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寻思着自己下面一段时间要做什么呢,突然就听见“砰砰砰”地有人在砸门,把王业吓了一跳。是的,这完完全全也不是在敲敲门,不是在砸门了……他皱了眉头,好像忆起了什么。的确曾突然发生过的那件事,又要再度戏码了,只但是,这件事并也不是突然发生在是的,这完全不是在敲门,而是在砸门了……。...

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盘算着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做什么呢,突然就听到“砰砰砰”地有人在砸门,把王业吓了一跳。

是的,这完全不是在敲门,而是在砸门了……

他皱起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

看来曾经发生过的那件事,又要再次上演了,只不过,这件事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而是和宋晓刚有关……

这砸门声显然也把小黑和宋晓刚给吵醒了。

“谁呀?”宋晓刚高声问道。

“开下门,有事问一下宋晓刚。”外面的人用中文回答道。

听到是找自己的,又是中国留学生,宋晓刚连忙翻身下床,穿上拖鞋打开屋内的灯,就去开门去了。

王业本想提醒他一下不要开门,不过一时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

宋晓刚把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三个男生,一个又高又胖,一个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一个小矮子瘦瘦小小的。

“老高大刘你们找我?这个是……”宋晓刚问道。

那比较高的两个男生他好像认识,不过那个瘦瘦小小的矮个子他没什么印象。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王业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那个瘦瘦小小的矮个子男生抬头看了看宋晓刚,拉长了声音问道:“你就是宋晓刚?”

听那声音,似乎是喝了酒的。

宋晓刚点头回答道:“是啊,我就是。”

他还纳闷呢,这几个人大半夜来找自己干嘛呢。

话音刚落,就看到那矮个子男生突然跳起来给了宋晓刚一脚。

事情太突然了,宋晓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更是没有任何准备。

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哪怕是他这么健壮魁梧的大个子,挨了这么一脚,也有点吃不消。

“登登登……”他捂住肚子连退好几步。

王业这会也坐了起来,清楚地看到宋晓刚的脸色变得煞白,显然这一脚真不轻!

“踏马的就是你昨天骂我的吧!我让你骂,尼玛的……”那瘦小男生嘴里骂骂咧咧地冲进来,抬腿又要揣宋晓刚。

不过现在宋晓刚有了心理准备,他一侧身就躲开了。

按说以宋晓刚这体格,打这个瘦小男生应该轻轻松松的,王业更是知道,宋晓刚可不是一个所谓的傻大个。

这小子可是在塔沟武校学了十来年的!

以他的身手,在加上那体格,面对这个瘦小男生,说是一个打十个都不算过分!

但不知道为什么,宋晓刚完全没有还手,只是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推开瘦小男生,嘴里慌忙辩解道:“同学你误会了吧,我什么时候骂过你?我都不认识你啊。”

那瘦小男生甩了一下长长的头发,嘴里继续骂骂咧咧道:“去尼玛的,就是你!昨天吃饭时,和别人说我是个二流子是吧!玛德,爷爷就是个流氓,打的就是你!”

听到瘦小男生这么说,宋晓刚也想起了这件事。

昨天不就是元旦嘛,楼下中国餐厅的老板请预科楼的中国留学生一起吃饭过节。

这中国餐厅就开在预科楼的辅楼,挺像回事的,装修得古香古色的。

老板也是个留学生,现在正在读博,听说在这边混得不错,也是一个“老莫”了。

就在吃饭时,这瘦小男生就坐在宋晓刚旁边一桌,从头到尾这家伙就一直在吹嘘自己在国内时如何如何牛逼,在家乡那小城市没人敢惹。

之所以出国,是因为把人打伤了,出来躲一躲……

当时宋晓刚听了,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和旁边的同学笑道这不就是个二流子嘛,有什么好吹的。

估计就是这句话,让这瘦小男生听到了,晚上就找上门来了……

哎,自己还是嘴欠啊,出门在外乱说话真的会惹麻烦的!

宋晓刚一愣神的功夫,又被那矮个子男生劈头盖脸地连揍了好几下。

看得出来,这矮个子男生确实打架经验挺丰富的,虽然体格瘦下,但下手可不轻……

因为身高差距有点大,他都是跳起来打的……

宋晓刚一直被动防守,完全没有还击,并且和瘦小男生一起来的那两个男生也在有意无意地拉偏架。

他们两个一左一右拉住宋晓刚,嘴里还嘟囔着。

“行了行了,出出气就好了,大家都是同学的,以和为贵啊。”

“别打了,别打了,差不多就可以了,别真打啊。”……

嘴里是在劝架,但他们却一左一右拉住了宋晓刚的胳膊,让他没法动弹,只能被动挨打。

…………

刚打起来,同屋的小黑就瞪大了眼睛,连忙起床溜了出去。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王业、宋晓刚,以及闯进来的这三个男生。

“曹尼玛!我让你骂我,我弄死你!”

矮小男生边骂边从旁边的桌子上抄起一个老干妈瓶子,蹦起来往宋晓刚头上砸去……

旁边的王业实在看不下去了,本来他是站在一边没有吭声的。

但现在,他一步上前,抬起腿同样来了一个飞踹,结结实实地踹在了矮小男生的肩膀上。

王业的力气也不小,虽然他不像宋晓刚那样练过武,但个头在这摆着呢。

这一脚下去,矮小男生直接横着飞了出去,撞在了正在拉偏架的高个子男生身上。

“够了!欺负人是吧?想把事情搞大是吧?我看你们几个都想尝尝在莫斯科蹲局子是什么滋味吧!大半夜的闯到别人宿舍打人,需要我把管理员叫过来吗?”王业沉声说道。

那矮小男生被王业踹飞差点摔倒,他脑子有点晕乎乎的,一来是晚上喝酒了现在有点上头,二来是被揣的了,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不是自己在打人吗?

怎么现在有人打自己呢……

他那两个狐朋狗友看到王业出手……,不应该是出脚,就有点急了,刚想说什么,就被王业劈头盖脸一顿训斥,顿时就张口结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王业说的那些话,也正是他们所担心的!

这里是莫斯科,是异国他乡!

说实话,谁不担心自己出点什么事惹了麻烦呢……

之所以敢过来,只是几个人喝了点小酒,酒壮怂人胆,加上那个矮个子男生一直吹嘘他社会经验多么丰富,吃准了那个宋晓刚是不敢还手的。

另外,过来也就是收拾一下宋晓刚,只要宋晓刚不声张,一点屁事都不会有的。

他确实看准了宋晓刚的性格,但完全没想到,却遇上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王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俄罗斯当寡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