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和刘小斌闲聊呢,旁边两个女生也凑了回来。这两个女生,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但是想不起她们名字了,但王业还算有点儿印象,这两个女生是他老乡。但是这两个女生长相都很普普通通,再加那个矮瘦的预科没读了就受不了这边的天气归国了,而高瘦女生预科本科毕业后转校这两个女生,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正和刘小杰聊天呢,旁边两个女生也凑了过来。

这两个女生,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虽然想不起她们名字了,但王业还算有点印象,这两个女生也是他老乡。

不过这两个女生长相都很普通,加上那个矮胖的预科没读完就受不了这边的天气回国了,而高瘦女生预科毕业后转学去了别的学校,所以王业和她们并不算多熟悉。

高瘦女生笑着说道:“听说这边宿舍是男女混住的,大家都要住这栋宿舍楼。”

刘小杰脸上有点微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太热了,再次把近视镜从鼻梁上摘下来。

不过这次没有拉起衣服来擦了,而是从兜里摸出一包纸巾,擦干净了镜片。

他看了看高瘦女生,回答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大家可以互相照顾。”

矮胖女生扫视了一圈,突然说道:“哎,那家商店还开着门的吧,我想去买点东西,业哥你跟我一块去呗。”

他们几个,虽然大家都是接受了同样的语言培训,但到了现在,王业的俄语水平是最高的。

说来也奇怪,王业读高中时,英语成绩很差的,怎么学都学不会。

但学俄语,他仿佛开了窍一样,老师一教他就会!

短短几个月的培训后,刘小杰他们也就学会了最基础的东西,例如俄语字母、简单的语法和对话。

可王业,已经能和培训老师进行日常对话了。

当然,这是指没有“重生”前的王业,至于现在吗……

他可是在莫斯科学习工作了近八年!

回国后从事的也是对俄贸易工作,那俄语水平不敢说能达到同声翻译的高度,但无论是词汇量还是发音标准度,和普通俄罗斯人也可以说差不多了。

至于这个矮胖女生,她的俄语水平就不要提了,不然也不会去买个东西都不敢自己去,非要拉着王业一块。

王业点点头,刚好他也有点口渴,想要去买瓶水。

刘小杰一看,也连忙说道:“王丹我们也一块去吧,买点吃的喝的东西。”

他这是对高瘦女生说的,王业也得知,原来这高瘦女生叫“王丹”。

那高瘦女生微微点头,没搭理刘小杰,反而扭头对矮胖女生说道:“小芸,你要买什么,吃的东西就不用买了,我行李箱里还有好几桶泡面呢,一会要是饿了可以吃。”

矮胖女生却摇头笑着说道:“那也要买的,没热水难道要干吃泡面啊?去看看有没有蛋糕之类的,随便买点吃就行了。”

还没等她们商量好到底买什么呢,一名个子不高,体型精瘦的中国男生径直朝王业他们走了过来。

远远就笑着打招呼:“欢迎欢迎!刚才吴老师找我,我才知道你们到了。对了,我叫周元,比你们早几个月来,也是通过这个中介办的。”

虽然不认识这男生,但“周元”这名字,王业他们几个可都听过。

因为带队的吴老师早就给他们交待过,这个周元是他们这一批的“班长”,来得比较早。

所以到了这边后,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周元帮忙。

在异国他乡,见到同国人那都算“老乡”了,天生比较亲近。

更别说周元和他们还是同一个省份的人,并且通过同一个中介、同一年来留学的,这就是名副其实的自己人啊。

几人和周元互相认识了一下,王业也趁机记住了其他同学的名字。

高瘦女生的名字刚才就知道了,叫王丹。

矮胖女生叫李小芸。

另外还有四个同学,都是男生,王业他们这最后一批过来的一共是八名学生。

闲聊几句后,李小芸再次提起去小商店买东西的事情。

周元一听,立刻拍着胸脯说要带几人去。

他都来莫斯科小半年时间了,买东西需要那点俄语,还不是手到拈来!

另外几个男生听到他们的对话,也连忙凑过来,说要一块去。

于是,大家把行李堆在靠墙的一个角落,在周元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小商店。

这会时间已经比较晚了,商店里没什么人。

只有一个胖大妈售货员懒洋洋地坐在收银台后面。

王业扫了一眼,这小商店还不是国内常见的超市,而是那种很传统的老商店。

也就是所有的东西都在玻璃柜台里,你想要买什么,需要告诉售货员,让她给你拿。

“你们先看一下,想要买什么提前想好,然后挨个跟我说,我来帮你们买。对了,你们身上没有卢布吧,这商店不能直接用美金的。这样,我借给你们一人两百卢布,买东西应该够了。明天我再带你们去兑换点卢布,到时再还我钱就行。”周元边说,边从裤兜里摸出钱包,开始给大家分钱。

他这个人确实很热心,不然的话,也不会选他当班长啊……

王业他们刚从国内过来,身上带的钱全是美金,因为在俄罗斯这边,虽然当地货币是卢布,但真正的“硬通货”却是美金……

他们交学费、买保险之类的,学校发出来的通知书上面,可全部是以美金为单位的。

当然了,真正买东西或者缴费时,还是需要给卢布。

不过在莫斯科,美金兑换卢布非常非常方便,满大街都是兑换点。

这种兑换点很醒目,只开一个小小的兑换窗口,上面挂着一个大大的电子牌,显示着美金兑卢布的汇率。

你直接过去把美金递过去,就能按照当天汇率,拿到相应的卢布。

不需要任何手续或者证件。

在2001年初,一美金能兑换二十五左右的卢布。

可能很多人想不到,就在十年前,卢布和美金的汇率还差不多一比一呢。

经过所谓的“休克疗法”后,卢布开始大幅度贬值,老百姓手中的多年积蓄,几乎化为乌有……

王业他们在过来前,中介那边就告诉过他们,带美金来就行了。

学校的通知书上面,标注的学费、住宿费等,也是以美金为单位来写的。

…………

售货员大妈在这工作,应该见过太多的各国留学生,所以看到王业他们几个进来,头也不抬地继续坐在那,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不得不说,看书这个习惯,在俄罗斯这边非常普遍。

在公交车上、地铁上、博物馆外排队的人群中,都能看到有很多人捧着一本书在看。

据说俄罗斯这里大学毕业生普及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老百姓的文化程度相当的高,在这点上,是遥遥领先很多国家的。

这小商店里卖的东西也比较简单,什么面包牛奶饮料零食之类的居多。

“这里的和列不比较好吃,但是记得要买白面包,千万不要买黑面包,那玩意又酸又硬,我们吃不惯的!”周元给大家介绍道。

国内都管俄罗斯那边的面包叫“大列巴”,尤其是哈尔滨那边的大列巴,其实是和俄罗斯这边的不一样的,那是经过本地化改良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俄罗斯当寡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