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门口有人说“老太太,三太太和二小姐来了。”门口,三太太黄氏带着女儿林之荣走进去。黄氏在屋里有些心躁气躁,那贱人的女儿什么样?但是不想否认,但她啊想明白,等不得了,让人叫上女儿,一起来老太太屋里。一进屋,就看见老太太身边,坐着的那个绿门口,三太太黄氏带着女儿林之荣走进来。。...

这时,门口有人说“老太太,三太太和二小姐来了。”

门口,三太太黄氏带着女儿林之荣走进来。

黄氏在屋里有些心浮气躁,那贱人的女儿什么样?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真是想知道,等不得了,让人叫上女儿,一同来老太太屋里。

一进门,就看到老太太身边,坐着的那个绿衣娇娃,猛得打眼过去,依稀那贱人模样……她咽了口吐沫,攥紧了双手。

林之秀嘴角仍带着笑跟老太太起腻,所以没人发现她眼里的恨意。

黄氏在门口立了立,优雅的走进来,向老太太行礼“母亲。”又转身叫了声“大嫂。”

旁边的林之荣,也跟着行礼“祖母。伯母。”

袁氏还生着气,又不待见黄氏,所以只点点头没说话。

她们俩在旁边椅子上坐下。

老太太赶紧推了一下林之秀,说道”三丫头,这是你三婶,还有你二姐姐。”腻在身边儿实在是别扭……

林之秀停顿了一下,慢慢站起身,就站在老太太身边,没上前迎,也没抬眼睛,远远的只轻轻一福“三婶婶。二姐。”

黄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定定的看着她。

待看清林之秀那精美的面容,娇滴滴的表情,与那人更像时。心跳如鼓,恨不得冲上去用指甲抓她的脸!

林之荣却不知道母亲的心思,她原本没当回事,无非是老家来个妹妹……能有什么稀奇?

进得门来,居高临下的扫一眼,却一下凝住了……呼吸都停顿了一下。

心里一下子翻江搅海起来……她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三妹。”林之荣站起来,镇定的回称了一句,就算十分出乎意料,仪态也保持的不错。她认为自己心有城府,经过见过,遇到什么都不会大惊小怪。

林之秀一笑,也不看她们俩,一屁股又坐在老太太身边,挤着老太太笑道“祖母,孙女儿给您带了好多东西。也有给各位叔伯娘婶娘和兄弟姐妹的……”她碰了碰老太太的胳膊,在老太太耳边低声轻笑道“都拿到您这儿来,您做主分!好不好?”

很有几分自来熟儿的跟老太太撒着娇,调皮的眨着眼。

黄氏愣了下,这丫头,怎么是这个做派?

还不是……没规矩,她怎么都不拿正眼看人的?跟自己这个婶娘,连起码的寒暄都没有!就跟没瞧见她似的……

黄氏心里更加恨和怒,还拧着绳……呵呵!按说,大人的事,不该跟你这小辈计较,这可你是自寻死路,怪不得我。

林之荣傲慢的端着架子,带着浅笑坐下,暗地里仔细观察、品评着眼前的三妹。

她的衣服,远游模样,丝棉质地……嗯,料子好,颜色正。没什么花纹,款型严丝合缝的,连脖子都没露在外头。脚下的鞋……这是什么鞋?鹿皮还是麂皮?怎么做得这么秀气?鞋桶直伸到外裙里,看不清具体模样。

京城里,还真没见过这个式样……哼,热不热呀穿这个!

头发挺好,也没什么首饰……哼寒酸。

不算出众的打扮,但怎么感觉那么贴合她?一点不土气,还有种说不出的风雅灵动……

嗬,她可真爱笑!!

到底是小地方来的,瞧这说话的表情,眉飞色舞的,坐没个坐相!

林之荣不由的拨直了脖子……不看她了,可没一会儿就又忍不住又看一眼。

伸手不打送礼人,老太太听得林之秀有给家里人的礼物,也只得笑着说“你一个小姑娘,哪用得着这么过细?东西自己留着就好了。他们在京城,总不比你差,你有那个心意就行了。”

三太太黄氏慢条斯理的说“母亲,这就是二哥的女儿之秀了吧?!咦?二哥不还有个儿子吗?叫枫哥儿的,怎么不见?!”她已经派人打听了,林枫并没跟着回来,黄姨娘也没有。

她这一说,老太太才想起来,还有个孙子呢,都给折腾的忘了,一时又有些不是滋味……

袁氏也才意识到,张嘴问“是啊,秀姐儿,你哥哥呢?!”

林之秀无奈的摇摇头,苦笑道“大伯母,您快别提他了。哎哟,我这个哥哥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小,就笨得要命。父亲带我们俩读书,我一遍就听明白的。他?三遍!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书背不下来,字写的也不好。手心儿都不知道挨了父亲多少板子了呢……可真是!我家父亲,是不到二十岁的榜眼!放眼天下,几人能有这样的天资?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个儿子……”林之秀撇撇嘴“呵!脑子啊,估计是随了那个妾了……哼!真是没出息的紧……”

林之秀的表情和声调,带着不加掩饰的鄙视……

林老太太一听,脸就沉了下来。

三太太黄氏更是一下气的脸绯红。

那个妾,是她们俩的娘家人!

“你怎么说话的?那个妾你庶母,是长辈!林枫是林家子弟,是你兄长……提起来竟然这么没遮掩的鄙视,你娘是怎么教导你的?!”黄氏真动了气,这些话脱口而出。

林之秀好的眉毛轻轻一挑,满脸惊奇,这才正眼向黄氏看过去,上下打量了一下,才细声细气儿的说“三婶婶,您怎么这么激动呀?哦,我娘啊?!她是这么教导秀儿的……她说,妾,就是个玩意儿!!!”她高傲的看着黄氏,又冷笑一声“呵,还什么长辈了……秀儿的长辈……喏~~祖父祖母是我长辈,大伯父大伯母是我长辈。平白无故与人为妾……呵呵,丢人都丢不起,还有脸当人家长辈?”她矫情说着。

黄氏很快冷静了下来“由此可见,黄姨娘和林枫在南边过的是什么日子了……黄姨娘,是良妾,是好人家儿出来的!”心里得意,现成的把柄往我手里递!进门就把老太太得罪了,我看是你什么下场!

林之秀晃了下脑袋“什么叫良妾呀?!半个奴才罢了!我娘说了,要是守本分,家里也不缺双筷子少块布料。要是不守本分……随随便便,就能打发了!”她的小手随意的一挥,又捂嘴轻笑了起来“还好人家儿出来的……嘻嘻,真真好笑,好人家的女儿?好人家的女儿,谁会去给人当妾呀……哼!指不定是多污糟的姓儿呢!”

林之秀坐在那里,双手交叉腹前,脸上的表情,傲慢又挑剔。

爹,娘,秀儿可算是帮你们出口气了!

这一刻,她心里无比痛快。

“你!”黄氏一下子站了起来。

老太太也气极了,往旁边一推林之秀“你住口!”

林之秀夸张的“啊!?”往旁边一靠,看来是吓了一大跳。她看看黄氏,看看袁氏,又看看老太太“怎么了祖母?秀儿说错什么了?难道京城不是这样吗?二姐姐,三叔屋里的妾,你都是当长辈孝敬的?”她又转向林之荣。

林之荣端坐在那里,不动不摇,好一派大家小姐的气派!听着问到她头上,细长的眼睛发着冷意,说“祖母和母亲,在说三妹妹的事,请三妹妹别往二姐身上扯。祖母,三妹妹可真不是像咱们家人。要不是您认了,孙女还以为……是有人冒充上门儿的呢!”

她嚣张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林之秀,态度傲慢的说。

林之秀扑哧笑了一下,对林老太太说“祖母~~您瞧二姐姐说的!您看孙女儿,这鼻子像不像我爹?这眼睛。。。。咦祖母?孙女儿感觉。。。眼睛很有几分您年青时的神采呢!是不是呀祖母?!孙女儿跟您长很像吧?!是吧?!怎么就不像林家人了?您快说是不是啊祖母?!孙女长得好看吧?您看您看这儿……”她侧过脸,指着鼻子,让老太太看。

她太过不要脸……

袁氏,黄氏,林之荣,连同屋里的嬷嬷大丫头,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您看这嘴巴……”林之秀又嘟了嘟嘴,上唇有个肉头头,嘟起来,可爱又甜蜜。

“像我娘吧?!怎么会认错呢?!依我看,二姐姐,你倒不太像林家人呢!”

“你!”林之荣涨红了一张脸。她的眼睛,比林家人要细长,黑眼珠小,有些角度看着像是三白眼。但挑着眼角,不知道怎么的,就自带几分风情。也不能说不好看,只是和林家人的大丹凤眼大黑眼珠,有所不同。

黄氏冷笑一声“林家,还真没出过你这样没规矩的女子,要是有外人在,林家这脸,就丢光了。”

老太太也是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姑娘,一时间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好。

林之秀却一笑“三婶儿,咱们可是第一次见面哦!我祖母她老人家,可还在这儿坐着呢!哪就轮得到您……来教训侄女儿啊?!”眼角一扫,明显的看不起。

黄氏一愣,她明显的感受到了这丫头的敌意……她对袁氏都不是这个态度……怎么了?她不敢冒然接话了,看了看老太太。

林之秀又挤回老太太身边说“祖母,孙女儿是取了父母的优点了吧?!呵呵,好看吧?!哎呀!您不知道,孙女儿在南方,总被人夸像小仙女儿呢!小时候,我爹我娘带我出去,三个人俊的,都能把人看傻了!呵呵!哦,二姐姐可能没见过我娘,三婶儿,您,可是记得我娘的吧?!”

她定定的看着黄氏。

黄氏在那里看到一丝刻骨的冷意,她这眼神确实不对!不由心里在打鼓,难道她真知道了什么?

黄婆子到底哪里去了?不会从她那里漏了什么出来吧?

林之秀郑重的说“我娘长得好看,心地善良。父亲,到死都爱重她。三婶,我长得,是不是像我娘?!”

她忽闪了下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似乎抚在人心尖上……

黄氏心一慌,后背出了汗,双手在轻轻颤抖。

她再也没想到是这种局面,不知道怎么接话……

袁氏看黄氏吃瘪,心里头倒高兴了些。

“一个妾室罢了,也值得你说起没完。”袁氏一时忘形,说了出来。

黄氏看袁氏趁火打劫,她马上转移视线,回了袁氏一句“大嫂,那个妾姓黄!是有名有姓的。和扬州什么马的,可不一样!”

上次林即办完丧事回来,就带回那么个玩意儿,把袁氏都气病了的。

袁氏被顶,更加口无遮拦“有名有姓的,谁给人家当妾啊!”

妯娌间的火药味儿起来了……

林之秀一副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的样子……瞧瞧这个,看看那个,肚子里笑得不得了,使劲儿吵,还不快动手打起来?

黄氏突然一笑说“有长辈做主,怎么就当不得了?”

黄姨娘是黄家偏房的一个孤女,平日里靠巴结着黄氏姐妹过日子。

林煦成亲后,老太太不容安氏,所以想谋个外放。于是,黄氏就给林老太太出了这个主意。

林老太太这回是真生了气,那黄姨娘,是自己娘家侄女儿,虽然只是个孤女,但毕竟有自己颜面。她猛的一拍桌子“你们两个都是有儿有女的了,在这里不顾体面的吵吵什么?”

大夫人和三太太都不敢做声了。

老太太恼怒的看着林之秀,厉声的问“三丫头,你给我站起来!黄姨娘呢?”

三太太心里转怒为喜,看老太太怎么收拾你!

林之秀听话的站了起来,两只眼睛好奇而无辜的眨巴着。

“祖母,她,她姓黄啊!?这……这怎么会呢?可是……孙女不知道的呀!家里,都管她叫春姨娘的嘛……我娘说了,要给我爹弄春、夏、秋、冬四个姨娘。结果我爹说,有这么一个……还不够够儿的呀!然后,我娘就作罢了,没排下去的嘛。”

还春姨娘!!!

林老太太感觉脸都红了,当初,没感觉这事儿会这么尴尬。用黄婉收拾二儿子和媳妇时,还挺痛快的,怎么让这丫头一说,感觉挺没面子呢?

林之秀揪揪衣裳,漫不经心的说“这个春……哦哦,黄姨娘呀!她呀,去庵里了呀!她说,要用后半生苦修,为我父母祈福,来赎她的罪孽呢。”

她这贱兮兮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黄氏厉声说“你胡说,她有什么罪?”

林之秀脸一板,眼一斜,纳闷的说“咦?三婶婶,您怎么知道秀儿在胡说?您怎么知道黄姨娘没罪?”

黄氏有些紧张,又抿了下嘴角。

林之秀傲慢的说“您要问我……这个妾,有什么罪呀?”

停了一会儿……她又无辜的说“秀儿也不知道呀!反正是她自己感觉罪孽深重,怕报应林枫身上,所以自请入庵了呀。去就去呗!秀儿要为父母守孝,每天要上香,擦试牌位,还要抄写经文,施粥,捐经书做慈善。忙着呢!谁还管……一个妾!是怎么想的……”她轻哼了一声,又淡淡一笑,继而讨好的看着祖母……

那表情就是像在问:祖母祖母,我可以坐下了吗?

黄氏心里很有几分后悔,那个贱人死后,黄婆子让人捎封信,就再没了消息。

她的人,派人去过一趟,结果黄姨娘和黄婆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周边问了问,什么也没打听出来,当时也还真不敢乱打听。

黄姨娘入了庵?那黄婆子呢?

她不明觉厉,心里七上八下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老太太并不知道内情,说“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林枫呢?”

还没待林之秀回答,宋嬷嬷回来了。

她一进门,眼睛红红的……“小姐……”声音凄厉,委屈的不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