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太爷提着手,一路走一路说。他上了年纪,抗压能力变弱,稍有些变扭就睡好。因为,有什么事不喜欢绕着走,就不喜欢开心的事,美好的的人。这会儿,他不厌其烦的指点着府里洋洋得意的建筑,非常特殊的盆景和花树,还说到林之秀的爹小时候不喜欢呆的地方。林之秀甜甜笑着,随声他上了年纪,抗压能力减弱,稍有些别扭就睡不好。所以,有事喜欢绕着走,就喜欢高兴的事,美好的人。。...

林老太爷背着手,一路走一路说。

他上了年纪,抗压能力减弱,稍有些别扭就睡不好。所以,有事喜欢绕着走,就喜欢高兴的事,美好的人。

这会儿,他不厌其烦的指点着府里得意的建筑,特殊的盆景和花树,还说起林之秀的爹小时候喜欢呆的地方。

林之秀甜甜笑着,随声附和,脸上满是仰慕。

老爷子看她这样,说的更起劲儿了。

等到了主院儿门口,老太爷突然想起来,自家这个老太婆,对二儿子一门,从来就没个好脸儿。以她的性子,这会子见了面,指不定要折腾什么呢。

于是就站在正屋院门口说“你祖母就在屋里,你进去看看她。有什么需要,让人去找祖父。”

又吩咐老太太屋里迎出来的李嬷嬷“让老大媳妇儿给秀丫头弄个妥帖的院子,好好安顿下来。”

说完,他就背着手走了。

林之秀看着他的背影,嘲讽的一笑,转脸,飞一样的往屋里扑。

还没进门就高喊着“祖母!祖母!孙女儿回来了!祖母……哇……”她飞进屋,一下子奔着主位那个发型衣着都很讲究的老太太扑了去。

一头就撞在她怀里!

林老太太还没怎么着呢,就被一个绿色的影子,撞了一下NAI,顶了一下肺,灌了个满怀,还扑了个趔趄……

“啊!咝……”老太太也不知道哪里,狠狠的疼了一下。

李嬷嬷在后头没追上,旁边好几个伺候的人也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做派?一屋子人都张着嘴,愣在当地。

林老太太给撞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谁也没敢在她面前这样放肆过!

她张着两手,怀里有个人抱着她在哭……

她、一下就恼了!愤怒的说“你……咳咳……放……”结果那丫头又用力的抱了一下她,愣把那个“手”字给挤了回去。

那丫头哭声更大了“祖母,祖母啊……呜呜。秀儿想您啊……哇哇……”

真是放声大哭啊……就像死了人那般……

老太爷刚走出去没多远,就听到屋里传来哭声,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走得更利索了。

李嬷嬷终于赶过来拉“哎哟这是三姑娘吧?三姑娘,可别这样……都吓着老太太了……快放手,快松开,让老太太好好瞧瞧您。”

直接上手来拉住林之秀的胳膊,但林之秀挣扎着抱着老太太不撒手,李嬷嬷一下都没能拉开,于是使了劲儿……才生生的,把她拽开了。

林老太太才松了口气,恼生生的喊到“好了好啦!别哭了!这成什么话!你这是什么规矩?!”啪的一下拍了桌子。

林之秀被拉开,丝毫不理会老太太发火,又坚决的凑回老太太跟前,依在她身边,一脸的眼泪,鼻头微红“祖母,秀儿可见到您了。”

李嬷嬷总不好再去拉扯……只得站在旁边。

旁边坐着袁氏,眨巴着眼睛看眼前的女子,一时竟也没反应过来。

老太太心里生气,立眉横眼的看着依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

等看清楚了,却是一愣,又把她从头打量了一下,心里不由郑重起来,这丫头长得可……真不错。。

好看的人,别人常常会不由自主的给点面子……林老太太缓和了一下心绪说道“得了,得了。好好说话,别哭了,真受不了。”她低头理了理自己的领子,都歪了……

林之秀听话的拿着手帕,擦擦眼泪,哭音未落,笑意却起,还有些娇声娇气说道。

“祖母,秀儿可见您了。您的模样,跟秀儿想象中的,简直一模一样呢!哎呀!还没给祖母行礼呢!”

她赶紧站起来,身量倒不低。

只见她像模像样的脱掉斗篷,扔在旁边的椅子上,露出婀娜的身材,整整衣衫。跪在老太太面前“秀儿给拜见祖母。祖母万安!”

说实话,老太太给弄得有些心烦意乱“起来吧,坐下说话。”指着旁边的椅子。

“哎!谢祖母~”林之秀站起来,却仍旧依一扭身子,挤在老太太身边儿,伸手要来抱她的胳膊,亲热的很。

老太太不由自主的往边上挪了挪。

坐在旁边的袁氏心里更是一滞,这个丫头,怎么疯疯颠颠的?

可是,长得可真好啊!

想起长女林之芳,端庄秀丽,多才又能干,是自己的骄傲。可是与她一比……倒显得呆板了。

顿时醋意十足。

只见那丫头又忘情的拉起老太太的手“祖母,秀儿真是对您日思夜想啊!每当看到周围的小姐妹,陪在自己祖母身边。祖母慈爱,小女儿孝敬,那种舔犊情深,孙女就羡慕得不得了呢。。。人家都有祖母,偏秀儿没有……”她委屈的泪珠,沿着瓷一样的皮肤,静静的滑落。

老太太一听一看,心里倒是一软。

就算是不喜欢二儿子,恨二儿媳妇,可这个,总是自己嫡亲的孙女儿。

其它几个孙女,甚至外孙女,都不知道得了自己多少的赏赐。只有她,长这么大,真是一根线头儿都没给过。

不由心里有些暖意了……

大夫人袁氏却在旁边冷笑,你祖母又没死,怎么会没有祖母?

傻老太太,这也听不出来!

袁氏无端的就不喜欢眼前人。

林老太太反手捏着林之秀的手,只觉得那小手,又嫩又滑,不由自主的轻轻拉着,低头看了看……可真是双漂亮的小手啊……

软软肉肉的手掌,纤细如春笋般的手指,贝壳一样粉粉的指甲。皮肤又嫩又滑,关节都看不大出来……

这丫头,长得可真好!她不由又想了一遍。

“好孩子,回来就好。”老太太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祖母,让孙女儿好好看看您。”林之秀抬着一双妙目,仔细的看着老太太。

林老太太真心没经受过这个,很有些尴尬,嘴咧开,要笑不笑的。

说实话,林老太太虽然上了年纪,但仍旧是个好看的妇人。

穿衣首饰,都讲究的很。

身子不胖不瘦,体态绵软,皮肤白皙。脸上肉有些松,但还真没皱纹,眼睛也清亮,一看就是享了一辈子福的模样。

林之秀看着她的眼睛说“祖母,我爹任上受伤,身上的病痛,让他痛苦万分。最后走的时候,只瘦成一把骨头。呜呜……弥留之际,他想念父母,唯一后悔的是,没有取得大的功绩,给祖父祖母争光添彩。。没能让祖母在京城贵妇中人前显胜。祖母,您,您想我爹爹了没呀?”

她从老太太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拿着手帕,呜呜的哭起来。

老太太听罢,有尴尬,也有些心酸。他再不听话,再惹自己生气,也是自己怀胎十月所生。

还高中榜眼。

京城这种人家儿里,没出纨绔倒出了榜眼……周围亲友提起时,都是满满的羡慕……

她也曾在京城贵妇面前,因为有这么个儿子,而光彩过。

要是他留在京城,那前程还有什么可愁的?

跟老大一起,相互帮衬,那林家得有多好的前程?

而现在,大儿子是个空架子。三儿子连个架子都没有,六儿子更是娇生惯养,半点苦吃不得。。。。

倒让个庶出的老四风光起来,还不好下手收拾他。

不由得悲从中来,要是他不娶安氏,要是他听自己的话……

现在该多么好!

不由眼圈也红了“你爹是祖母的亲儿子,祖母,怎么能不想他呢……”

旁边的李婆子说“三姑娘,二老爷去后,老太太伤心得很,以致这两年,身子大不如往年了。您即回来了,就代二老爷在老太太跟前尽孝吧。可别哭了,也别再招老太太伤心……”

林之秀点点头“孙女见到祖母,情难自禁!好,不哭了。以后,孙女好好孝敬祖母。”

老太太点点头,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孙女,心里不禁有所盘算……

这个孙女,这等品貌,好好教养一番,说门好亲,说不得,能为家里带来大利益呢……

老太太认为自己聪明绝顶,一下子想明白了,脸上的表情才真正柔和下来“多陪陪祖母,跟姐妹们好好相处……”

她身边的李婆子最有眼力,一看老太太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连忙说“三小姐,咱们家老夫人,那可是京城有名的富贵老太太,慈善人儿,有大福气的。您能在她老人家身边熏陶熏陶,那往后,益处可多着呢。”

林之秀高兴的点头称是。

老太太看她乖巧,心中满意,指着旁边的人说“这是你大伯母……”

林之秀站起来,轻巧的脚步走到大伯母面前“大伯母。”

袁氏因为丈夫给林之秀的爹去料理丧事,银钱没带回来,却带回来一个美丽的妾,而恼恨不已。

虽然怪不得林之秀,但毕竟心里过不去。

而且,这个丫头,回来的……也很不合心意。

她这些年管着家,很有几分强势,所以只淡淡的说“嗯。即然回来了,就多陪陪老太太,学些规矩。”

“嗳。”林之秀乖巧的应了一声,坐了回去。

袁氏看自己没让她坐,她就坐下了,心里难免又不痛快,接着说“你们回来的事情,府里早有安排。如果真是想提前回来,也应该一早捎信来,让你叔伯或者大哥去接。咱们家,男子精贵,女子也精贵,你们就这么上路,万一有点什么事,丢的可是林家的颜面!再者说,还没准备好你的闺房,回来也不好安排不是?”

净给人添麻烦。

林之秀抿嘴一笑,看看老太太,又看看袁氏“祖母,大伯母,之秀在老家为父亲母亲守孝三年。出了孝,本打算给祖父祖母来信,问询回京城的安排。可之秀想着,叔伯和兄长,或在朝廷里担任要职,或学业要紧。要来接侄女,这一来一回,怎么也要三个月,怕是耽误重要的事情了。正好父母亲的好友,柳大人夫妇上京任职。问之秀要不要同他们一路,之秀和柳家女儿们交好,柳夫人待之秀更如亲侄女儿一般,所以,就跟他们一起回来了呀!省事省费用又安全。至于回家住哪里嘛。。。我爹在府里,还能没自己的院子吗?父亲母亲虽然不在世了,但他们有儿有女的呀……祖父母还健在,家里还真能当没我爹爹这个人了?不会,连个住的地方也不留了吧?咱们林家,可不是小门小户的……不讲究。”

她捏着帕子,侃侃而谈,声音柔和好听,语速不快不慢。美丽的小脸儿上,带着一丝矫情。。。

袁氏“……”

林老太太“……”

两个人心里都一愣,她怎么这么说话?

这丫头还挺厉害!

还……真没留!

只见林之秀又弯着眼睛一笑,说“再说,咱们这种人家,即不差银子,又不缺人,家里院子,还能让它荒了去?好歹收拾一下就能住的。秀儿这是回自己家,哪有那么讲究啊。是不是啊祖母?”

她眨巴的眼睛看着林老太太,强烈需要林老太太的支持。

林老太太有些尴尬,没说话。

林煦的院子,早就给了林家三老爷林辉的长子林樘住了。

那个混世魔王,混蛋的紧。

但入了老太太眼,在孙子辈里,甜言蜜语的最讨老太太喜欢。

袁氏心中暗笑,这个丫头,跟那二混账对上……呵呵……

林老太太心里有些别扭,只说“秀丫头,这你就不明白了。先不说京城寸土寸金,就说你爹这一代,光兄弟就六个。家里人口越来越多。你们一家多年不在京城,哪会有空院子留着等?原来是说,等你爹回来再……可现在……罢了!老大家的,赶紧安排个妥当的院子,让她住下。”

大伯母笑道“是。母亲。您看,就住梧桐院吧?!媳妇儿这就安排人去打扫一下。”

林之秀笑了,上世回来,住的就是梧桐院。不过,那是她回来之前,收拾了一番的。

可就算打扫修理了,也是府里最差的院子,离主院最远。还要路过一段长而茂密的树丛。

这府里很多的污糟事,都是在那里发生的。

比如大伯父和五婶婶的偷情私会!

还没等老太太说话,林之秀就说“祖母,大伯母说的梧桐院,名字真好听,院子也一定是最好的。祖母,之秀带回来的宋嬷嬷和几个丫头,让她们先跟大伯母的人去瞧瞧好不好?她们知道孙女的起居习惯。”

袁氏暗暗嗤了一声,好大的口气!“你的”起居习惯!!

老太太因为心虚,却点了头说“也好,让她们跟去瞧瞧吧!”

袁氏一听,赶忙说“母亲。那个院子,日子长了没人住,总归是差了些。原打算父亲过完寿辰后,再安排打扫粉刷的。可谁也没想到,秀丫头这么早就自己回来了!”她横了林之秀一眼“现在,粉刷肯定是来不及的,只能先打扫干净,先住进去,再慢慢收拾。咱们家,人口多,住得满满当当的。要说空着。。。现在就能用的,只有朝云居和和梧桐院……可朝云居,是老太爷和您,特意说给大姑奶奶留着的……”袁氏很为难。

老太太一听,只说“嗯,那先瞧瞧梧桐院吧。”

当即安排好了人去看。

林之秀心中暗笑,上世回来,可是二话都没有,就把自己打发到那里去的!可见,还是有所不同了。这算是开始吧……

她笑咪咪的说“祖母,刚才,祖父担心孙女儿在南方园林住习惯了,回家不适应。还跟孙女说了半天府里的情况……其实,哪用祖父这么说的嘛!虽然我母亲在南方有几个好看的园子可以让我随意住,但那园子姓安不姓林哪!京城这府第才是我家啊!哪能嫌弃寒酸就忘了本呢?再者说,从前门一路走来,院子干净,房屋整洁,不少的奇花异草,还有那么多漂亮的鸟儿……哪会寒酸嘛。您看,祖母您这屋里,富丽又大气,满满都是好物件呢。”

她的纤手,指点着祖母屋的名贵花瓶,茶具,案子上的古董玉器……

“咱们家日子,很风光的呢。哦,大伯母,梧桐院儿大不大呀,可一定要够大才行哦。之秀带回来不少东西,有的很是珍贵,怕淋雨怕日晒的,可要妥当的收着的呀……”

袁氏心里,还真惦记着她的二十几车东西,随口就说“府里有库房,东西可以先收库房里。”

林之秀奇怪的说“府里的库房?那,可是……那些东西,都是侄女儿日常用的。还有我母亲的嫁妆,都收到府里的……库房……会不会和府里的东西,搞混乱了呢?”

袁氏一没留神,当着老太太把话说出来了,心里腻歪,冷冷的说“府里收拾东西,自然有规矩,怎么可能混乱了?”

“哦……大伯母,可府里的库房……放的是公产吧?!我的私产放进去,这账怎么走?取存是什么手续?需要向您报备吗?”林之秀立刻摆出一副精明的样子。

袁氏脸色可不好了“怎么你说的,像是大伯母要贪图你的物品似的?”

你可不就是这打算么?!

林之秀眉毛一挑,吃惊的说“咦大伯母?!秀儿没这样说啊?您怎么会这么想呢?本来嘛!府里的库房,放的就是府里的东西啊!那秀儿的东西放进去,物品谁来管?账怎么走?您那里要不要清点盘库?进出库要不要跟你报备,秀儿不明白,才要问问啊。怎么会就提到,您要……贪图侄女儿的东西了嘛?!”

袁氏面沉似水“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要是不放心,就放你自己院子里!跟长辈说话,要懂规矩!”

她这么多年,除了老太太谁也不放眼里,这会儿让一个丫头截扛,简直是气死了。

林之秀对着林老太太一吐小舌头,拍着胸口说说“祖母~~大伯母好神气啊。秀儿害怕……祖母……”她扭着身子又跟老太太腻歪上了……

林老太太感觉她像条鲜活的鱼一样在怀里扑腾,暗叹袁氏有些小题大做,一个小姑娘,刚进门,你耍这个威风做什么?

这丫头打小儿不在府里,这是第一次见面,你一个长辈,见面礼儿都没给呢上来就计较这些,也太不成话了。难不成,人家一进门,就盯上她手里的东西了?

只得说“老大家的,她一个小姑娘刚进门,你别吓唬她。秀儿,你大伯母管着一大家子的事,脾气软和可不成。你不能顶撞长辈,一下子进府那么多人和物品,总要妥当安排才是。”

林之秀眯着眼睛笑,答应“哎,秀儿都听祖母的。”

袁氏知道,老太太这是对自己不满了。

好多年没这样了!不由得盯着林之秀,怒气越来越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