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们面面相觑。“不太可能会吧?苏师傅但是厂里的骨干嘞,咱们无凭无凭的,可不能够随便冤人,给人家扣上偷盗这样的大帽子。”“是啊是啊。”张红梅不想惹是生非,急忙点点头。王婶这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哎呀”一声,拍了下大腿说:“我关顾着和你们说话的了,差点儿“不太可能吧?苏师傅可是厂里的骨干嘞,咱们无凭无据的,可不能随便冤枉人,给人家扣上偷窃这样的大帽子。”。...

妇女们面面相觑。

“不太可能吧?苏师傅可是厂里的骨干嘞,咱们无凭无据的,可不能随便冤枉人,给人家扣上偷窃这样的大帽子。”

“是啊是啊。”张红梅不想惹事,连忙点头。

王婶这时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哎呀”一声,拍了下大腿说:“我光顾着和你们说话了,差点忘了还得去学校接孙子呢,不和你们聊了啊,我先走了。”

“我也要回家做饭了。”一大伙人纷纷找借口走了。

林玉兰生气地跺了跺脚,“一群胆小鬼!”

她对苏家积怨已久,想着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查个清楚。

四楼苏家,苏小四正拿着自己画了一下午的画给小锦宝看,“好看吧?”

小奶娃歪着一个小脑袋,呆萌萌地看着作业本上画的图画。

这画的谁啊?好像一个傻不拉几的大傻子在笑。

“是六妹妹你长大以后的样子哦!”

苏小四笑问:“可爱吧?”

小锦宝:……

你长大才长这傻样儿呢!

她不想理四哥哥这个讨厌鬼,转头去看三哥哥。

白露顺着怀里小锦宝的目光看向老三,“文年,你的画呢?”

苏文年犹豫了一会儿,展开手里的画。

画上是一个闭眼沉睡的小婴儿,她枕在一双大手上,表情安逸平和,唇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做什么美梦。

小锦宝忍不住拍拍小手手,“阿巴巴……”

哇哇哇哇哇,好生动细腻的素描画!三哥哥好腻害呀!

“瞧瞧,锦宝多开心啊,文年,妹妹很喜欢你的画哦。”白露笑着说。

苏文年俊雅的眉眼中流露出一抹羞涩,“六妹妹喜欢就好。”

“哼!”感觉被妹妹忽视了,苏小四心里头吃味儿,鼓着嘴阴阳怪气道,“锦宝她这么小,哪懂得什么画好什么画不好呀?”

他二哥苏南兵抢过他手里的画,“但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四弟,不是我说你,你还是别学画画了。”

“还我!”苏小四气呼呼地伸手去抢。

奈何他身高比他二哥矮太多了,连着跳了几次也没抢回来。

“呜呜呜,”小男孩哭着跑去和他妈妈告状,“二哥欺负我,呜呜呜……”

“南兵,不许欺负弟弟,快点把画还给他。”白露朝老二说。

苏南兵不情不愿地把画还给小四,“妈你太偏心了!”

白露皱起眉头,“我怎么偏心了?”

“我做作业的铅笔只剩指甲盖那么短了,你还让我继续用,却给老三老四买新铅笔画画,三弟画得好也就罢了,四弟呢?他画的啥呀?我用脚画得都比他好看……”

苏小四听得生气,当场把铅笔塞给他二哥。

“你什么意思?”苏南兵问。

“你不是说你用脚画得都比我好看吗?你画啊,你用脚画给我看看!”

苏南兵骑虎难下,只能赌气反问:“你以为我不敢画吗?”

“画啊,用脚画,快点!”苏小四故意激将道。

“画就画!”老二当场脱下鞋子。

一股酸味在空中弥漫……

白露急忙捂住小锦宝的鼻子。

屏住呼吸,她腾出一只手不停挥着面前的空气,“老二你多少天没洗脚了,快把鞋子穿上!”

“妈,是四弟让我用脚画画的。”

“呕!”苏小四感觉快被熏吐了,“把笔还我……”

苏南兵吐吐舌头,“怎么?承认我用脚画得都比你好看了?”

锦宝看着他们俩互呛,觉得特别好笑,咯咯咯笑个不停,笑了一会儿,她闻到一阵酸爽的气息扑鼻而来,又臭得撇嘴大哭了起来。

“谁惹我的宝贝闺女哭了?”

大门被用力推开,苏建民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他在门外头就听见了小锦宝的哭声,哭得那叫一个凄厉可怜。

“噗咳咳咳……什么味道?谁家腌的酸菜坏了……”

“爸,你快打二哥,”苏小四逮着机会,急匆匆跑上前和他爸爸告状,“六妹妹就是被二哥的臭脚丫熏哭的!”

苏建民一听,气得拎起门后边的棍子就径直朝老二走去,“你个臭小子,我让你不洗脚,我让你熏妹妹!小兔崽子……”

苏南兵吓得边穿鞋边跑,“我不是故意的。”

好不容易穿上鞋,他躲在他大哥苏致远的后头,“哥救我!”

苏致远急忙护着怀里的大鲫鱼,“哎呀,你别碰我,小心鱼摔地上了。”

鱼?一屋子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老大的身上。

苏建民想起鱼的事,暂时不和老二计较,忙关上门,跑进厨房拿了一个大脸盘,装上大半盆的水,让老大把鱼放进来。

鱼肚皮朝上,早已经在路上被憋死了。

“趁着这鱼才死不久,得赶紧把它给处理干净了。”

几个孩子围在鱼旁边,白露也抱着小锦宝站在一旁看,“这鱼……”

“妈,这是什么鱼啊?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大条的鱼。”

“看着好像是……鲫鱼?”白露不确定道。

老二感慨说:“舅舅真大方,送咱们家这么大的鲫鱼!”

“大方什么啊?”老大鄙夷了一声,“舅舅不在家,那舅妈一看就是一个小气鬼,不仅招待我们喝馊水,还说把鱼喂猫也不借给咱们。”

“什么?馊水?”白露气得咬了咬牙,骂道,“那个徐凤娇太过分了!致远,你肚子没事吧?那女人实在太恶毒了!”

“我没事,我把馊水全吐她脸上了,哈哈……”

他几个兄弟听得解气,也跟着哈哈大笑,“大哥好样的,吐得好!”

苏小四好奇问:“这鱼不是舅舅送的,那是谁给的啊?”

“这是咱爸钓上来的!”老大说这话时,他爸爸苏建民不由得挺了挺腰杆,那自豪的表情仿佛在说,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他几个儿子果然朝他投来崇拜敬佩的目光。

白露觉得心里不踏实,“建民,这鱼真是你钓上来的?湖里不是连鱼苗都被捞光了吗?现在哪儿还有鱼能钓啊?”

“真是我钓的!我当时也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料到真钓上来这么大一条鲫鱼,”苏建民推了推他大儿子,“老大,你和你妈说。”

苏致远把当时的情况详详细细说了一遍,终于让他妈妈安下心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