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之秀很奇怪的问“宋老嬷嬷这是怎么了嘛?也不是去看房子的吗?怎么倒像是哭上了呀?!”“老太太,小姐……”宋老嬷嬷好像忍着着再说,但又不能够再说。林之秀心里暗想,嗯,宋老嬷嬷的表演很非常出色呢,我没白白废功夫呀!宋老嬷嬷扑通一跪下在地上,说“老太太,三姑娘。按林之秀心里暗笑,嗯,宋嬷嬷的表演很出色呢,我没白白费功夫呀!。...

林之秀奇怪的问“宋嬷嬷这是怎么了嘛?不是去看房子的吗?怎么倒像是哭上了呀?!”

“老太太,小姐……”宋嬷嬷似乎强忍着不说,但又不能不说。

林之秀心里暗笑,嗯,宋嬷嬷的表演很出色呢,我没白白费功夫呀!

宋嬷嬷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说“老太太,三姑娘。按理,老奴是不该这样说的,但真没想到,这府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房子,老天爷呀,真是万万也没想到的!”

林之秀一惊“怎么了?你快说啊!”

宋嬷嬷说“小姐,那根本就是个荒废的院子啊……门上的锁头都锈住了,镐了油才打开的,一进院,那荒草,高的都齐腰了,还有几只黄鼠狼在乱窜……”

“啊!”林之秀刚才让老太太罚站,这会她夸张的叫了声,往老太太身上一靠,小脸雪白,小手拍着胸口……

“祖母,祖母,我不要,秀儿不要住在那里!秀儿怕黄鼠狼,怕老鼠……啊!!会不会有蛇??!!!我的天哪!”她声音凄厉,现在整个重心压在老太太身上,看着,快要晕了。

老太太还在生刚才的气,话都没说完呢,就又来了这么一出!

那丫头使劲的压她身上,似乎还要往地上出溜,她不得已赶紧抓住林之秀,很有些手忙脚乱。

李嬷嬷赶紧上来帮着扶着。

林老太太并不知道那个院子成这个样子了,很不高兴,老大媳妇儿的怎么管的家?净给我添麻烦“老大媳妇,那院儿荒成这样了?”声调就很不好听了。

袁氏心里也是一惊,别看这老太太寻常不管事儿,一付好脾气的样子。可她,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急忙说“母亲,梧桐院只是没人住,也不至于荒成这样……媳妇这就带人去瞧瞧……”

宋嬷嬷抢过话来说“那地坑洼不平,门窗也合不上,瞧着,房上的瓦都不齐整,不知道会不会漏雨呢。到处的蜘蛛网啊。。。”

林之秀一听,肉眼可见的哆嗦上了“啊!祖母,我怕蜘蛛……呜呜……爹!娘!你们来救救女儿啊!女儿不要住在有蜘蛛的房里啊……”

老太太和李嬷嬷,终于没能拉住林之秀,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帕子捂着脸,头向上仰着痛哭失声。

林之荣到此种情景,心里痛快,忍不住笑了。

三太太黄氏却有些凝重了,这丫头……一会娇滴滴,一会儿调皮,一会儿矫情,一会尖酸刻薄,这一会又哭天抢地……这、这怎么回事?

宋嬷嬷满脸是泪,浑身直抖。

“老夫人,我们小姐虽然随着二老爷在任上四处迁移,可二老爷生活讲究,我们夫人嫁妆丰厚,出手大方。所以走到哪儿,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刚才那院儿,老夫人,不瞒您说,就是我们这些奴婢,住得都比那儿强几倍!这一眼看过去,心里头真是难过。。。可怜的小姐啊呜呜……可怜您无父无母,要受这种罪啊……”

林之秀听完,哭得更大声儿了“爹,娘……你们不管女儿了,女儿可怎么活呀!”

袁氏一时气的,恨不得让人把这个婆子拉出去打死。

林之秀哭着嚎着,泼妇一样,十分的不成体统……

老太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么个撒泼打滚的孙女儿,简直是丢人,刚想发作,林之却又放下帕子,痛心疾首的说道“祖母,没想到,咱们家的日子,竟然过成这样。您这里花团锦簇,多半也是充门面的吧?我可怜的祖母哦……都怪秀儿不知道,否则三年前就回来了!祖母您别怕,孙女儿手里,有我娘的嫁妆,银子多,物件多,一定会好好养着您的!让您过得体面的……不再这样外强中干哪……呜呜我可怜的祖母啊……”

袁氏气呆了,大吼一声“你给我住口!”用力一拍旁边的小方桌,用力过大,杯子都弹跳了一下。

林之秀吓得一惊,嗝了一声,张着小嘴儿,晃了一晃,眼见着就要晕倒。

宋嬷嬷连忙爬起来,扑过去“小姐,我的小姐……”扶着她,还把自己垫在林之秀身下。。。

林老太太最是要面子,现在让刚见面的孙女儿和一个仆妇这样说,这心里的火,就控制不住了。

“啪”的一下,把手里的茶杯就扔了出去,脸色铁青。

老太太发起脾气,还管你是谁,指着大夫人骂道“你听到了吧?让一个侄女儿,一个奴仆这样说,你当的好家!”

袁氏赶紧就站起来了,一脸的羞红,真是多少年都没吃过这样的排头了。

黄氏和林之荣也站了起来,黄氏表情愉快的看着袁氏。

袁氏心想输人也不能输阵,否则就会是麻烦的开始“母亲,媳妇儿惭愧。只是,三姑娘一声不出就进了家门,媳妇再能也不能料到!一时没准备好也是有的。”

她对梧桐院儿,心里也没底,因为寻常不可能去那儿啊!虽然吩咐人维护,但到底不如大姑奶奶的朝云居,随时开门就住人。

再说,底下人有没有偷懒克扣,现在一时也说不清。

黄氏心想:来日方长,跟这个死丫头的账回头算,跟袁氏针锋相对的机会不能错过。

于是说道“梧桐院儿,大嫂,那院子虽然没人住,也不至像这个婆子说的这样吧?咱们府里每年收拾房子,可是要花不少银子的。”

袁氏眼一瞥黄氏:就知道你得跳出来“自然不像她们说的那样差。”语调恼生生的。

黄氏说“那是这个婆子冤枉您?一进门就做这种挑拨的事,可不能饶了她。母亲,咱们也去瞧瞧吧?!梧桐院要是好好的,这个挑事儿的奴才就应该打死。”

林之秀心想,嗯,你这一石二鸟之计玩得娴熟!我与大伯母,你至少拉一个下水。梧桐院当然没宋嬷嬷说的那样差啦,夸张了些的嘛。比如两个蜘蛛网就说成到处都是这样……

不过,呵呵,哪有让你轻易得逞的事?

于是哭道“三婶婶,祖母在生气,大伯母在为难,您就别再火上浇油了吧!”

黄氏脸一下子就红了“你哪句听到我在火上浇油?”

她确实在这么做……可让林之秀点了出来,尴尬极了……

“咦?”林之秀刚才把帕子盖在脸上哭,这会儿,她掀起一角,露出一只妙目看着三太太“秀儿听着,您的意思……像是在指责大伯母克扣了修缮房子的银子了呀!是指责大伯母管家不力了呀?还要带着祖母去查大伯母的岗以坐实以上的指责的呀!难道您……不是这个意思?”

她两手从脸上拿下来,还一摊,眼泪还挂在腮边,十分无辜。

袁氏也急了“三弟妹,你想看什么就去看!东说西说有什么意思?”

老太太大怒,又把桌上的装点心的盘子扒拉到地上了,气的真哆嗦……

袁氏是长媳,黄氏是娘家侄女,一个要给体面,一个是要照顾,这个时候,站在谁一边,还真不好选。

大夫人和三太太也不敢出声儿了。

林之荣走到祖母面前,轻轻的拍着祖母后背“祖母,您可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得了。不就是个院子嘛!打扫出来再看嘛!要是妹妹不满意,就再想办法。妹妹自打出生,还是第一次进家门儿,怎么着,也得让她满意了。”

她又转头看着林之秀,语调很不好听“三妹,咱们家平日非常和睦,可没你这么说话的。姐姐都不记得,上次祖母发火是什么时候了……咱们林家是以孝承家,把祖母气成这样……唉,你可真是……行了,你也别哭别闹了,赶快起来吧!都这么大的姑娘了,在哪儿学的这一套……成什么样子啊?要是传出去,恐怕人家会说,三妹妹一进家,就搅得合家不宁了呢!”

林之秀心里想:哎哟,还是林之荣厉害呀,正中靶心哪!

我可不就是要“搅得合家不宁”吗?

于是她点点头“祖母,二姐姐说的对呢!秀儿也没想到,家里会是这样的情况。是孙女冒失了。”她一下子爬起来,给老太太一行礼“祖母别生气了,都怪秀儿不好。”

然后她转脸跟林之容说“二姐姐,要是你不怕黄鼠狼,不惧蜘蛛网……嗯……要不然,咱们俩先把院子换换?”

林之荣脸色一变“三妹妹,你还真是冒失呢!”

林之秀好奇的说“咦?二姐姐不是说咱们家历来很和睦的吗?在京城受祖父祖母疼爱,受父母宠爱的二姐姐,照顾我这多少年未归家的孤女妹妹,不正是姐妹情深的表现吗?!这要传出去,人家会说,林家二姑娘最懂规矩,上知道替长辈分忧,下知道替妹妹解困,这名声……得多好听呀?!况且……”林之秀露出小白牙笑了,弯着眼睛看着林之荣“二姐姐真要是这么说了,妹妹又哪儿来的那么大脸,愣要往您院儿里搬,鸟占雀巢,生把二姐姐往外挤呢!?不就是一句话,就解决所有问题的嘛。。。”

林之秀满怀希望的眨着眼睛,看着林之荣。眼底隐约的兴奋……

林之荣……还真不敢开口说!

因为她直觉,如果开了口,这个小贱人肯定就欢呼一声,愣往里搬了!

她的院子,虽比不得大姑母的朝云居,也比不得大姐林之芳的观棠阁……哼,谁让她不是嫡长女,还出自三房呢?

不过,正因为心里不服气,后来……后来可是花大力气修整的!

她娘跟大伯母交涉半天,娘自己又掏了不少银子,从外头寻了很多好东西,花了挺长时间打造的。

格局摆件……

要说有格调,那两个院子也比不过!

她哪敢引狼入室?

林之秀等了一会儿,不见到她说话,了然的一笑“二姐姐,看来,你也没为府里和睦做过些什么呢。”

林之荣脸一红,到底不敢把大话说出口。

林之秀一转身又挨着老太太坐下,抱着老太太一只胳膊“祖母,祖母!要不然,孙女先陪您住?您这个院子,肯定最大最好的……”她转着头,四处打量着,一副经过精明的算计,然后很满意的样子。

林老太太,傻傻的看着这个一会笑一会儿哭,长得好看,说话不好听的孙女,完全一副……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

不行,我可不要她!

请神容易送神难!我现在就被她折腾晕了……

林之秀又眨眨眼“或者……家里有客房吧?要不,孙女儿先在客房安顿下来?”她小心而委屈的看一眼祖母,低下头。过一会儿再偷偷看一眼,又低下头。

林老夫人呆呆的看着她的样子,突然就笑了出来,才知道什么叫怒极而笑!真是啊,一辈子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又看了这个又好看又作的孙女儿半天,最后叹了口气“得了,老三家的,回头,你带人,去收拾一下那个小院。老大家的,先让她住在朝云居吧。”

“母亲,那个院可是……”袁氏为难。

老太太拍板了“刚才你爹说了,要好好的安置她!就先这么着吧!几千里回来,也真辛苦,先安顿下来吧!”

林之秀笑得美艳“祖母~我的好祖母!您待孙女儿真好!孙女儿太高兴了,一会儿,孙女给您好多好东西!哦,大伯母,外头院里的东西,系着蓝布绳的,是给府里的,有金华火腿,香菇,虾酱蟹油什么的,都是娇贵的,您让厨上收好了!标红标的,都拿到祖母院里吧,是送给家里所有人的礼物,啊!都是好东西,可花了孙女不少银子呢。祖母,您让身边嬷嬷把东西盘好,给谁什么都由您来定。剩余的,就是孙女的东西了,都搬到住的院子……朝云居是吧?”

老太太被闹了这么一通,头都疼了“行了,小小年纪,别这么操心了!”

“祖母,那孙女儿可要回去院收拾一下了,还要梳洗换衣裳,晚上陪您吃晚饭好不好?!”

“……去吧去吧!”老太太想让她赶快消失。

“祖母,您给孙女儿一个可靠的人吧?孙女儿人手到是不少,但刚进府,什么不熟悉,连热水都不知道跟谁要呢!你给安排可靠的个人呗~~帮着孙女接洽清楚……孙女马上就想好好洗个澡呢!”

她拉着老太太的衣袖,轻轻的晃着。老太太让她牵着走得不知道哪去了。

“汪兴家的跟着去吧!哎哟,累死我了。你们都下去吧!”老太太赶人了。

大夫人袁氏气得直哆嗦,出了门,面沉似水。

黄氏虽然也生了大气,但好歹老太太把那个院儿的收拾交给了自己。这样一来,打了袁氏的脸,也算是有所收获。

林之荣平静的出来,但眼里的狠毒掩饰不住。

走着瞧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