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俩一路闲谈,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才走到白家大别墅前面。苏建民靠近了大门,一抬手按了一下门边的按钮。没多久,一个尖利的女人声音从门内传了出,“谁啊?等等!”徐凤娇披着一件毛皮大衣,打开门走到院子里,看向苏建民,“你是?”“大……大嫂子,是我啊,苏苏建民靠近大门,抬手按了一下门边的按钮。。...

父子俩一路闲聊,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白家大别墅前面。

苏建民靠近大门,抬手按了一下门边的按钮。

没多久,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谁啊?等等!”

徐凤娇披着一件毛皮大衣,开门走到院子里,看向苏建民,“你是?”

“大……大嫂子,是我啊,苏建民,白露的丈夫,多年没见了,你好啊。”

“哦,是你啊。”徐凤娇上下打量了苏建民一会儿,眼睛里透着不加掩饰的嫌弃。

她拨弄了一下烫卷的头发,也不开门,隔着院子铁门问:“你今天这是……”

“没什么事,就是许多年没见了,所以我带我儿子致远来拜访一下大舅子和大嫂子。”

苏建民硬着头皮说完,努力挤出笑问:“这天怪凉的,能不能进去聊聊啊?”

徐凤娇是在白露出嫁前三年嫁进白家的,和这个小姑子特别不对付。

她丈夫白霆十分疼爱妹妹白露,几次三番为了妹妹骂她,让她觉得憋屈死了。

白霆虽然有钱,但从小到大顶着资本家儿子的骂名,生活十分压抑,一心希望搬到国外生活,为此他想方设法托关系找到一个美国人。

对方答应他,只要白露嫁给自己,他就能帮他们全家搬去美国生活。

白霆想方设法撮合,可妹妹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非要嫁给一个工厂里的工人。

兄妹俩大闹了一番,白霆气得说要和白露断绝兄妹关系。

那之后白露整整两年没回过白家,直到生下儿子,白霆放下芥蒂去医院看她,给她买了不少补品,两兄妹勉强算是重归于好。

儿子满月时,白露带着老公儿子回娘家吃了一顿饭。

白霆对白露没说什么重话,把气都撒在了苏建民的身上,十句话里有八句都带刺。

苏建民是个大老爷们,哪受得了啊?

徐凤娇记得早些年白露还会带丈夫儿子来拜年,最近几年再没来过,两家人完全断了来往。

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

苏建民居然一个人带着儿子来了。

徐凤娇心头一阵冷笑,表面却故作热情,“哎呦,我真是糊涂了!快进来快进来,外头风大,千万别冻着咯。”

一行人穿过花园,走进别墅里头。

室内装修奢华,亮得能反光的地砖、旋转楼梯、水晶吊灯、高级波斯地毯……古代皇宫也不过如此了。

老大暗骂了句,万恶的剥削阶级!

“刘妈,有客人,快点上咖啡。”刚走进客厅,徐凤娇便大声说。

从厨房里传出一声“好”。

徐凤娇笑着说:“煮咖啡需要一段时间,还得等等……对了,小姑子怎么没一起来啊?”

“哦,白露刚生完孩子,在家里坐月子呢,不能吹风,所以没法来。”

“又生孩子啊?我记得小姑子她生了三个还是四个儿子了吧,怎么还在生啊?”

苏建民表情尴尬了几秒,解释说:“我和白露一直想要有个女儿,这次终于得偿所愿了。”

提到女儿,他想起小锦宝可爱灵气的模样,脸上不由得露出老父亲的笑容。

坐他对面的徐凤娇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下意识紧了紧拳头。

为什么白露能随便生出这么多儿子,而自己生了三个都是女儿?太可恨了!

她为了生儿子费尽心思,吃了一堆偏方,把身体吃坏了,别说生子,如今连怀都怀不上了。

没有儿子,白霆迟早会找其他女人给白家生儿子传宗接代,到时候她可怎么办啊?

“女儿有什么好的?赔钱货!”

徐凤娇讥讽了一声,又说:“妹夫,不是我说你,小姑子怎么说也算是个大家小姐,你不能为了一己私欲,把她当成下崽的母猪吧?”

苏建民气得当即就想怼回去,但想到此行的目的,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辛苦白露这些年跟着我挨穷受苦,没有吃上几顿饱饭。”

徐凤娇眉眼微微上挑。

她已然猜到了苏建民的来意,先哭穷道:“这些年谁过得容易啊?别看我和她哥哥住的房子大,但不过是一个空壳子罢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哎哟哟,妹夫,这谁是骆驼谁是马呀?你好歹有个体面的工作,我们呢?只能坐吃空山,走在路上还被人戳脊梁骨骂。”

徐凤娇是最会哭穷卖惨的,说着说着还流出两行眼泪来,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说话间,一个中年妇女端出一壶装着棕褐色咖啡的透明玻璃壶,以及几个喷釉的咖啡杯。

苏致远从来没喝过咖啡,闻着咖啡特殊的香气,馋得直咽口水,等刘妈把杯子装满,他吹了几下便迫不及待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下一秒,“噗!”

“啊——”

徐凤娇尖叫出声。

苏致远嘴里的咖啡都吐到了徐凤娇脸上。

苏建民被吓了一跳,赶忙拿出帕子,“抱歉抱歉,哎呀,这叫怎么回事……老大你干嘛呢?还不快点给你舅妈道歉!”

“舅妈对不起。”

徐凤娇心里火冒三丈,又不好和小辈太计较,只能忍着气愤说:“没事没事。”

苏致远唇角上扬了一丝弧度,强忍着笑。

“舅妈,我不是故意的,是这个咖啡它馊了,味道像是涮锅的洗碗水一样,不能喝,喝了肯定是会闹坏肚子的。”

馊什么馊?土包子!

徐凤娇咬着牙,“咖啡就这味儿……”

“啊?舅妈,你平时都招待人喝这么难喝的馊水啊?不怕被喷一脸啊?”

苏致远话语落下,一旁苏建民再克制不住笑出了声。

徐凤娇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道:“你们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妈刚生了妹妹,身子虚弱,想来借条鱼补补身子。”苏致远直截了当道。

“鱼?这年头谁家能吃上鱼啊?”

“没有鱼,鸡鸭牛羊都可以啊,我们不介意的。”

徐凤娇还没见过像苏致远脸皮这么厚的家伙,气得胸口都疼了,“别说我家没肉,就是有,凭什么借给你们?”

“不是舅妈你自己说的吗?你女儿都是赔钱货,既然是赔钱货,吃那么好干嘛?不如给我妹妹补补。”

“呵!说得你妹妹更金贵似的……”

苏致远扬起下巴,“锦宝当然金贵了,她可是小福星!”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