管家越想越头痛,他的手刚碰到桶边,便是一阵天旋地转,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顾南烟眼疾手快的扶住他,将他按在院子中间的石凳上。

她咂了咂后槽牙,回屋拿了几片感冒药让赵管家服下,便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李老爷见她没有坚持让自己提水,不由松了口气。

只是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依旧铁青。

李老爷咬牙切齿的想,这个臭丫头性子实在恶劣,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他,看他日后怎么收拾她!

刘氏做饭的速度很快。

她蒸了两大笼的白面馍馍,煮了八碗糖水蛋,还有一大锅的热牛乳。

糖水蛋每人面前都摆了一碗,混合着牛乳的香气蔓延了整个院子,就连吃惯好东西的崔姨娘几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在遇到顾南烟之前,他们身上的银钱已然不多,已经近十几日没碰过荤腥了。

招儿刚刚吃过药,精神似是好了不少,此时正坐在崔姨娘怀里,眼巴巴的等着娘亲投喂。

李旭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却在白氏不赞同的目光下放下了本欲端碗的手,小脑袋低低的垂了下去。

母亲说过,要等父亲先动筷子,这是规矩。

李老爷见儿子规规矩矩的样子,缓了缓脸色。

他率先拿起筷子,刚想去夹碗里的鸡蛋,却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面前的碗碟只剩了一个。

顾南烟眼疾手快的将他面前的碗碟抽走,只留了一个馍馍。

她木着张小脸,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的道:“吃多了不好消化。”

连桶水都不会提,要你何用。

李老爷再也控制不住怒气,刷的一声站了起来。

他想把筷子摔到这死丫头的脸上,让她知道犯上的结果。

谁知手刚抬到一半,院门便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农家大佬有商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