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天气寒冷的天气的缘故,这里的宿舍楼大门,是双层结构。也是正门外,除了一个玻璃结构的门洞。最外面是一个绿帆布的厚厚挂帘,这样能能有效地隔绝外部寒冷的天气的空气。撩开挂帘,横穿过玻璃门洞,回到宿舍楼正门前。很典型代表的苏式大门,原木门框,粗壮的门把手,上面镶也就是正门外,还有一个玻璃结构的门洞。。...

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这里的宿舍楼大门,是双层结构。

也就是正门外,还有一个玻璃结构的门洞。

最外面是一个绿帆布的厚厚挂帘,这样能有效地隔绝外部寒冷的空气。

掀开挂帘,穿过玻璃门洞,来到宿舍楼正门前。

很典型的苏式大门,原木门框,粗大的门把手,上面镶嵌着双层的条形厚玻璃。

门把手和门框有点油光发亮的,这是使用太久,有点包浆了……

刚进入大堂,就感觉脸上一热,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一些带着眼镜的同学,眼镜片立刻变得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同样是因为气候原因,莫斯科这个地方,一年有七八个月在下雪。

通常情况下,每年十月份开始下雪,一直持续到第二年四月份。

而且这还没完,有时五六月份,甚至到了七月份,偶尔还会飘起雪花呢!

气候寒冷,最低时能达到零下三十来度,所以暖气就非常重要了。

在这里,室内和室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王业他们刚下车时,哪怕身上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穿着保暖衣厚毛裤什么的,但依然是被瞬间冻“透”了,骨子里都感觉寒冷。

站在外面,会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但到了宿舍大堂时,这里面简直就是来到了夏天一样!

还能看到一些路过大堂的学生,穿着短袖和大裤衩……

暖气很足,室内温度二十五度以上,穿短袖短裤真的很正常。

王业还知道,等到了房间内,那温度就更高了,有时甚至能达到三十度左右,晚上睡觉都不能盖东西……

“哇,怎么这么热!我都要出汗了。”旁边的刘小杰拉开了身上羽绒服的拉链,又取下鼻梁上的近视镜,拉起里面的保暖衣下摆,擦了擦镜片,重新把近视镜戴了上去。

王业笑了笑,没说话,不过也解开了身上的羽绒服。

就这么一会,他身上都有点微微出汗了。

带队的吴老师去找宿舍管理处办手续了,留下他们几个站在大厅里等着。

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虽然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但还是有着依稀的记忆,毕竟在这里住过大半年呢。

这个六号楼,住的全部是预科生。

国内的大学生,对“预科”这个概念可能不了解,但来这边留学的外国学生,则必须是读一年预科,并通过预科考试后,才能正式入读大学。

王业他们这批人,都是高中毕业就过来读大学的,当然也要读预科。

他们都是通过一个中介过来留学的,去年六七月份就开始办理手续了,不过这个中介有点坑,手续办得太慢。

导致他们原本应该去年九月份就过来读预科的,给活生生拖到了现在,耽误了小半年时间。

不过中介也和学校沟通过了,会让他们进“加急班”,只需要读半年的预科,就能进入大学读书。

当然,前提是通过预科毕业考试才行。

在来之前,王业他们也没闲着,中介那边给办了个俄语培训班,算是让他们提前开始学习了。

预科主要是学俄语,因为进入大学后,就要和老毛子学生一起上课了,语言不过关那听课都听不懂的。

至于说一年的时间,语言到底能不能真的能达到那个程度,这个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大一大二时,专业课勉强听吧,主要还是学语言。

只有真正用功学的留学生,到了大三大四时,才能说语言基本过关。

至于大部分学习不用功的学生,可能一直混到毕业,和老毛子日常沟通都做不到呢。

高中毕业出国留学的群体,可谓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有真正出来学习的,也有来混的,这个看各自的选择了。

相比较之下,来俄罗斯留学的还好一点,因为来这里的,都是家里有点钱,但又不够有钱那种。

最多也就是学习不认真,玩电脑混日子而已,至于挥霍浪费,家里并没有那个实力……

在留学生群体中,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真要说“留学垃圾”的话,去新西兰的第一,澳洲的第二……

一般去那两个地方的学生,都不是真正为了学习而去的,而是为了移民拿签证。

而且那两个地方的留学费用很高,家里没有足够的实力,也不敢把孩子往那里送啊。

留学生中真正的“人上人”,则是去老美那边的,无论是高中毕业去读大学,还是大学毕业后去攻读博士的。

因为去老美留学,要么你家里非常有实力,要么就是你个人成绩非常优秀……

………………

宿舍大堂挺宽敞的,靠里面角落处有一间小商店,主要卖一些食品饮料和日常用品,其它地方就是空荡荡的。

地面上铺着木地板,不过并不是国内流行的什么高档“橡木地板”“红木地板”之类的,这里因为木材资源丰富,所以很多建筑内都是铺着木地板。

但这里的木地板比较有特色,全是巴掌长短的长方形木条,密密麻麻地铺在地上。

年头比较久了,地板也比较松了,走上去“咯吱、咯吱”地响。

“业哥,这里环境不错啊,不知道等下把我分到哪个宿舍,要是能把我们分到一块就好了。”旁边的刘小杰又说道。

他们两个也是老乡,并且在来之前,也是一起培训过俄语的。

刘小杰年龄和王业一样,都是十八岁,但个子比王业矮半头。

为人比较憨厚老实,算是和王业关系比较好。

“估计没戏,刚刚在车上老师不是说了嘛,为了让我们更快融入环境,会尽量把我们分开安排。”王业笑道。

确实,想要尽快融入到一个新环境,那就最好不要和熟悉的人抱团。

如果到了这边,中国留学生继续和中国留学生一起住,一起学习,那语言能力提升肯定会比较慢,因为平时沟通交流什么的全是用普通话啊,锻炼语言的机会比较少。

但如果和老外住一起,哪怕不是老毛子,大家想要交流,都会尽量用俄语。

这无形中,也逼着你尽快提高语言水平。

从这方面来说,中介还算是负责任的,出发点也都是为学生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俄罗斯当寡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