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完十七岁生辰后,如意终于等到又将迎来了远海大师口中的劫难。而如今是庆隆帝即位第十八载,自十七岁继位以来,庆隆帝手段雷霆,从一个看老臣脸色的小皇帝,到而如今一言堂的九五之尊。庆国国泰民安,尤其是近几年,周边小国屡次供于,北边的哈克部落还准备送女子入皇如今是庆隆帝在位第十八载,自十六岁登基以来,庆隆帝手段雷霆,从一个看老臣脸色的小皇帝,到如今一言堂的九五之尊。。...

在过完十四岁生辰后,如意终于迎来了远海大师口中的劫难。

如今是庆隆帝在位第十八载,自十六岁登基以来,庆隆帝手段雷霆,从一个看老臣脸色的小皇帝,到如今一言堂的九五之尊。

庆国国泰民安,特别是近几年,周边小国频频上供,北边的哈克部落还打算送女子入皇帝后宫。

这一天,庆隆帝下朝后来给太后娘娘请安。

这太后娘娘虽然不是皇帝的亲娘,可这老人家想得通透,万事不插手,什么娘家,什么后宫权力,都比不上她花园子的一盆牡丹。

所以,庆隆帝乐得给太后娘娘撑脸面,时不时请个安,送道菜,太后这日子过得不要太舒爽。

这不,下完朝,也没啥大事要处理的皇帝就来太后这点个卯。

“皇帝,国事繁忙,不用老往我这跑,我好着呢。”太后着一身褐色的宫装坐在上首,下面是一溜各有千秋的后妃们端坐着,从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到雍容华贵的温贵妃,再到各宫大大小小的主子,不说佳丽三千,也有三十几人。

但庆隆帝在位十八载,只办过三次选秀,这些个后宫主子也不算多。

“母后,昨儿个可休息好。嫌吵闹的话,早些让她们回去。”庆隆帝一身玄色锦袍,大刀阔斧地坐下,一身气度非常。

庆隆帝年三十有四,保养得益,皮肤较为白皙,身材挺拔修长,加上气势非凡,让人挪不开眼,整个延寿宫一下子活起来了。

“这不听华美人在逗趣。说是养了只会说话的八哥,整天笨蛋笨蛋的叫,可有趣了。”太后边笑边说道。

“皇上,这只八哥我专门去颐珍园要来的,聪明的紧。”华美人落落大方站起来回话。

庆隆帝端着杯茶,瞥了眼华美人又淡淡说:“你有心了。”说着抿了口茶,放下杯子,朝皇后看去:“过几日,北边的哈克部落会送人进宫,你安排下。”

皇后赶忙起身应下:“是,臣妾已吩咐人打扫了听雨轩。皇上,您看明年也该选秀了,过完年后要不要安排起来。”

“嗯。”庆隆帝点头算做了回应,回头和太后说道。“母后,那儿臣先去处理国事了,明儿来看你。”

“赶紧忙去吧。”太后乐呵呵挥挥手。

皇帝利索的走了,留下一众妃嫔,咬牙切齿。

又是北边的女子又是明年进宫的秀女,在座的没一个心情开阔的。听说北边的女子皮肤白皙,腰细腿长;明年进宫的秀女又是花骨朵的鲜嫩。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告退离开。看着皇后的娇子启程,温贵妃正准备上娇,冷不丁看见个小宫女在花园里侍弄蔷薇。

温贵妃可是最讨厌蔷薇花的人,比不得牡丹高贵,她这贵妃也不比得皇后尊贵。

当时立后,温贵妃和皇后可是势均力敌,没想到最后还是便宜了对方。就因为皇后父亲是翰林院大学士,显得清贵。

而自个家是将门出身。看着这小宫女仔细照顾着蔷薇,忽火气上来,又加上今个儿听说又要进人了,心情着实不美妙。

身边的大宫女瞧见温贵妃的眼神示意,立马对着如意叫到:“你过来。”

如意听到声音,呆呆的抬起头,说实话,如意待的是延寿宫的内花园,温贵妃她们都已经走到延寿宫门口了,距离并不近。

如意傻傻地朝温贵妃走过去,跪下请安。

“皇后娘娘上娇,你居然不恭送,太没规矩了。跪满三个时辰再起来。”温贵妃凉凉的抛下一句,就上了娇子,反正把由头按在了皇后的身上。

如意在延寿宫门口静静地跪着,还反应不过来,怎么就被罚了。

一同管着花草的大宫女梅兰起身走过来,替她着急:“你这傻丫头,照顾花花草草也太上心了,恭送皇后娘娘都没见着么。你这罚只有认了。”梅兰叹了口气,往园子里走去。

如意愣愣的看着梅兰走远,忽的害怕起来。

平时这个点,她都是在后园子里照顾花草,今天刚好有片蔷薇看着都不太好了,内花园人来人往,一大早也来不及拔掉换新的。所以宫女见状,赶紧要如意来救场,这延寿宫就属如意会侍弄花草,半死不活的都救得回来。

如意也是第一次看这么多后妃请安离开,照顾花草的时候太专心,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这可怎么办。如意眼泪刷刷的往下掉,打小不太聪明的,这会儿脑子更转不过弯。

难熬的三个时辰终于过去了,梅兰叫上两个小宫女扶起早就跪趴在地方的如意往后罩房走去。

几人把如意放在床上,看着肿肿的眼睛和通红的小脸:“不好,发烧了!”梅兰摸了摸如意的额头,眉头紧锁。在房间踱步来回,忽的往房外走去。

正在侍候太后的马嬷嬷看见小宫女的眉眼官司,凑着太后眯眼休息的空当走出来问道:“怎么回事儿。”

  “如意发烧了。”梅兰着急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这小丫儿,真不省心。你去我房里拿个药丸子先给她服下。”马嬷嬷还是很喜欢如意这小丫头。

梅兰赶忙跑着走了。

 晚间,庆隆帝正吩咐人摆膳。

太监总管李盛走进来,小声地把今天发生在延寿宫门口的事儿说了。“听说服了药,已经退烧了。人也醒了。”

“啧啧,小李子,去,就说朕看上那小丫头了,先封个答应吧。”庆隆帝很不满今天温贵妃这举动,打算给温贵妃个教训瞧瞧。当初立后没选她,完全是看她太蠢,果然,年纪大了还是这么蠢。

话说这头,严如意睁开眼睛,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差点让她又吓晕回去。

紧接着,李盛公公的宣旨,告别太后,搬离长春宫,到了咸福宫的偏殿,马嬷嬷一句“以后好自为之”严如意才慢慢回过神来,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这是穿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空间之奋斗成宠妃后我只想种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