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之秀跟林老太太施礼告辞,在汪老嬷嬷的陪同下出了院子。这一场仗,打得又哭又笑又叫的……还真累呢!但是……我还成哈!这姑娘不急不忙的走着,脚步轻盈灵动均匀地,小皮靴子轻踢裙摆,忽悠忽悠的跟清风卷云似的……眼也不往周围看,这是简言之的气定神闲了吧?汪嬷这一场仗,打得又哭又笑又叫的……还真累呢!不过……我还成哈!。...

林之秀跟林老太太行礼告退,在汪嬷嬷的陪同下出了院子。

这一场仗,打得又哭又笑又叫的……还真累呢!不过……我还成哈!

这姑娘不急不忙的走着,脚步轻盈均匀,小皮靴子轻踢裙摆,忽悠忽悠的跟清风卷云似的……眼也不往四周看,这就是所谓的气定神闲了吧?汪嬷嬷看在眼里,暗自揣度着。

跟在她身边儿的漂亮丫头,手里一个轻飘飘的信封就给汪嬷嬷塞了过来。

汪嬷嬷一拿,心里就是一激动,这么轻的信封。。难道是银票?!

要真是银票,怎么也得五两起步了。天哪!这三姑娘,手笔可不小!我不会误会吧……汪嬷嬷有些患得患失了。赶紧低声说“姑娘,这,这也太多了……”

她刚才,一直在角落里,看着那个花样百出的小姑娘……这会儿,又变得自信而悠闲,与刚才种种又是不同。

林之秀一笑“汪嬷嬷别紧张,这只是见面礼儿。以后咱们常处着,你的好处还多着呢!我两眼一抹黑的进了家,没个明白人提点可不成!不会让你为难的,只是想少走些弯路,少惹祖母生气罢了。”

汪嬷嬷说“三小姐客套了,这些事,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哪得您这么……二老爷二太太不在了,您手里的银子,也要捏紧些。”汪嬷嬷的丈夫是府里的管事,大儿子尤其本事,打得一手好算盘,是家里账房,她日子好过,所以做事也讲究些。

林之秀想,嗯,就冲这话,也算是个实在人!“这一路实在是累了,刚进府,花些银子省事,不算什么。不过。还是谢谢汪嬷嬷提点。”

汪嬷嬷说“小姐您即这样说,嬷嬷也就不客套了。三姑娘,咱们老太太,如今不怎么管事了,整个后院,都是大夫人在管。三太太,是老夫人娘家侄女,老太太很看重她。还有大姑奶奶,林家这一辈,只得了这一个姑娘,所以老太爷和老太太,最是宠爱。大姑奶奶嫁的好,长女还进了宫。这几位在家里啊……”可是得罪不起的。

“嬷嬷,你要这么想,要是不得罪大夫人和大姑姑,我就要跟黄鼠狼住一个窝了……呵呵!”林之秀笑颜如花。

汪嬷嬷点头“这回便罢了,以后还要小心些,您是晚辈,很多事没法子的……不过,要是得老太爷老太太看重,便没什么可担心的。”

哪那么容易?

他们的“看重”……是标着价儿的!

说着,就走到了朝云居。

门口一边一颗桂花树和几丛丁香。

老太爷老太太,只林江晚一个女儿,尤其她从小长得好,很有些本事,又嫁的好,女婿还为府里做过些事。所以,老太太很是爱重,愿意她能经常回娘家住住。

可是,做为严家掌家夫人,哪有那么多机会回娘家住啊!那听起来可不像话。所以这个院子,还是她两个女儿来住的机会多些。后来大女儿严芸进了宫,就只有小女儿严馨常来小住。

院子收拾的干净整洁,屋里每天通风打扫,窗纱也是年年都换,没任何异味。院里花草维护的好,路干净,摔个跟头衣裳都不会脏。

林之秀进了院,已经开始有人往里搬东西了。

宋嬷嬷带着人前后看看,在那里忙碌着“这些东西放在堂屋里,可小心些,都是怕磕碰的。那五个箱子是姑娘的铺盖,放在卧房里吧。”

林之秀打量一下屋里的摆件“今天大家累了,这些东西就先不动。等明天歇过来,把这些摆件都收拾好了,让大伯母派人来收,以后屋里,就摆上我平日用的物件就好了。”

“是。”

“家具嘛,今天就先用这个吧。咱们带来的家具,看看有没有路上松散了的。没有,就换上。用咱们自己的铺盖就好了。我听母亲说,她在府里还有留有一套家具,床也有的,还是我外祖母给母亲打制的呢。回头让大伯母给找出来,用那个就好了。”

汪嬷嬷小声儿说“那套家具,还在原来您父亲的院儿里放着呢,现在,是三老爷的长子,咱们家的二爷住着呢。”

林之秀轻哼了一声“即使住在那里院里,也不会用着我母亲的嫁妆吧?还有用伯母的嫁妆的?呵呵,不会这么不成器吧?!”

那汪嬷嬷一听,心里有些打鼓,左右看看,还是小声说“二爷,咱们老太太宠着,性子十分的。。您要东西时,还要注意分寸。。”

“我要我娘的嫁妆还要注意?他自己又不是没娘,不会有事的。”

“哎哟我的小姐,您可小声些,那位,可真不是好性子。”

“好,我知道啦。”

很是费了会儿功夫,她的东西都抬了进来,宋嬷嬷带着丫头点好数。

搬东西的人接了丰厚的打赏,兴高采烈的走了。

几个丫头把她住的屋子重新打扫一遍。铺上被褥,挂上帐子,拿出洗漱用品,西洋镜子,熏香炉开始熏香。吊上云锦绡纱绣花帘,梳妆台上,放了一些经常用的首饰和梳头工具。她在家里穿的衣裳鞋也都规矩的放好。

不一会儿,一个讲究的闺房,就整理了出来。

林之秀说“汪嬷嬷,宋嬷嬷她们,在附近租了院子住,回头,劳烦你跟门上说一下,她们方便进出。”

“您需要多少个门牌,跟奴婢说就是。姑娘身边伺候的人够不够?”

“目前是一个宋嬷嬷,四大丫头,四个二等的,这些都是我用习惯的。三等或者粗使的,就随大伯母安排吧。还有些我母亲的陪房,都安排在附近安排院子住下了。”

汪娘娘说“那好,嬷嬷先让人给您送热水,您梳洗完,先休息一会儿。”

林之秀笑着点头。

汪嬷嬷心想,这个姑娘挺好处的嘛,刚才那几位可真是……于是赶紧安排人往这边送热水。

朝云居里忙得热火朝天。

林家林五太太在林四太太那里串门聊天。

林家五爷林希,娶妻叫方群群,两人成亲几年也没有孩子。

林希看不上方群群,他的所有事都不让她插手,所以方群群每天除了做些手工,没其它事做。

家里其它几个太太和小姐,也都因方群群出身低,人又……俗气,都不愿意理她。

而林四太太姚氏出身书香门第,好脾气,知道的事情多,嫁妆也算不少。平日里茶点不缺,姚氏还有一定的审美,经常有些新鲜衣裳样子。

又跟方群群一样,是庶子媳妇!

所以方群群很愿意亲近她,信服她,没事就来串个门子。

听说家里三侄女回来了,方群群挺激动,终于有新鲜事儿了“四嫂,您见过二哥二嫂吗?”

她眨着一双媚眼,问姚氏。

姚氏说“见过二哥两面儿,二嫂却是没见过的。我进门时,二哥二嫂已经去了南方。后来二哥回京述职时,见过。他在京城呆不了几天就又走了。”

“这可真奇怪,二嫂也不跟他回来。这个侄女更是没回来过。他……二哥什么样啊?”

姚氏柔声说“我们四爷说,二哥绝顶聪明,其它哥们儿,连他的边角都够不上。考学做事,都是顶尖儿的。四爷那个时候,最崇拜这个哥哥。只是……二哥是在太婆婆跟前儿长大的,跟婆婆……”她使了个眼色。

方群群一副了然的点头说“明白,明白……我是听说过,婆婆不喜欢二嫂,所以二哥才带着她,赴了外任。”

“嗯。二哥要是在京城,或者早些回来……说不定,不会那么早就……唉。”

“是啊,怪可惜的……”方群群无感的附和一句。

姚氏说“嗯,听说二嫂,长得可好看了。二哥对她,一见钟情呢……”

“像四哥对您?!”方群群眨着眼睛坏笑,浑身轻颤,丰胸在姚氏眼前晃,给人一种眼睛无处安置的压迫感。

姚氏看着她的媚态,心里直叹气“呵呵……你说什么呢?二哥是嫡子,太婆婆跟前儿长大的,硬气的很!连公公,都格外给面儿呢。”

“唉,可惜啊,两口子都死了。这个可怜的女娃娃……你说,怎么三年了,都没往回接啊?!这可不太正常了,哪有让两个孩子在外头住的道理呢?”

“你忘了?大哥去接,说是病了,回来不了。大哥这边的事,也不能耽搁太久,就先回来了。反正那边也有族人……不过,倒也真是……”

她摇摇头。

“什么不敢耽搁呀,你忘了,大哥回来时带的谁了?”方氏鬼笑着,姚氏也淡淡的一笑。

方群群眼睛发亮的问“刚我那丫头说,三姑娘回来,带了几十辆车的东西呢!二哥二嫂,家底很厚吗?”

姚氏说“具体不清楚。不过二哥外任那么多年,要说一点没有,也不可能。还有故去的老夫人,最疼他,说不得给他留了些。况且,二嫂的嫁妆,可是不少的。原来,二哥院儿里的家具,都是二嫂的嫁妆,比老太太屋里的,工料都……不差呢。”

只可惜被林樘占了……一个侄子,占着婶婶的嫁妆!平日傲气冲天的,凡人瞧不上。这个时候倒也真好意思!

哼,这个家呀,外头人看,规矩清明,哪知道里面这么多污糟!

“哎哟,不知道她都带了些什么回来啊!”方群群悠然神往。

姚氏知道她这又是惦记上了……“呵呵,你先别想这个,先想想,送个什么见面礼吧!”

“啊?!唉……”方群群叹口气,总要送礼!!她赶紧低头绣了几针活儿。

两个人在这儿聊着。

一会儿,有好事小丫头说“三姑娘,住进朝云居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很有几分意外。

方群群说“哟?!这个三丫头,她可真有本事啊!住那儿去了!是临时住,还是就住下了呀?”

姚氏笑着摇摇头,现在能住进去,是有些本事的。但要能长期住,才算是真本事。

“哎呀,四嫂,走,咱们去瞧瞧……”方氏站起身,想去看热闹。

姚氏没动,反而轻轻的扯住方群群“你着什么急呀!晚上就看到了。那边什么情况不知道,万一她招惹到谁,咱们去瞧热闹,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咱们俩呀,不惹事比什么都强。”

方氏讪讪笑着,坐下了。

忍不住还是叨叨着“朝云居,是老太太留给大姑奶奶的。说实话,这么多年,我也只在门口瞧了瞧。秋天落一地黄叶,真是好看。那银杏果,我爹说,烤着吃,最是去火。呵呵,咱们大嫂呀,一树的果子打下来,也不见给咱们几个。还是什么大家小姐,我看呀,眼皮子比我都浅。”

姚氏笑着不说话。

“四嫂,你说咱们日子,也没那么难过,怎么这位大嫂,这么紧张哪。”

姚氏很明白“目前不难过,是因为家里有产业支撑。而且,大哥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是皇上待他亲厚,有好事,也想着他。可如果总这样下去,后辈没有顶上来的,那将来呢?”

不能总靠人情,产业也要有会打理的人来管,还不能出败家的子弟……

否则,下坡路走起来,快着呢。

方群群听着似懂非懂。

但她与别人不同,现在的日子,对于她来说,就是顶了天的好。每天吃好喝好,有四季衣裳,有首饰定做,还有能有一部分月钱银子攒着拿回娘家。等几个妹妹都嫁得好人家儿,弟弟考上秀才,一切就完美了。

而她自己……怎么着都成!又不是没过过苦日子……

方群群撇撇嘴“那大姑奶奶嫁得好,气势足,每次回来,下巴都抬着,看不到我。原来我还主动跟她说话儿,可她那表情,是那种奇怪的表情你知道吗?好像在纳闷我怎么跟她说话了……”

姚氏笑着,没说话。

方群群说“朝云居,她女儿在那里办茶会,都不说请请咱们。而且我听说,办茶会的费用,都是咱们家出呢。您说她一个姓严的,跑到姓林的家里折腾,架子摆得比林家嫡女都足。这算是怎么回事嘛?”

“婆婆高兴呢。”姚氏说,一想起那个老太婆,她的心就沉了沉。

“不就是有个姑娘在宫里么!可进宫这么些年,只升了两次,其中一次还生了公主才得着,连个妃位也没得着……”方氏八卦精神十足。

“嘘……这个可不是咱们议论的。再者说,大姑姐嫁的确实好,她那夫婿,很能干的。”林四太太说。

方群群说“我就是跟你说说,在外头不说。依我看,家里可要热闹了。大姑奶奶,哪吃得了这个亏?八成会来收拾三姑娘……”

姚氏摇摇头“也不一定。三姑娘能住进去,肯定是老太太点了头的。大姑奶奶就算不高兴,也说不出什么。”

“那可没准儿……哎哟,你,我送个什么好物件儿呢?”方氏看着手里的活儿,得瑟着……

姚氏心里暗笑:肯定是绣品,你还能有什么好物件儿!?

就是有,也舍不得送啊。

方氏伸个懒腰,纤细的腰身,雪白两大坨……娇软的身儿,凭白带着一股子慵懒迷人劲儿……

这样子,要是男人看了,不流鼻血才怪!

可是,林希跟她关系并不好,成亲后没多久,就分房睡了。

不过,这个五弟妹也真是个人物!遇到这种糟心事儿,不急也不恼,一天天笑嘻嘻……

“不管怎么说,家里有点新鲜事儿也好。平日里,太闲了呀!”方群群还在叨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