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哥!业哥!醒醒,醒醒,我们立刻就到了!”正睡得迷迷糊糊呢,王业突然觉得到有人在晃动自己的肩膀。睁开眼睛睡眼的睡眼,他呆住了。这是哪里!自己也不是在床上睡着吗?怎么现在的会出现在的了一辆小巴上面!坐在旁边晃动自己肩膀的那位小伙子,看出来有点儿眼熟,但一睁开惺忪的睡眼,他愣住了。。...

“业哥!业哥!醒醒,醒醒,我们马上就到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呢,王业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肩膀。

睁开惺忪的睡眼,他愣住了。

这是哪里!

自己不是在床上睡觉吗?

怎么现在出现在了一辆小巴上面!

坐在旁边摇晃自己肩膀的那位小伙子,看起来有点面熟,但一时间想不起他是谁了。

王业木然地扭头看了看旁边的车窗,发现玻璃上一片白雾。

刚举起手,准备擦一下车窗,看看外面什么情况,他又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毕竟是三十多的人了,在社会上历练那么久,还是能沉住气的。

王业不动声色地伸出手,用袖子在玻璃上擦了擦,终于能看清外面的情况了。

只看了一眼,他再次惊呆了。

因为车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

现在是夜晚,小巴车正在很空旷的马路上疾驰,在昏黄的路灯照耀下,鹅毛般的大雪正在空中飘荡,缓缓地落在地面上。

而路边的积雪,已经堆积到足足有一米左右的高度了!

这样的大雪,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王业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问题。

他大学是在莫斯科读的,这鬼地方,一年要下起码半年的雪。

这种鹅毛大雪极其常见,并不足以为奇。

但自从毕业后回到国内,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了吧。

刚想到这里,小巴车刚好经过一个大门前。

这个大门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因为只是一个敞开的铁栅栏大门,从马路上可以一眼看过去。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灰白色的大型建筑物,并不高,但占地极大。

方方正正的主楼,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块一样,上面有几排醒目的黑色俄文字母“Российскийуниверситетдружбынародов”。

王业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俄罗斯人民友大”!

也就是自己的母校……

一瞬间,回忆如同潮水般地涌了上来。

王业回想起来,这个场景,应该是2001年一月一号,自己刚刚抵达莫斯科,准备开始自己的留学生涯。

现在是坐小巴车,从机场前往学校的路上。

但问题是,这些事情,都是二十年前的啊!

自己明明早已回国,在鹏城生活了好多年了!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

………………

再扭头看看小巴车内,七八张朝气蓬勃的脸庞映入眼帘。

都是十七八岁的年龄,有男有女,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充满了憧憬。

有些人,王业还感觉有些眼熟,有些人,他却已经记不起了。

这时,坐在他旁边那个男孩子,也就是推醒他的那个,笑着说道:“业哥,已经到学校了,听说现在学校放假,我们还要等几天才能上课呢。”

王业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刘小杰?”

那男孩子愣了一下,茫然回应道:“啊?怎么了业哥?”

王业心中翻涌起来,原来真的是刘小杰!

不过……

这是十几年前的刘晓杰啊!

他也是自己大学时期,关系最好的一个同学了。

只不过在毕业后,王业回了国,而刘小杰留在了俄罗斯发展。

这一别就是十多年,慢慢地两人也断了联系。

不要觉得王业记不起别的同学很奇怪,在国内读大学的话,同班同学一般都比较熟悉,或许大学毕业十几年后,还能记得很多同学的名字。

但在国外留学是完全不同的。

同学之间的关系比较淡,毕竟大家只是同一批过来留学的,也就读预科时同班。

等到进入各个专业后,可能就不在一个班里了。

另外,平时大家也是各忙各的,有认真读书的、也有天天窝在宿舍玩电脑打游戏的。

更有不少一边上学一边打工,平时都看不到人的。

这种情况下,大家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很熟呢。

所以,在这边读几年书下来,也就是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而已,和大部分人,都只是面熟能喊上来名字而已,真谈不上什么关系。

更何况,毕业十来年都没怎么联系过呢,记不起名字很正常。

…………

伸手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王业猛地一哆嗦,头脑也变得清醒起来。

“别开窗啊,业哥,冻死了。听说这边晚上能到零下二三十度呢。”旁边的刘小杰也被冻得发抖,连忙说道。

王业脸上露出笑容,“啪”地一下把车窗重新关上。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做梦也好,重生也好,他现在已经回到了十八岁……

每个人,在成年后,都曾经幻想过,如果自己的人生重来一次的话,自己会如何如何。

那么现在机会来了!

对于自己的“第二次”人生,王业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有多少次,他在回忆曾经的留学生活时,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次机遇!

毫不夸张地说,那些机会只要他抓住了一次,那他的人生就不会如后来那般的苍白无力……

但这就是人生,机会摆在你面前时,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意识到这机会有多难得。

只有极少数的人,抓住了机会,然后就成为了所谓的成功人士。

………………

老旧的小巴车摇摇晃晃地开进了道路左侧的校园,停在一栋并不高但很长的老式建筑前。

王业对这里很熟悉,这就是友大的预科宿舍楼,大家平时喊“六号楼”。

友大的宿舍区,一共有十三栋宿舍楼,除了十三号楼是高层外,别的宿舍楼都是只有六层的老式建筑。

据说这些楼已经有四十个年头了,建校之初就盖起来的。

宿舍区外面这条大街叫“米克卢哈、马克拉亚”大街,大街两边都是友大的园区,一边是教学区,一边是宿舍区。

坐在小巴车最前面的带队老师站了起来,招呼大家道:“大家带好自己的行李,跟我下车,注意不要落了东西。宿舍都已经帮大家安排好了,一会我会去帮大家办好入住手续,挨个带大家去各自的房间,你们在宿舍大厅等着休息一下就好了。”

车上的同学们都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挨个下车,王业故意等到最后一个,才去车尾拿自己的行李。

因为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行李箱什么样了,为了避免拿错行李,干脆就最后去拿好了……

磨磨蹭蹭地到了最后,王业去拿行李时,发现除了一个巨大的硬塑料拉杆箱外,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红网兜,透过网眼能看到里面装了一个蓝色的塑料脸盆,脸盆里面还塞着两个白色的大塑料袋。

愣了一下,王业伸手去拉行李箱,结果用力一拉还没拉动,这箱子实在太沉了!

吃力地把箱子拉了下来,又把红网兜挂在行李箱拉杆上,这才跟在队伍后面,准备进入宿舍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俄罗斯当寡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