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元六年,盛夏夜,月朗星稀,蝉鸣蛙叫,宜兵乱。福宁内殿龙床上,更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怪异极其。就如枯木逢春,百年老树抽新芽,恰恰回光返照,大限即将来临之象。姜莞踏柔媚月色而来,于福宁殿内停下来脚步。叛军撕杀的叫嚣隐约能从安华门方向传进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昭元七年,仲夏夜,月朗星稀,蝉鸣蛙叫,宜兵乱。

福宁内殿龙床上,年轻的帝王惨白无血色的脸上眸却灿如星,诡异异常。

一如枯木逢春,老树抽新芽,正是回光返照,大限将至之象。

姜莞踏柔婉月色而来,于福宁殿前停下脚步。

叛军厮杀的叫嚣依稀能从安华门方向传入内廷,短兵相接的碰撞仿佛就在人耳边响起。

她低头看一眼蔓延而下的汉白玉阶,冷硬的刺痛人眼。

她丝毫不惧。

本该守在福宁殿外当差的太监和宫娥早做鸟兽散,元福咬牙切齿跟在姜莞身侧,自始至终都不肯再开口尊上一句皇后。

姜莞冷笑着提步入内殿,显然并不把元福的慢待与恨怒放在眼中。

内殿熏二苏旧局香,沉静儒雅,是赵行一贯喜欢的香,也很衬赵行。

只有她才知道,赵行刻入骨髓的狠辣与劣性。

她往内室去,龙床上赵行面上竟有了红润颜色,只那身明黄绢缎的睡衣松松垮垮罩在他身上,才能真切看出他的确已是瘦骨嶙峋,时日无多。

姜莞垂眸,往床榻尾端圆墩上坐过去,不肯看赵行。

赵行却自她进来,目光再没挪开过。

他眉眼弯弯,到了此刻,笑容仍是最真切的:“许久不见你,你好似瘦了些。”

她其实没有瘦,昨儿穿衣裳觉得内衬有些紧,才发觉她比半年前要丰满圆润不少。

瘦的是他。

“元福说官家有话跟我吩咐。”姜莞没打算同他叙旧情,语气生硬,满面疏离。

赵行眸色痛了痛,他只笑笑:“我不是这样跟他说的。”

姜莞面色一僵,旋即又冷肃下来:“官家眼下是晓得自己时日无多,大位不保,便又要与我扮演温情儒雅好兄长的戏码了吗?”

赵行闻言皱起眉来:“珠珠,你——”

“别这么叫我!”

姜莞厉声斥断他:“你也配?”

她变了。

也是,她早就变了。

否则怎么会伙着三郎给他下药,将她的中宫令符交出去,方便三郎兴兵起事,造反逼宫。

赵行只是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何至于此。

“我不配,三郎配,对吗?”他到底没法子对她恶语相加,就连声色清冷一些都做不到,“半月前你把中宫令符交出去,由着他节制禁军,调用内府库兵器,造成今夜兵乱。所以珠……阿莞,他配?”

姜莞眼底闪过不耐:“官家将死之人,又何必非要人把过往种种说清道明?人活一世,难得糊涂,这不是官家教我的吗?”

他是教过她难得糊涂四个字。

他那时是希望她此生无忧。

她生来便比旁人尊贵,天家公主也可比肩,她父兄一贯将她保护的极好,随心所欲的小娘子,放眼天下也找不出几个来。

后来嫁了他,入了东宫再入内廷,他不想叫她被那些规矩约束拿捏,便教她,难得糊涂。

这话本不是这样用,他却哄她只管装傻充愣,横竖没人敢置喙她半句。

却不想,今夜被她拿这四个字来堵他的嘴。

赵行笑意终于冷下去:“过往种种,阿莞,你是说你与三郎的过往种种吗?”

他还敢提!

姜莞心头生气烦躁,腾然起身,动静大,自然也带翻了身下圆墩。

圆墩自脚踏上滚落下去,在青灰石砖上发出咕噜声响。

“赵行,你真是死不悔改。”她咬牙切齿,猩红了一双眼,“他十岁回京,你欺他无人照拂,对他近身乳母痛下杀手,使你幼弟惊惧三月,郁郁成疾!十五岁你坏他名声,设计陷害他眠花宿柳,叫先帝斥他行为不端,罚他在府幽闭思过长达半年之久!”

过往种种,赵行可真敢说啊。

那些埋藏了十几年的秘密,压在心头的委屈,在今夜悉数爆发。

“还有我——还有我,赵行。”姜莞欺身上前,看着那张最熟悉的脸,倏尔周身凛冽,她抬手,那样细软的手,虎口正好钳上赵行咽喉处,她在将五指收拢,“你知道我心悦他,你还敢说你知道!你既知道,却要坏了我与他的大好姻缘,一箭双雕,真不愧是你!先帝许我父亲为我另觅佳婿之时,你该有多得意啊。”

“阿……莞……”今夜的赵行,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

即便是他身强体健时,她想要他的命,他……又怎么会不给呢?

只是困顿十年,而今总算是明白了。

他的小姑娘,被人骗的那样彻底,深以为与他有泼天之恨。

眼下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他也不想说。

他就要死了,她的积怨,满腔恨意,也会随着他的死烟消云散。

只要三郎留有一丝人性,善待于她,至少她余生还能好好活下去。

所谓真相,并不是要给心爱之人余生蒙上阴影的。

“松……手。”赵行眸中在初见她来时的那点光亮彻底熄灭,他并不挣扎,却劝姜莞,“别杀人,我已……本就是,油尽灯枯了……”

姜莞怔然一瞬,蓦地松开了他。

对,赵行已经油尽灯枯,她实在不必为了这样的人脏了自己的一双手。

可他这幅嘴脸,仍叫人觉得恶心!

姜莞取了帕子擦手,那白净的湖丝苏绣帕又被她弃如敝屐。

赵行眼皮直往下压。

是因为碰过他,她才觉得脏。

想想多好笑,珠珠与他做了快十年夫妻,如今倒嫌他脏了。

原来他的心头肉,就这样委屈巴巴的过了十年啊。

“好好活着吧,阿莞,没什么比活着更要紧的。”

他太了解赵奕了。

再怎么善待于珠珠,这辈子也不会给她任何名分。

但只要赵奕心底有那么哪怕一丝柔软,野心之外分出一丁点的柔情给珠珠,也足够赵奕哄着她过完下半辈子的。

姜莞咬紧了后槽牙:“我自然好好活着。我与他的和满人生,你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也不要再想来打搅拆散了!”

·

昭元七月七月,昭元帝崩于福宁,留遗诏册立皇太弟。

八月荣王持大行皇帝遗诏登基,立发妻荣王妃为中宫皇后,褫先皇后姜氏尊号,移居铜雀台。

十月,姜氏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姑娘今生不行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