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老周氏让步了。她会觉得疯批儿子真的敢这样坑娘。给钱后,又气又窝火,“要债鬼、混蛋、没心肝的白眼狼......“说着,抽起扫把直接砸过去的。慕耀向来不受了委屈自己,见此,几个纵步跳到院子外,挥说再见,“娘,我先带苏黛去看病时。”“兔崽子,你又也不是她觉得疯批儿子真的敢这样坑娘。。...

最终,老周氏妥协了。

她觉得疯批儿子真的敢这样坑娘。

给钱后,又气又憋屈,“讨债鬼、混蛋、没心肝的白眼狼......“

说着,抽起扫把直接砸过去。

慕耀一向不委屈自己,见状,几个纵步跳到院子外,挥手告别,“娘,我先带苏黛去看病。”

“兔崽子,你又不是没私房银子,为啥就盯着老娘这点棺材本?”老周氏百思不得其解,“就为这点钱,忤逆亲娘,威胁着闹自杀,至于吗?“

老周氏心梗疼。

好家伙,若不是确定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她还以为是对家来报仇的。

“娘,”慕耀也想不通,“你随便给大哥做件衣裳都要半两,为什么不肯给儿子三百文看病?难道在你心里,我媳妇的命还比不上大哥一件衣裳?”

“这怎么一样?”老周氏脱口而出,“你大哥是读书人,要体面,肯定不能穿的破破烂烂!”

恰在此时,一阵软糯的声音由外向内传过来,“奶奶,大爷爷给了我一块豌豆黄,从县城带回来的,三百文一斤,特别好吃,我们也买点吧?”

“我家福宝喜欢吃,那肯定得买,明天就让你爹去县城,顺便去铁匠铺打两把锄头。”

老周氏看到小孙女就高兴,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说完才意识到不妥。

闻言,慕耀讽刺地看老太太一眼,抿抿嘴,一言不发离开。

老周氏依旧觉得二儿子混账,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像方才那样理直气壮。

怔愣地盯着慕耀的背景,良久,才铁青着脸咒骂,“混账玩意,什么态度?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这么大,反倒成了错!”

“二伯怎么总是惹奶奶生气,”慕南锦不太开心,“奶奶,我今天捡到的野鸡,不给二伯吃!”

“成,都听你的!”

祖孙贴心,老周氏心情陡然好转,亲昵地把孙女搂到怀里,刮刮她的鼻子亲香好一阵,才带着她进屋开小灶。

另一边,苏黛幽幽转醒,对着虚空中的面板愣神。

姓名:苏黛

骨龄:22岁

体质:5(健康为7)

财产:铜钱7365文

技能未解锁……

待领取:新手礼包。

“这就是生活系统?”她声音愕然,“怎么跟游戏面板似的?”

连操作指南都没有,也太简陋!

不知为啥,哪怕明知道这东西不简单,还是感觉到一股落差。

不过,纵然这样,对新手礼包依旧很期待。

跑回房间拿出干花瓣洒在水里浸泡,洗手擦干后虔诚地合掌向四方拜了拜,才戳开礼包。

叮咚一声,面板变了。

姓名:苏黛

骨龄:22岁

体质:5(健康为7)

财产:白银一百两铜钱7365文房契一张,地契一张

见状,苏黛托托下巴,若有所思,“给房给地还给生活费,这是彻底让人安家落户?”

原本就觉得回家无望,此时更是放下最后一丝侥幸。

系统早不出晚不出,偏偏选自己死心时,若说不是故意,她立刻面墙倒立!

恰在此时,慕耀小跑着过来,“娘子,还难受不?我已经把板车擦干净,咱们这就去镇上!”

“不难受。”

苏黛摇头,悄咪咪地打量一番自己的小狼狗。

白皙、俊美,痞帅!

每一处都长在自己的审美上!

眼睛乌溜溜的转一圈,捧起他的脸,不客气地亲一口,“盖个章,以后,你就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霸道的不容一丝质疑。

苏黛早就想这么做,一直有贼心没贼胆,总觉得撩拨后又把人抛弃非常渣。

既然已经决定留下,也没必要继续矫情。

慕耀愣愣地摸着被亲的唇,笑得纯情又憨傻,红晕直接从耳尖蔓延到脖颈,整个人都遍布一层薄红。

好一会儿,他才敢抬起头,猥琐而快速地打量周围一圈,发现没人后,立刻弯腰把人抱起,一路小跑着回房。

啪嗒一下关上门后,眼睛发亮地指着自己,“媳妇,继续呀!”

苏黛亲完人后,才后知后觉害羞,心脏也像有小鹿乱撞似的,扑通扑通跳不停。

脸发热,脑袋也一片空白,晕乎乎的不知道怎么反应。

听到慕耀的话后,恼羞成怒,直接一巴掌拍过去,“想的美!”

“想的不美,媳妇最美,”慕耀一点不觉得自己油腻,“再亲一口好不好,就一口~”

敏感如他,已经察觉出妻子的转变,也变得炽热而大胆。

苏黛不松口,他就一直耍无赖缠磨。

许久后,两人面红耳赤的从房间出来,衣服还有些许凌乱。

让人遐想无限!

老周氏刚从屋里出来,就看到这一幕,当即,阴阳怪气道,“老二,老二媳妇,你们俩是不是想气死我?大白天在被窝折腾,还要不要脸?”

慕耀一脸无辜,彷佛方才的冲突并没有发生,“我媳妇不舒服还不能回房间休息下?娘,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别说没擦枪走火,就算真是,慕耀也不觉得有错。

亲娘为什么想歪,还不是老大老三经常这样干?

毕竟,慕家人多房间不够住,孩子不得不与自己父母一屋,夫妻办事也只能趁着白天把孩子指使走的时候。

她可从没对那俩人说过一句重话,甚至还会帮着开小灶补身子。

“你媳妇脸蛋红的跟沁水似的,当老娘眼瞎?谁有病像她这样?”冷哼一声,老周氏直接伸手,“快点,把钱还给老娘!”

三百文对老周氏并不多,然而,依旧不愿意便宜给二儿子。

一来怕这次的妥协助长二儿子的气焰,二来也确实觉得花在苏黛身上不值。

“不行,”慕耀想也不想拒绝,“我还要带我媳妇看大夫。”

说完,当着老太太的面,不紧不慢把人抱上板车。

“孽畜!!!”

老周氏咬着牙挤出这两个字,愤怒的双眸喷火。

她觉得这儿子生来就是克自己的,没有一次让自己舒心。

心里堵的不行,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越想越气,老周氏狠狠地拎起扫把往门口砸。

“哎哟,”慕大嫂李氏刚进门,就被扫把砸到脸,当即破口大骂,“哪个缺德鬼乱扔东西,坏了老娘的脸你赔的起吗?”

李氏身为长媳,本就地位特殊,再加上儿子多、娘家给力,除了公婆外,对谁都有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她尤其反感慕耀夫妇。

认为他们干的少吃的多,不给家里做贡献还成了拖累。

故而,每次只要抓住机会,就各种挑刺。

这次也一样,误以为扔东西的是慕耀,怎么难听怎么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我全家都是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