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一直到太阳完全看不见了踪影,才听见一阵脚步声。小洛怀玥猛地抬了头,确定了下脚步声是真实的的。他急忙爬出来,也全然不顾上来拍一拍屁股上坐的一层灰尘,迎着脚步声跑回去。苏越璃听了三日天君的讲诉,期间还听他愧疚内疚了一两个时辰,又听他怒骂小洛怀玥猛然抬起了头,确认了下脚步声是真实的。。...

也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太阳完全不见了踪影,才听到一阵脚步声。

小洛怀玥猛然抬起了头,确认了下脚步声是真实的。

他连忙爬起来,也不顾上去拍一拍屁股上坐的一层灰尘,迎着脚步声跑出去。

苏越璃听了一日天君的讲述,期间还听他内疚自责了一两个时辰,又听他怒骂魔族忘恩负义了一两个时辰。

有用的内容其实挺简略的,大抵是魔族不知因何故出了一个千万年难得一遇的魔尊。

这魔尊修为深厚,法力高强,所用法术似乎不是魔族特有的法术,是一种歪门邪道的诡异术法。

据说这位小魔尊年纪也不过几百岁,并非魔族后裔,是个和天君有几分渊源的妖族之后。

这小妖也不知是得了什么机缘,竟然在两百年间迅速增长修为,修行诡道,一跃成了魔尊。

从此便不断骚扰天族,似乎有吞并之意。

这般简短的故事梗概,让天君讲了一整日,也实在是佩服佩服。

回来的路上,只觉得耳朵还嗡嗡作响,好像还有人喊她哩!

“越璃姨娘……越璃……姐……姐姐……”

声音吭吭唧唧,断断续续,苏越璃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直到小跟屁虫一把抱住她的双腿,害她差点跌倒,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不知从何时跑出来的小团子,瞪着一双哭得红肿的桃花眼,嘤嘤嘤着喊她,“越璃姐姐……”

她差点忘了这一只!

苏越璃叹了口气,道:“松开松开,不是让你不要乱走吗?”

她踢了踢脚,那孩子却半点儿不肯松懈。

她一手提着小团子的后脖领子,把人整个儿的提了起来,有些不耐烦,“我说你呢,不听话?”

团子往后缩了缩脖子,委委屈屈的摇摇头,“我还以为……还以为……姐姐不要我……了。”

他一面说,一面拖着哭腔打着哭嗝,可怜的要命。

苏越璃一向不喜欢孩子,更不喜欢可怜兮兮的孩子。

相比于不喜欢,更可以说是……受不了。

她把那孩子放下,道:“行了行了,你若是日后好好听我的话,我不会丢下你,要是你敢违逆我,我把你扔进山里喂野狼。”

小洛怀玥打了个冷战,小声道:“我……我听话。”

这还差不多。

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苏越璃接受了要养着这个小东西的事实,但一想起这小东西是白怜钰的孩子,便忍不住要对他冷几分脸。

小洛怀玥倒是勤勤恳恳,一个人把整个离合宫打理的井井有条。

日子一日一日的过去,苏越璃对他的成见也不如从前那么深,越发的竟也觉得这孩子挺讨人喜欢的。

每每从外面征战魔族归来,苏越璃都会给他带些小玩意儿。

那孩子是个天真无邪的,一点小东西也能讨得他欢心,于是乎越发的讨好苏越璃。

苏越璃打仗的时间越来越长,留在天宫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念着这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守着离合宫,也怪无趣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她养的小哭包歪成了魔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