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长的方老头躺在炕上难以不能动弹,满布皱纹的老脸上满是痛苦:“是我,混蛋的那个人是我。”跪在地上的方家老四嚎啕大哭:“爹、娘,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心里想要娶媳妇的。”而在他的离处,土炕的另外边却坐着一个穿着灰土|色|棉袄的老太太正有一搭没一跪在地上的方家老四嚎啕大哭:“爹、娘,是我错了,我不该想着要娶媳妇的。”。...

一家之主的方老头躺在炕上无法动弹,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满是痛苦:“是我,该死的那个人是我。”

跪在地上的方家老四嚎啕大哭:“爹、娘,是我错了,我不该想着要娶媳妇的。”

而在他的不远处,土炕的另外一边却是坐着一个穿着灰土|色|棉袄的老太太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抹着眼泪。

听见老四的话,刘氏直接就哭出声来了:“对,就是你的错,好好的你干嘛要娶媳妇?”

方老四目瞪口呆,不敢想象,他娘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不讲理的老太太?

是他非要娶媳妇的,是他,是他么?

娶媳妇有什么好的,多一个人回来跟他抢吃的。

家里本来就穷,还要把他的床铺、被子等都分一半给别人,如果不是爹娘非说他大了要传宗接代以为他多愿意娶媳妇啊?

就为了给他凑彩礼钱,老爹特意跑远了想去深山看能不能弄到点好东西,结果不小心摔断了腿。

要不是碰到了邻村的猎户,这会儿方老头就不止是断了腿躺这里这么简单的了。

请大夫接腿吃药都需要银钱,要是不尽快治疗,老头子的命都要没了;

而方老四那边说好的亲事也不能泡汤了,且不说不能败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这一次没成以后他再想说媳妇就难了。

谁都没有想到,到最后娘居然想出了那么一个办法。

方母做主给他们家的小闺女定了一门亲事,对象可是他们村唯一的秀才郎。

不好的地方只是在于,秀才郎倒霉了点从小到大身体都不好一直都是病秧子。

现在嘛,直接躺床上快要病死了。

也不知道秀才郎的娘哪里听说的,方家的闺女八字好旺夫,愿意出八两银子的聘礼。

黎家老太婆倒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告诉方家人,一开始幺妹嫁过去是要冲喜的。

方家其他人也许还会觉得是一门好亲事,方青青却觉得是爹娘要将她给卖了。

一时想不开,昨个儿半夜悬梁了!

如果不是方母睡醒了起夜发现,赶紧将人解救下来,这会儿她已经没有闺女了。

却也不算真正的救下来了,当时闺女整个人都晕了,好容易熬到天亮老大去请了大夫回来。

大夫开了药却说是闺女不太好,如果到明天还不能醒过来只怕……

一下子不敢眨眼的,刘氏就一直在闺女的床边守着,可是这一整天她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越想越伤心,刘氏指着老四的鼻头骂道:

“就是你,这一切的祸事都是为了你。

我可怜的闺女啊,一把屎一把尿的好不容易拉扯大,出落得跟一朵花似的。

十里八乡的,谁见了不夸她?

要不是为了你这个臭小子,我会给她说那么一门亲事?

结果现在你妹妹躺在炕上生死不知,你这个臭小子还只惦记着娶媳妇,你个死没良心的……”

光是骂还不解气,刘氏直接上手,对着四儿子拼命地捶打起来。

是真的用了力气的,而这些年刘氏一直都跟着老头子下地干活的,手上的力气不小。

于是方老四吃足了苦头,偏偏,一下都不敢躲避的。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刘氏直接用衣袖抹了眼泪就往旁边的厢房走去。

掀开厚实的门帘,正对着房门的土炕上放着一个少女。

她有着一张精致的面容,弯弯的柳叶眉微翘的鼻梁加上樱桃般的小|嘴。

别说是整个村子里,哪怕是到了镇上也找不出比她家闺女更好看的姑娘了。

只是这会儿少女一直躺着,面|色|苍白形容憔悴,刘氏看着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了。

“青青,不是娘狠心,只是娘也没办法啊。况且,算命的也说了你们俩的八字非常合拍,你嫁过去冲喜一定会成功。

到时候你就是秀才娘子了,况且黎家那小子书读得好以后你跟着他会有好日子的。”

这原本只是刘氏心里的成算,在外面当然不能嚷嚷开,配合的只是黎家冲喜的说法。

谁知道,那个傻丫头就当了真,被人挑唆几句一下子就想不开了。

从昨天到现在,刘氏几乎就没合过眼,最多不过是靠着墙打个盹。

哪怕是打盹也不安生,隔一会儿就要睁眼看一下。

无奈,每次迎接她的,都只是巨大的失望。

方青青是方老头和方老太的老来女,她出生的刘氏已经四十多岁了,大儿子这时候都已经娶妻生子了。

刘氏本来都已经绝望了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只能有四个臭小子不曾想最终还是生了一个小棉袄,为此她可是特意去后山的庙里给菩萨添了一两的香油钱。

可以想见,作为幺女的方青青在家里的受宠程度,无论是方老头还是刘氏哪怕是几个哥哥也都十分疼爱她的。

天都快亮了,两位长辈还都只是沉浸在他们的悲伤中,方老二方老三方老四齐齐的看向大哥。

眼见得妹妹情况不好了,爹娘不顶事的话方老大不就得作为主事的那一个人?

可要说现在就开始准备着后事,这话到了嘴边方老大怎么也开不了口。

方大嫂也在抹眼泪,她生下大儿子之后小姑子才出生,那时候婆婆年纪大了没什么奶|水小姑子可以说是她一手拉扯大了。

要说感情哪怕比不上亲爹娘却也是十分深厚的,所以方大嫂也难忍心底的痛去了隔壁厢房。

在她看向炕上小姑子的那一刻,已经躺在那里昏迷不醒一天一|夜的小姑娘忽然的,睁开了眼睛。

方家人一阵欣喜欢呼,却不知道,他们家的宝贝闺女外表依旧骨子里却已经变了。

方青青只是出门扔个垃圾的功夫,却遇到了抢劫犯,结果为了救一个小男孩阴差阳错的被捅了一刀。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方青青非常的不甘心,即便是她不后悔救了那个小孩子可却也不想就这么死去的。

她还年轻还没有谈过恋爱在公司里才干了三个月刚刚转正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人生的旅途才刚刚起步怎么就——

【亲,想要继续活下去吗?和我走吧,我会让你创造奇迹获得新生的。】

在方青青意识模糊之际脑海里出现了一道声音,她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可人的本能当然是想要继续活下去的,所以这忽然出现的声音就被她当成了救命稻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科举文男主的锦鲤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