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烟把镇上的事跟刘氏说了。刘氏缄默半晌,削瘦的脸上露着深深地地无可奈何。对于自己的儿子,要说不怨那是不可能会的。自从她跟囡囡搬出来顾家,老大老二从来没有回来看过她,即使在村里遇上,两人也而已摆出一副,遭背叛自己后难过落寂的样子,与她擦肩而过。老三貌似幸好刘氏沉默半晌,瘦削的脸上露出深深地无奈。。...

顾南烟把镇上的事跟刘氏说了。

刘氏沉默半晌,瘦削的脸上露出深深地无奈。

对于自己的儿子,要说不怨那是不可能的。

自从她跟囡囡搬出顾家,老大老二从没过来看过她,即便在村里遇到,两人也只是摆出一副,遭到背叛后伤心落寞的样子,与她擦肩而过。

老三倒是还好,也曾偷偷给她送过粮。

只是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不好过,老三也只能偷摸摸从顾家灶房里顺点。

时间久了自然会被发现。

在老三再一次给她送东西的时候,被抓了个现行,惹得老大媳妇好一通闹腾,说她为了个小贱人要饿死自己亲孙儿。

老三是个混不吝的,面对撒泼打滚的大嫂不但不惧,反而掐腰扯着脖子跟她对着骂。

村里人见状对刘氏指指点点,说她为了一个外人连亲儿也不要了。

还说囡囡就是个祸家命,才这么小就能把人家好好一个家拆散了,长大了怕不是要祸国殃民。

刘氏原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可她不能让人往囡囡身上泼脏水。

于是她找到村里说的最凶的两家人,跟他们狠狠地吵了一架,甚至动了手。

从那以后,村里人再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说顾南烟的不是。

而她为了不让老三为难,再也没收过他送来的东西。

刘氏摸了摸顾南烟软乎乎的小脸。

她想不明白,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她不过是不忍心,让小小年纪的囡囡在冰山雪地里挨饿受冻致死。

那是一条人命啊!

顾南烟见刘氏出门,就知道她是往顾家去了。

她没多问,毕竟对这个世界不了解,战争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还不清楚。

说不定这个小村子不会被波及,她也就不跟着去讨人嫌了。

此时,村里吃过晚饭的老太太们几个围坐一堆,说着家长里短,旁边几个孩子追逐嬉闹。

顾南烟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即将城破的消息恐怕明日就会传到村里,到时这些村民还不知怎样的慌乱。

而眼前这样祥和的场景,怕是见不到了。

果然,第二日还不到晌午,村长家在镇上读书的小儿子回来了。

紧接着原本安静的小村庄顿时骚乱起来。

村长小儿子带回来的消息更详细一些。

今晨明山县县令收到八百里加急。

信中所书,晟王率领五万人马快马加鞭赶到边境,经一日一夜酣战本已挽回颓势,奈何军中出了奸细,竟在半夜为敌军大开城门。

晟王怒极,于军前斩下守城将领头颅,疏散城中百姓,亲自带兵垫后。

晟王命明山县令做好收容难民的准备,并做妥善安置。

“这、这要是守不住,咱们明山岂不是要破城!”

“不会吧,不是说晟王娇、娇什么来着,哎呀,就是很厉害。”

“那叫矫勇善战……”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张婶子你还认字呢?”

“我个地里刨活的认识啥字,是我刚刚听见宋小子说的……”

顾南烟:“……”

眼见话题有点跑偏,顾南烟退出人群,往山上走去。

昨日她发现一处洞穴,像是个大家伙的窝。

她本不想太惹眼,平日打点野兔野鸡足够她跟刘氏二人嚼用,何况她还有幸运转盘。

奈何转盘里不出银子,若是敌军真打过来,她跟刘氏就要去其它城镇避祸。

出门在外银钱可不能带少了。

顾南烟看了看天色,加快步伐往深山处飞奔。

刚跑到昨日发现的洞穴附近,一只一人多高的棕熊赫然映入眼帘。

似乎是顾南烟速度太快惊到了它,棕熊一时没反应过来,瞪着两只熊眼呆呆的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类。

这只熊身长两米,身材壮硕,站在娇小的顾南烟面前像一座小山。

顾南烟看向它肉乎乎的爪子,想到前世意外得到的,一本宫廷菜谱里蒸熊掌的做法,瞬间口水泛滥。

于是她“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熊:???

感觉有被冒犯到!

回过神来的棕熊瞬间怒了。

它突然人立而起,呲着一排大黄牙抬爪就朝顾南烟脑袋拍去。

顾南烟咂了咂后槽牙,不疾不徐微微后仰,熊爪落了空。

她学着棕熊的样子举起小手,双腿用力一跃,迅速给了它一个大嘴巴子。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棕熊应声而倒。

顾南烟傻眼。

酒楼掌柜的说过,活的野物因为肉质新鲜卖价会更高。

所以顾南烟根本没用多少力,纯粹是为了报一掌之仇随便打打。

可是听这响声……

骨头打断了?

顾南烟:……就有点慌

白花花的银子要飞了!

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俯身戳了戳。

棕熊无力的哼唧两声,嘴歪眼斜的躺在那里动弹不得。

顾南烟抚着胸口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只是脑震荡而已。

为了防止村民看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跟村里赶牛车的马大壮租好车后,顾南烟避开人群扛着棕熊出了村子。

马大壮是个高壮的中年汉子,年轻时候也参过军,后来在战场上被敌人一刀砍伤了腿,没得到及时救治,便成了瘸子。

回来后就用抚恤金买了辆牛车,村里镇上两头跑,总算能养活家人。

虽说是战场上见惯了死人,可当他看到一头棕熊飞一样扑向自己,马大壮难得的软了腿。

他“扑通”一声从牛车上翻了下去,也顾不上摔疼的屁股,爬起来就跑。

见马大壮一瘸一拐的跑的飞快,两米高的棕熊下探出一张白嫩的小脸。

顾南烟:……

不是说这人上过战场杀过人么,就这?

福满楼后院。

马大壮一脸恍惚的坐在牛车上。

虽然是同村,他跟顾家却并不熟悉,顾南烟的事他也听说过,据说祖孙俩搬出顾家后日子很是艰难。

有一回他在村口遇见顾南烟,见她面黄肌瘦的很是可怜,便将怀里留作午饭的野菜饽饽给了她。

那时候的顾南烟看起来柔柔弱弱,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像是蚊子哼哼,一看就不是村里长大的娃。

再想想刚刚,顾南烟扛着四百多斤的棕熊狂奔的样子。

马大壮:女壮士有礼。

此时的顾南烟正咧着一排大白牙乐呵呵的数钱。

她没想到这玩意居然这么值钱,一只熊掌都能顶两头狍子的价了。

一整头熊是六十八两银子,掌柜的凑了个整,给了七十两。

顾南烟又跟他换了一两银子的铜板,此时一双小手正吧嗒吧嗒的数着数。

长的像个弥勒佛一样的福满楼吴掌柜,背着双手笑眯眯的站在一旁。

“南烟啊,这几日若还有这样的好东西,记得赶紧给吴伯伯送过来。”

“虽说这几日不少人带上家当出了城,可那些富户临走前不得吃顿好的?”

吴掌柜觉得,这大概跟吃断头饭一个道理,那句话怎么说的?

“吃饱了好上路嘛。”

斜眼瞅着吴掌柜那张白里透红的大脸,还有厚厚的双下巴。

顾南烟:“……”

她当初是怎么瞎了眼,觉得这是个好人的?

辞别了吴掌柜,顾南烟在街上逛了一圈,马大壮赶着牛车跟在后面。

平日里原本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显得有些空旷。

她本想去米铺买些米,可一问价格,各种米价一夜之间翻了五倍!

顾南烟果断离开。

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把空间里的东西往背篓里装了些,便坐上牛车打道回府。

路过城门口的时候,正巧遇见难民进城。

那些人风尘仆仆一脸菜色,虽不至于衣不蔽体,身上也着实脏乱。

毕竟是被迫离乡背井,想来一路上糟了不少罪。

这些人看上去着实可怜,可顾南烟一无财二无势,着实管不了。

刚想让马大壮继续赶车,眼角突然扫到城门口一家医馆内,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农家大佬有商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